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魏征在金殿上驳的李世民哑口无言。
再看那十只石鼓,李世民已经没了兴致,管他究竟是写的周宣王出猎,还是颂秦,搞这玩意上殿来,本是为封禅做准备的,结果现在计划落空,他也就懒得再深究了。
下旨,将这十个石鼓做为镇国礼器,跟秦琼的大铁枪一起收藏起来。让将作监负责仿制两批,一批赐予东宫太子收藏于崇贤馆,一批命陈列国子监。又让秘书监拓印石鼓籀文,把十首籀文诗翻译,刊印成书发行。
当然,李世民悻悻离开前,没忘记维护下自己明君形像。
下诏,魏征进谏有功,赐铜镜一枚,金带一条。秦琅同样得了一个良谏之功,得赐玉带一条,玉瓶一对。
同样是进谏之功,赏赐却有差别。
关于封禅筹备之事,李世民也没啥兴趣了,反正这不过是一个台阶,三五年内也不可能成行泰山,所以李世民下旨,由政事堂领衔牵头,礼部、秘书监负责具体筹备,以商议出具体封神礼仪,甚至把玉策、金匮、方石再累、泰山上圜坛、圆坛上土封、玉玺、立碑、石刻、设告至坛、废石阙,乃至大小距石等都给研究制订好。
此事就算暂时划上句号,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好多天,李世民都没精打彩的,最后干脆抛下朝政百官,直接带着羽林郎跑到岐州打猎去了。
搞的魏征跺足跳脚,发了好大一通牢骚。
但皇帝只留下一道令太子承乾监国摄政,政事堂宰相辅佐执政的旨意,人都早出京了,大家也只能苦笑两声。
好在大唐制度齐备,就算天子暂时不在京,倒也没多大影响,百司百官,各司其事就好。
秦琅这位平章事、兵部尚书,接下来的日子里,却在忙着不断接见四夷使者,这些各国酋长、使者们来参加正旦大朝,本来也开始要陆续返回了。
可四方馆里最近很热闹,都缘由倭国使团在大唐兵部下了一张巨大的军火订单,一下子引爆了蛮夷们的热情。
本来这些蛮夷,不管是真服大唐还是假服大唐,能不远千里万里跑来朝贺,其实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来赚钱的。
以朝贡为名,实为贸易。
这种朝贡贸易,是跟大唐官方贸易,因为有朝贡的名头,各方面都占许多便宜,只不过这种贸易比一般的贸易规格高,要求也多,不是谁都想来就来的。
但只要能进行朝贡贸易,都是很赚钱的买卖,因此配合着朝贺下大唐天子,顺便看看举世闻名的东方大都会,大家也自然是乐呵呵的。
本来嘛,天子也朝贺过了,贸易也差不多谈好了,带来的东西都卖给了大唐,他们也从大唐朝廷这里拿到了许多热销抢手的好货,长安城也逛过了,差不多要回程了。
结果听说倭人居然能从大唐卫国公这里谈成武器铠甲的大单,谁不心动?
大唐武器铠甲之精良,那是公认的。
以前,武器铠甲基本上是禁运出界的,尤其是如陌刀、明光甲这种好东西,碰都不能碰,挨了就得砍头。
可现在,居然能够成批成批的买,只要你有钱就行。
东西虽然贵,但商人们一打听,还是心动无比。
贵怕什么,物以稀为贵,好东西才贵。
若能弄到一些回去,可是宝贝。
不管是自己用,还是转手贩卖,都是奇货可居啊。
蛮夷们纷纷涌到兵部,要拜见秦琅。
而秦琅却也是有求必应,本来嘛,那交易消息就是他故意让人散布出去的,卖一个是卖,卖一群也是卖,有钱不赚王八蛋。
他向来是认为军械这种东西,出售其实还是很划算的。
只要保证一个价格差,防止走私,那么就是好事,值得去做。赚来的钱可改进工艺、改进武器威力,还能多造武器装备唐军,何乐不为。
陌刀虽利,可以大唐的实力,都没法装备太多,马槊虽强,可也只有军官们才能拥有,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说出售给蛮夷们带给大唐的威胁,向来战争武器这种东西,不是靠一把两把神兵利器决定胜负的,战争打的是综合国力,就跟陌刀再强,其实也不如长矛好用,因为长矛生产简单,成本低廉,可以迅速且批量的生产并快速装备军队,补充也快。
而陌刀、马槊这种好东西,难以真正的普及供应,所以也就充充门面。
就如甲骑具装的重装铁骑兵,也只是战略部队,只维持很小的数量,不是说没用,只能说也只是部份作用。
所以能卖就卖,这样一来,大唐的军器监还能保证开工率,以维持一支足够数量规模,且技术强悍的军械工匠队伍,能够保证军器作坊的规模,保证军械生产制造的规模能力,保证技术上的迭代创新。
维持技术,和保持生产能力,秦琅认为这对于国家来说,其实是相当重要的,而如果这些能通过军售,让别人给大唐买单,就更划算了。若是还能再顺便赚许多钱,那就啥也不说,干吧。
什么,你要买十把陌刀?没问题,要多买点不,一百把起还有优惠。
你想买甲骑具装?不是不可以,只是价格比较高,我们不但出售重骑兵的铠甲和马甲,甚至还有优秀的重装战马可提供出售,价格好谈。
明光甲,黑光甲,山文字甲,有,都有,我们还有不同的型号。
多买多优惠,先钱后货。
若是大买主,还可以提供送货上门,甚至提供军购贷款服务,利息也比较实惠,甚至能够用大唐接受的土产抵款。
秦琅还特别召见了新罗使团。
“告诉大使一个不好的消息,还请节哀顺变,贵国大王病逝了。”
新罗使者们一下子懵了。
真平王金白净,是新罗国老国王了,在位已经五十四年,也算还得人心。他统治的新罗国,先向中原陈朝进贡,然后又向隋朝进贡,再向大唐进贡,六年前得大唐册封为柱国、乐浪郡王、新罗王。
这次新罗使团入唐朝贺,除了顺便来朝贡贸易,也是来请大唐主持正义的,这些年新罗实力渐强,于是在半岛上谁也不服。
今天跟高句丽翻脸开战,明天又跟百济国开打,后天又跟倭国动手,然后又时常出兵镇压下任那诸国复国者。
可谓是忙碌的很。
新罗使者来跟大唐上诉,说高句丽国阻拦他们入大唐朝贡的道路,说百济国也拦路打劫贡物,还说倭国偷袭他们云云。
这位新罗国的第二十六任国王,当了五十四年国王,倒也长寿,只是他却没有子嗣。他这一死,新罗国不免又要陷入麻烦之中。
“本相听闻消息,乐浪郡王一逝世,高句丽、百济和倭国,都已经在边境调动兵马了。一场战争,正在威胁着新罗国啊,本相甚是为你们担忧啊。”
使者们有些慌。
真平王在位五十四年,大家都早习惯了这位老国王了,如今老国王驾崩,又无嗣并无储君,外忧内患。
偏偏这个时候,倭国还买了许多大唐的神兵宝甲。
秦琅笑呵呵的跟新罗使团宣布了恶讯,又趁机给他们贩卖了一通焦虑,最后提出愿意帮助藩属国的新罗,以正宗藩之谊。
他直接抛出了一揽子军购及借款计划,愿意向新罗国出售大量军械,不是零散的售卖,而是愿意按一个千人重装骑兵营,两个千人轻骑兵营,五个千人铁甲步兵营,另外再加两个千人水师营的装备,来出售给新罗。
按大唐精锐装备的一万人装备,从甲骑具装,到步兵铁甲,从长矛到弓弩,从横刀到盾牌,从战马到战船。
连旗帜号角,辎重马车帐篷这些,秦琅都愿意给他们配置齐全。
甚至五千人的步兵装备里,还配备五百名陌刀手,五百名长柄重斧兵,五百大弩手等,装备豪华的堪称禁卫军。
而价格方面,比卖给倭人的要优惠不少,最重要的是,新罗国只要签下军售借款订单,就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大唐将负责尽快制造这些装备,并负责运送到新罗国,然后新罗用本国货物充抵款项并支付借款利息。
条件非常诱人。
为国王突然去世的新罗人有些慌乱的签下这诱人条约,便赶紧张罗着返程。
“三郎为何独对新罗这般优惠?这么大笔军械,就不怕收不到钱款?”
“那么大一个新罗国,又不会马上灭亡,怕什么。再说了,我这么大笔军械,也不是一次交付的,也是分批交付,交一批收回一批的款项。”
大唐让新罗人用新罗的货物抵款,实际上就是大唐运军械过去,然后运回货物,不用空船而回,运新罗货回中原能马上销售,又赚一笔。甚至以货抵钱,肯定还要压价,更别说借款还能再收一笔利息。
这种买***直接卖钱,可赚多了,实际上连送货上门的运输费都已经包括在里面又赚一笔了。
当然,做为宰相,不可能真的只看到钱。
“倭国一心想要恢复其在半岛的地盘,想要夺回任那,而新罗这些年在真平王的统治下,趁着北方强邻高句丽被隋征讨元气大伤,一心发展,故也是实力渐强,这几十年来已经基本上把任那吞并,百济也趁着高句丽无力南顾,撕破与新罗的反高句丽同盟,相互攻夺。”
“任那加罗诸国又想复国,这纷乱的局面其实挺好的。”
“挺好的?”一名侍郎不解。
“半岛上越乱,对我们自然越有利,高句丽、百济、倭国、新罗再加上任那等诸国,若全乱起来,自然也就无心他顾,我们一边卖军火,一边还能居中调和拉拉架,岂不美哉?”
诸国打的越厉害,那么大唐这个强大的邻居在一边,说话也就越有份量。
若是高句丽能卷入这乱战中,因此实力大损,则对大唐就更加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