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起源
小說推薦奧術起源
就魅魔领主苏内拉沃刚刚展现出来的神奇手段,拥有这种情况不足为奇。
她不光拥有吸食男性精气、灵魂的能力,只要她愿意,她还可以进行反哺,让其拥有无限精力和更强大的力量。
相比起夺取,赋予对人的控制力更高明,也更强劲,甚至会让人同流合污。
从乌兰巴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明显是与魅魔领主同流合污,甚至很有可能知道一部分苏内拉沃的底细,而不是被操纵控制。
“王叔?”乌兰巴日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虽然对这位新王妃的实力,乌兰巴日早就多次领教过了,这一次依旧让他震撼不已。
站在自己面前的,赫然是一名身材高挑、完美的女奥丁兽人,脸型轮廓虽然与斯坎巴日还有着四五成的相似,但是确确实实已经看不到男性特征,有的全是女性的柔美,比大多数女性都柔美,还有着一股无法形容的,有别于普通女性的味道。
“还叫王叔?从现在起,你应该称之为王姑了,当然了,陛下若是愿意的话,她也能够成为你帐中一员,我相信亲王阁下,十分愿意的。”苏内拉沃意味深长的道。
身为一名正统的魅魔领主,她的心中没有任何正常的伦理法则束缚,更准确说,她最大的兴趣,她与生俱来的本能,就是破坏、践踏这些伦理法则,这是她人生中最大的乐趣。
乌兰巴日与斯坎巴日,之间的关系和感情,远要比普通的伦理关系要复杂的多得多,若是能够将其肆无忌惮的践踏,从中获得快感,远远超过其他之上。
乌兰巴日连连摇头道:“不要开这种玩笑,他可是我的王叔,就算是他的身体现在变成了女的,依旧是我的王叔。”
魅魔领主瞄了一眼乌兰巴日赤裸的下半身,笑着道:“陛下,你的身体可要比你的嘴诚实,哈哈……”
苏内拉沃刺耳的笑声,让乌兰巴日一阵不自在,随手扯了一条红纱挡住了自己的身体道:“王妃不应该如此戏弄我与王叔,你将王叔变成这个样子,你让王叔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就算我们明天的计划成功了,以后我们很多事情,还是需要王叔帮助我们解决的。”
虽然在魅魔领主的熏陶下,乌兰巴日最近几年的行事风格,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是从小生活形成的一些固有观念,轻易是没有办法撕碎的。
尤其是素来与自己亲近的斯坎巴日面前,对方的身体确实让他起了反应,但是对方的身份,却如同一道阴影笼罩着他,让他别扭无比,更别说发生亲密关系。
“过了明天,无论我们的计划成功与否,这片草原都会彻底变天,旧有的模式都不再好用了,先前我之所以,没有动亲王阁下,就是想让他保持干净,引诱永夜军领进入我们的陷阱,现在他最大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陛下总不想将以前与自己最亲厚的人,排除在我们伟大的复兴计划之外?”魅魔领主苏内拉沃自然有属于自己的一套道理和说词。
“就算王妃说的有道理,也应该给王叔一个自行选择的权利。”乌兰巴日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坚持什么观点了,毕竟发生在斯坎巴日身上的事情,过于匪夷所思。
“你怎么就知道,亲王阁下就不愿意,我觉得,你还是自己询问一下亲王的意见吧!”
苏内拉沃与乌兰巴日讨论的功夫里,斯坎巴日身上的异动,已经接近了尾声,丝丝缕缕的地狱火焰从她的身体中钻了出来,重新回到了魅魔领主的手中。
苏内拉沃顺势一推,直接将身无寸缕的斯坎巴日推入了乌兰巴日的怀中。
开始的时候,斯坎巴日感受到的烈焰,或许是幻觉,后期的地狱烈焰那可是实打实的,虽然没有伤及斯坎巴日的身体,但是他身上的衣物,可没能幸免,瞬间就被烧没了,连点渣都没留下。
“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这对毫无礼义廉耻,毫无人性的狗男女,将我放开,你们的所作所为,让我感到恶心,我就算是,我也不会和你们同流合污……”苏内拉沃的这一推,同时还将处于半昏迷的斯坎巴日彻底推醒了,一边咒骂着,一边想要从乌兰巴日的怀中挣脱。
这种亲密的接触,让他十分的不适应。
自己身体的异常,斯坎巴日很多年前,就已经知道了。
很多时候,他自己也感到迷惑,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
毕竟他的外表是男性,一直被人当成男性对待,很多行为是偏向男性的。
一些内在的因素,分泌物质,却是偏向女性的,午夜梦回,他又似乎在做着女性的梦。
很多时候,他专注于修炼,专注于研究,专注于政务,都是一种逃避的方式,逃避面对这种独特的状态。
无论是个人修炼,研究,还是政务,他都能够做得很好,唯独对于自己天生身体无能为力。
今时今日。
魅魔领主苏内拉沃将他与生俱来的伤疤,不仅彻底撕开,还要摆出来给人看。
斯坎巴日心中扥难堪,愤怒可想而知,这种怒火不仅针对罪魁祸首苏内拉沃,甚至连乌兰巴日一起过写了进去。
只是先前地狱烈焰对他肉体的暴力改造,榨干了他身体的力量,浑身软的像面条一样,不仅没能将乌兰巴日推开,反倒是自己直往下滑。
乌兰巴日本能的伸手架住了他,如此一来,只是让两个变的更紧密了。
更让两人尴尬的是,乌兰巴日身体反应更强烈了。
斯坎巴日的身体,可是一名魅魔领主花了不菲力量改造出来的,专门用来魅惑人的武器,很难有同物种的雄性挡住这种诱惑,血气无比充足的乌兰巴日,自然更难以招架住。
乌兰巴日有心松开斯坎巴日,但是凭斯坎巴日现在的模样,根本自己站不住。
没用的家伙,看来想要撕破他最后一道防线,还得我推一把!
魅魔领主苏内拉沃冷哼一声,丝丝缕缕的红色气息,从她的身体中蔓延而出,无声无息的笼罩了整个黄金王帐。
她固然对斯坎巴日独特的身体状态感兴趣,不过真正让她在对方身体中花费大力气的原因,还是临时起意,将其作为引诱乌兰巴日进一步堕落的工具。
只要乌兰巴日连这一步都能迈出去,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他做不出来的事情呢?
随着吸入的这种红色的气息越来越多,乌兰巴日双目中的红芒越来越盛,呼吸越来越粗重,理性正在迅速褪去,野性正在蔓延,尤其是雄性与生俱来的本能。
“你想要做什么……妖女,你又施展了什么魔鬼手段?陛下,请你清醒一些,我是你王叔,我是斯坎巴日,你的王叔……”斯坎巴日身体虽然也在变的不对劲,但是相比起乌兰巴日,他对这种红色气息的抗性,明显要高很多。
只是此时此景,这种高抗性,只是让斯坎巴日感受的绝望时间更长,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如此绝望,如此无力。
“什么人,竟然敢偷窥!”苏内拉沃的身形一转,手臂一挥,一团炽热的地狱烈火,喷涌而出,当场在黄金王帐上烧出了一个大窟窿,飞了足足有二三十米,方才轰然炸裂。
爆炸开的地狱烈火,落到哪里,哪里就熊熊燃烧了起来,驱散了周围的夜色,同时也将那名偷窥者逼了出来。
那名偷窥者发现自己行踪暴露,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地狱烈火,一边鼓掌道:“精彩,实在太精彩了,早就听说,魅魔是一种混乱邪恶的生物,以引诱人堕落为乐,最后才收割堕落灵魂,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你们继续,不用管我,就当我是路过的。”
“肖恩领主,救我,求求你救救我,陛下已经彻底被这个妖女操纵了,他们想要在明日的会盟上刺杀你,只要你肯出手救我,我愿意与你们合作……”斯坎巴日看清楚了偷窥者的容貌,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叫道。
“肖恩领主?你就是永夜军领的领主?你比计划中的早到了。”魅魔领主苏内拉沃上下打量着肖恩。
这个名字,她早已经听了不知道多少遍。
不仅在西奥丁帝国这里听,在女巫密会那里听,似乎连草原的风中,都飘荡着这个名字。
但是真正意义上的照面,这还是第一次。
眼前的肖恩,不用问也知道,仅仅是一个能量分身。
更准确说,连能量分身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一道意念,身上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十分微弱,还是偏向阴影属性。
否则的话,他可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摸到黄金王帐中,窥视这么久,都没有被苏内拉沃察觉。
刚刚若不是,魅魔领主动用天赋力量,想要促成乌兰巴日与斯坎巴日的好事,无疑中察觉到了异常,可能还发现不了对方。
“若是我不早到半日,又怎么能够看到如此精彩的大戏?”肖恩笑容可掬的道,“会盟之前,提前过来探探路,不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领主阁下,真的很喜欢偷窥,当初我刚刚过来的时候,那只眼睛也是你放的吧?”魅魔领主苏内拉沃嘲讽道。
“知彼知己嘛,我可不想被人算计了,还不知道敌人来自何方。”肖恩丝毫不将苏内拉沃的嘲讽放在心上,“既然撞上了,一些事情也就挑明了,明日会盟只怕就没有必要举行了,我与你这些外来者,没有什么可谈的,希望乌兰巴日阁下,你好自为之,你现在就是在与魔鬼做交易,别到时候,将自己的一切都赔进去。”
一股强大的意念,重重的轰击在乌兰巴日的脑海中,顿时让他从先前那种浑浑噩噩中清醒了不少。
乌兰巴日随手扯过了一道道红纱,胡乱的在斯坎巴日的身上卷了卷,将他远远的甩了出去,方才对肖恩冷哼道:“领主大人与其为我操心,还不如为自己操操心吧,今天来了,就别想走了,给我留下吧!”
话音未落,赤身裸体的乌兰巴日已经如同一颗出膛炮弹一样,向肖恩轰了过来。
那种速度,绝对远远超出了冠军骑士拥有的。
在高速奔跑中,红色翻涌,赤红血气从他的身体中奔涌而出,将其包裹在其中。
每奔跑一步,他的体型就会庞大一分,等冲到肖恩面前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个十几米高的血色巨人。
拳头刚刚轰出,拳头上的血气先到,牢牢的锁定了肖恩的意念,让其避无可避,只能够面对这一拳。
轰!
在激荡的力量之下,肖恩的意念分身,根本招架不住,轰然崩溃。
但是下一瞬间,元素汇聚,肖恩的意念分身出现在了乌兰巴日身前的五十米处,幽幽的叹了口气道:“原本我以为,乌兰巴日陛下只是被迷惑了,还有解救的可能,现在看来,我远远低估了一名恶魔领主的手段,你是心甘情愿堕落,与对方合作的,你的力量中拥有如此重的血气、煞气,造孽啊,你究竟在自己的身体中装了多少生魂?你就不怕这些充满了怨恨、愤怒的生魂,有朝一日,将是活生生的撕裂吞噬?你又怎么下得去手?别忘记了,你可是西奥丁帝国的统治者,奥丁兽人的守护者……”
乌兰巴日曾经见识过肖恩的法则之身,知道那种独特武器的强大。
魅魔领主苏内拉沃想要说动乌兰巴日,就必须解除他在这方面的忧虑。
而让他拥有对抗法则之躯的力量,是最简单的方法。
很显然,乌兰巴日身上涌动的血气,就是苏内拉沃的说服工具。
虽然是用的力量性质不一样,乌兰巴日现在的状况,与法则之躯有着同工异曲之妙。
肖恩之所以将乌兰巴日身上的血气称呼为生魂,而不是灵魂。
是因为正常的灵魂绝对不是这个样子,乌兰巴日身上的那些灵魂,是被人在生前用邪恶手段,活生生从身体中抽出来的,不仅将灵魂意识剥离了,就连肉体原先的精华,也以能量的方式完全带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