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合同工
小說推薦戰場合同工
当天晚上,送走了那个胖子之后,哈桑立刻找到了林锐和奎恩将军。
“哈,你们肯定不知道。我给你们带来了什么消息?”哈桑兴冲冲的道。
“秘社社组织又来人找你了,那个死胖子刚刚才离开。”林锐笑了笑。
“咦,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监视我?”哈桑愣了愣。
“还用得着监视吗?你那张得意的脸,把一切都出卖了。如果不是这个,你能弄到什么消息?”奎恩忍不住笑了。
“哎,失态失态。不过我也确实高兴。你们都不知道,那个死胖子今天跟我说什么了?”哈桑兴奋的道。“他们居然要我跟他们理应外合。而且他们准备在不久之后就动手,最迟不超过下周。”
“哦?”林锐沉吟了一会儿,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精算师将岸。“你觉得呢?”
“像是他们的做法。”精算师将岸点了点头。
“不只是这样,他们还让我把这里的防御计划弄给他们。而且说越快越好。”哈桑回答道,“我看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弄一个假计划出来。然后让我把这个计划送给他们。
这样一来,既不用泄露我们的防御计划。又能够很好的迷惑他们。”
林锐听了这话反而沉默了。
“瑞克,你怎么不说话?这事情他们催的很急,我们可得赶赶紧弄出来。假计划最好做的像一点,别让他们看出了破绽。”哈桑急着催促的。
“不对,这件事情有问题。”林锐摇了摇头。“我们确实有完整的防御计划。但是这一点,秘社的人是怎么知道的?而且他们既然要跟哈桑,里应外合了,为什么还需要我们的完整防御计划?”
“是啊。按照道理,哈桑如果肯临阵倒戈,那么有没有这份计划都已经不重要了。”精算师将岸点点头,“只要哈桑肯倒戈。那么他们必定是胜券在握。我们任何防御计划都没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确实不再需要弄到我们的防御计划了。除非……”精算师将岸欲言又止。
“除非是什么?”奎恩将军不解的问道。
林锐代替精算师将岸回答,“这种情况,除非是他们对哈桑并不信任。所以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但是如果他们对我不信任,为什么还要对我提这样的要求呢?难道他们就不怕我拿一份假计划去糊弄他们?”哈桑反问道。
“这很有可能就是问题的关键。他们对你不信任,而且不怕你拿一份假计划去糊弄他们。除非他们手里有一份真的计划。而且他们在利用这件事测试你,想知道你是否真的背叛了我们。”林锐回答道。
“但是这怎么可能?整体防御计划连我都不清楚。每一个部队都只有自己负责的一小部分计划。秘社的人怎么可能弄到完整的防御计划?”哈桑吃惊地道。
“其实是有可能的。不要太小看了秘社的能力。我怀疑我们目前的防御计划已经泄露了。”林锐点了点头。“但这其实也在我们的意料之中。我们本来就知道很难完全满过秘社组织。
所谓的防御计划他们知道和不知道,其实没有多大差别。比如连队火力配备和各处火力点的设置,以及支援火力的位置。
进攻方即便知道了防御方是如何防御的,但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并不容易。
不过这倒给我提了一个醒。我们要进行秘密排查,看看到底是谁把计划泄露出去了。
另外哈桑必须要把真的防御计划交给秘社的人。以换取他们的信任。”
“你的意思是把真的防御计划交出去?这未免太冒险了吧?
我们目前的所有防御都是按计划进行。一旦把防御计划交出去,敌人就会知道整个阵地所有的火力点分布,以及所有的人员配置情况。
我们在哪个位置有多少人?预备队在哪里?这些全都在这份防御计划里面。一旦敌人得到这份计划,可不是开玩笑的。”奎恩将军吃惊的道。
“是的,但我相信秘社既然提出了这个要求,就说明他们很有可能已经掌握了真的计划。
我们把再把这份计划给他们,只不过就是做个样子。获取他们信任而已。”林锐解释道。
“可是万一计划没有泄露呢?这些都只是我们单方面的猜测。也没有任何根据可以证明这一点。”奎恩忍不住道。
“如果能有证据证明他们窃取了我们的情报,那我们就不会被他们窃取了。”林锐笑着摇了摇头。
“我也不同意这个计划。”精算师将岸回答道。“我也觉得把防御计划交给敌人,这样的事情太冒险了。
不过林锐说的也有一定道理,要弄到我们的防御计划,虽然不容易。但是按照秘社的能力,他们还是能够做到的。”
林锐想了想,解释道,“这份防御计划虽然很重要,但没有重要到那种程度。
首先对于作战而言,你即便知道对面的防御方部署了几个火力点。但是作用也不大。
因为很多时候你知道那边有火力点,但你还是要从交叉火力的位置上穿过。
因为你没法规避。即便你知道那边的敌军有多少人,消灭他们之后增援部队会从哪个位置赶到。
但你也不一定能够消灭这支部队,也不一定能够阻止增援部队的赶到。
因为所有的计划大部分都是理论上的,实际上临战进行调整的可能性非常大。
所以我认定这是对哈桑的一次试探。而且我们应该让哈桑继续演下去。”
也需要事先做出计划,而不是临场瞎指挥。但是这些秘社组织都没有提及,反而是提出让他窃取一份,并不是那么迫切的情报。
所以这种种迹象表明这就是一场试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