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巔峯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峯召喚
第1972章:两大坑
“大人,参与叛乱的官员及世家,皆已被秦检将军缉拿。”
包拯躬身一礼后,汇报道:“待下官审讯定罪后,随时都能问斩。”
贾诩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好似想起了什么,意味深长道:“包拯啊,审仔细写,毕竟这可是两千多条人命,不是件小事。”
包拯露出诧异之色,他嘴上说是审问,但也不过是走个流程罢了,毕竟这造反之罪已经确凿了,无论审的再怎么仔细结果都一样,最多妇孺能被免去一死,但也定是终身为奴的下场。
贾诩看包拯那副表情,就知道他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当然他也不准备明说,于是道:“老夫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给老夫审他一个月。”
“这……下官尽力。”
包拯苦笑起来,那张黑脸也更黑的几分,总有种贾诩在故意刁难他的感觉。
贾诩则在心中暗道,刘备啊,为了保你,老夫也算是竭尽所能了,你要是敢坏我大计,老夫定让你生不如死。
包拯汇报完毕后,狄仁杰又站了出来,道:“大人,关于司马家,究竟该如何处置?”
贾诩略作沉思后,轻叹道:“难办啊。”
司马家家主司马防是最早秦温的士族,而司马防也一直忠心耿耿、兢兢业业,为晋军的发展壮大出过大力,可以说是仅存的几位晋军元老,未来甚至有机会有可能竞争刺史,成为封疆大吏。
司马家本来是铁杆亲秦派,家中优秀子弟,如司马朗、司马孚、司马错等人,皆出仕于秦军。
谁能想到,铁杆亲秦派的司马防的二儿子司马懿,不但和帝党搅在了一起,甚至还亲自参与了政变。
这已经不只是坑爹了,而是坑了全家老小啊!
贾诩甚至怀疑,司马懿到底是不是司马防亲生的,是否遭到司马防或其他司马家弟子的羞辱虐待,以至于深深痛恨着自己的一家?
否则又怎么会这般坑害自己的家族呢?
“司马懿反叛,司马家到底有没有参与?”贾诩问道。
狄仁杰笃定道:“下官查过了,没有。”
“哦?为何这般确定?”
“司马家为官得子弟不在少数,司马防、司马朗、司马错等十余人,皆出仕我军。
帝党发起叛乱后,司马错更是一门守将,要是司马家真的参与叛乱的话,那失守的可就不仅仅是北门了。”
狄仁杰这话说的确实没错,因为战争缘故,他虽不能彻查司马家,但仅凭目前的信息,已经能够分析出司马家没有参与叛乱,这只不过是司马懿的个人行为而已。
但也不要以为这是司马懿的个人行为,就和司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司马懿和司马防的血缘关系,可不是司马懿能够单方面摆脱的,而造反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这件事要是依法处理的话,那司马家的下场,肯定和那些造反家族一样,那就是诛九族。
但难就难在,司马防是晋系元老,自身不但并无过错,反而有功。
但凡大族都有着许多子弟,若因为一个子弟犯法,就牵连整个司马家的话,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容易寒其他家族仕人的心。
毕竟司马家能出一个司马懿,难保他们的家族,不出一个赵懿钱懿马懿。
这也是狄仁杰不敢轻易下决定,反而来求问贾诩的原因。
贾诩则在心中暗骂狄仁杰狡猾,有好事从来都不找自己,一有这种得罪人的事就来让自己决定,这摆明了是想让他去得罪人啊!
这个小狐狸。
贾诩心中虽怜悯司马防,却不会为他打破自己的原则,略作沉思后说道:“先治司马防一个管教不当之罪,将司马防和其长子司马朗革职,令其居家反省,不得离开府门半步,等主公回来在处置司马家吧。”
司马防毕竟是晋系原来,而晋系又是秦军第二大派系,要是真一杆把司马家给打死了,贾诩也就等于得罪了整个晋系。
贾诩虽不怕晋系的报复,但也没必要因为一件不相干的事,就把自己给拖下水啊。
所以,哪怕是贾诩也不好处置司马防,唯有秦昊才能下达最后的处罚。
“大人,司马错将军也是司马家子弟,如今正是战时阶段,为以防万一,用不用先罢免他的兵权?”狄仁杰又道。
“不用。”贾诩摆手道。
对于司马错,贾诩虽不太了解,但战后不久秦检就找到了他,并以性命为司马错担保,言司马错忠勇兼备,文武双全,未来必定会成为秦军的基石。
只有两种可能才能让秦检以性命给一个外人担保:
一是那人是秦检的私生子。
二则是那人确实是个大才。
而司马错自然是后者。
也正是经过这层考虑,贾诩罢免了司马防和司马朗父子,却保留了司马错的兵权。
这其实是对司马家的一种安抚,不过削弱了司马家宗家一系,却强化了司马错这类分家旁系。
在韩非、狄仁杰、包拯等人大臣的辅助下,贾诩很快就把洛阳这个烂摊子梳理好。
当处理好所有的事后,胡亥的问题,则成了贾诩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若说司马懿造反,坑害了司马家,实在令人困惑的话,那胡亥作为秦家子弟,却反过来造自家人的反,这简直就让人根本无法理解了。
要知道,帝党积蓄实力谋划数年,也只给秦军造成了千人的损失,而因胡亥一人之过,却让秦军足足战死了八千将士。
因胡亥一人牵连整个秦家是不可能,但这么大的过错又不可能不处罚,胡亥暂时没抓到,那就只能先惩罚胡亥一系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