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小說推薦我捧紅了半個娛樂圈
一整套动作做完,房元龙直接从缸沿上跳了下来。
身上也不知道是被汗水打湿了,还是被水缸里的水打湿了。
开心的对申林一笑,就躺在草地上“呼哧呼哧”的喘气。
他从来没有觉得头顶上的天空这么好看,旁边小草的气息这么好闻。
申林激动的摇着头对躺在地上的房元龙笑着。
这样的人,不能成为电影巨星,那谁可以?
奎哥看申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是发生了变化。
不是一味的硬邦邦冷着脸,而是露出笑容,只是那笑容,总觉得有些不怀好意。
奎哥的手下,有人也是练过的,对房元龙这下子也是服气了。
只是有人并不服气。
信哥在后面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特酿的,就这缸水倒到那缸里,有什么了不起?还说什么只有他能演,老子都能!”
信哥也是从小练过的,加上就不想看到申林好,就是觉得这完全没什么。
申林不由的笑了。
这你也行?
“要是你行,这个主演我给你!”申林直接回头怼过去。
申林不记仇,但记其仇来,那也不是一般人。
他就是要当着这么多人打他的脸。
毕竟这家伙,可不是第一次来剧组闹事。
要不给点教训,肯定还有下次。
要打早,打小啊。
可对于信哥来说,就等着申林这句话了。
还想这打脸申林呢。
而且他觉得,这些道具,肯定也有门道,比如那水桶,可能就是装不了多少水的道具而已。
那就不需要多么大的力气。
“大哥,这可是他说的,我今天非要给你找回面子来不可。”信哥来了精神。
信哥的几位手下,连忙喊着给信哥助威。
要是在大哥面前真的落了申林的面子,那可是真的长本事的事情啊。
没等奎哥说话,申林已经让人让出路来。
而“呼哧”喘气的房元龙也是坐了起来。
他一点也不担心信哥能做出这些动作来,这动作,整个武行,也就自己能做出来。
还是自己在教练的督促训练下,用了将近两周,才有今天的效果。
并且还是第一次一气呵成的完成。
而这位被酒色祸害身体的信哥,想都不要想。
信哥见大哥没反对,很不屑的解开衬衫的钮扣。
提着水桶就上了水缸。
水桶没水的时候,是感受不到多大的分量的。
这信哥也有点力气,上去的时候很轻松。
倒是让他手下的几位马仔喊了一声好。
很不屑的望着武行。
“看好了,这可是你说的,但我做成了也不用给你当主演,给我换成刘福荣,不然你以后休想在香江拍戏。”信哥说的时候还望了一眼大哥,明显是在给奎哥表忠心。
申林笑着说:“随便你。”
信哥就看不得申林自信的样子,冷哼了一声,就把水桶往水缸里使劲一舀。
水桶随着力道下去,居然没灌到水。
信哥脸的刷一下就红了。
但他觉得只是水桶入水方向不对,于是咬牙使劲压了下去,瞬间水桶灌满了水。
他得意的昂起脑袋,心想原来就这么简单?
在申林旁边的洪大宝,低声笑着说:“倒!”
这边刚说完,信哥一用力提桶,没想到直接在缸沿上,被那满满地一桶水,给拽了下去。
“噗通”一声,直接栽进了水缸中。
申林剧组的人,顿时笑得前仰后翻。
信哥大概花了三四秒钟,才从水缸中站了起来。
看着发笑的人群,大声喊道:“笑什么笑?老子弄死你!”
剧组所有都闭嘴了。
但他还是不解气,恶狠狠瞪着申林。
这特码的,就是这小子给自己难堪的。
这场子,老子一定要找回来。
信哥的手下过去把他从水缸中拉了出来,他似乎被水灌坏了脑袋了。
也没看奎哥的表情,接过棒球棍就往申林方向冲。
申林觉得不妙,而这时黑子和洪大宝已经站在了申林面前,还在草地上歇着的房元龙也是爬起来就往申林这跑。
黄太岳心想坏了,这下还是申林要吃亏。
因为跟着冲上来的,还有信哥的几位手下。
但这时,奎哥突然喊道:“站住,这里谁是大哥?轮到你撒野!”
奎哥的话,瞬间让信哥几人站在了那里。
是啊,老大没发话,谁敢乱动?
信哥几位手下灰溜溜站一边去了。
信哥张张嘴,愣是没敢说话,浑身的水还在滴答着。
奎哥站起身来:“特酿的!”
奎哥一骂人,申林都冷汗直冒。
手中握着大权力的人,特别是不按规矩行事的人,总是让人后怕。
“果然是申导啊!选人就是厉害。怪我听信别人的瞎话了,差点做了糊涂事。”
说完还恶狠狠瞪了一眼信哥,谁都看出,这场戏,就是信哥谋划的。
“可我还是想看刘福荣拍的电影,跟《天若有情》一样的电影。”奎哥这样一说,剧组的人慌了,信哥却是乐了。
这下好了,本来只是换演员,结果直接让申林换电影了。
而且是专门给刘福荣拍,还得是和《天若有情》一样类型的电影。
申林也觉得这下麻烦了。
要是真的让自己直接换片子,自己怎么办?
这些人有多么难缠,看看那个世界八九十年代的香江娱乐圈就知道了。
就连李连杰的经纪人都被枪杀了,很多明星都被拿枪指着拍戏,梅艳芳还被掌掴……
申林想想都觉得头疼。
“就这小眼小模样的,拍了也没人看,直接别拍了。”信哥甩了甩身上的水,把湿了的烟扔一边。
奎哥望着申林笑。
黄太岳觉得这下更是坏了。
这是要把项目直接给砍了?
洪大宝脸都绿了。
这种事,也只有这种人能做出来啊。
俞占元都在心中骂娘了,这特酿的,太看不起人了吧?
自己的徒弟是长得丑点,但用得着你说?
所有人都是望着申林,既害怕他答应,又担心他拒绝。
每一种结局都不想见,但还必然要见一种结局。
申林满脑子的冷汗,但他却是在快速的想办法。
这位是刘福荣的影迷?
还是就喜欢刘福荣演的类似的角色?
所以才要求自己换剧本换人?
申林忽然想到某种可能。
奎哥是喜欢看那种充满江湖气息,又讲义气的电影。
说是黑帮电影也可,古惑仔电影也行。
要是那样,申林倒是有办法说服奎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