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虽然李长寿很想先去三仙岛放松放松,但他始终还是一个有底线的普通权臣,最终选择了先回天庭,找玉帝陛下禀告前事。
他是如今天庭发言人,自身的每个动作,都会被解读为天庭的意志,必须跟一把手做好沟通工作。
虽然是在事后。
于是,李长寿先回了太白宫将本体藏好,就开着自己的纸道人一阵溜达,于一处仙山遇到了也在溜达着等他的荃峒元帅。
李长寿喊一声元帅,玉帝化身道一句将军,两具化身就找了个无人之地。
小桌一放、烤架一起,来点瑶池特曲,整点仙界小调,板凳一坐、两腿一抻,说几句三界大事,品评品评帝乙帝辛、龙王阎君。
浓浓的生活气息。
“长庚,你在凡俗呆了这些年,可有什么收获?”
荃峒嚼着李长寿从凡俗带回来的普通肉类,反倒是吃的津津有味。
李长寿自袖中摸出了一份卷轴,正是他此前搞的‘凡俗能臣录’。
“陛下,凡俗之中确实是有不少可造之材,他们所缺的只是眼界,带来天庭培养培养,大有可为。”
李长寿话语一顿,出于个人安危的考虑,还是小小地赞扬了一波天道:
“天道此前所显,需有最少三分之一的正神之位许给人族,大多就是从人族现今的凡人文臣武将身上应验了。
这也算天道对人族的关照之处吧。
毕竟天庭之中多些人族出身的仙神,对我们人族终归能多些照应。”
荃峒看了几眼,缓缓点头,笑道:“长庚辛苦,长庚辛苦。”
但显然,荃峒的注意力并不在此。
他将这卷轴郑重地收起,又闲聊几句,见李长寿不主动提及,只好主动将话题引到陈塘关一战,问起了前因。
李长寿轻叹了声:“此事……一言难尽。”
“那就慢慢讲嘛,”荃峒笑道,“今日咱们就在这吃吃喝喝,你该不会有下一场吧?
嗯?长庚爱卿?”
李长寿:……
“这个自然没,与陛下汇报这些年的收获是重中之重,但既然陛下在意的是灵珠子,那小神就从头开始禀告。”
当下,李长寿从灵珠子初来天庭开始讲述,尽量说的详尽一些。
荃峒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会问几句与天庭相关的内容。
想来,此刻玉帝已是通过天道推算到了灵珠子转世身的命途,知道这又是一员天庭未来的大将,颇为上心。
当李长寿说到,自己此前就有预感,那西方教圣人定会以此事报复……
“他们还不服气?”
荃峒嘴一歪,当即骂道:
“就西方暗中做的那些脏事,道门全灭了他们也不为过,还有脸说报复!”
李长寿笑道:“陛下可是有什么,外人不知的西方黑料?”
“西方教圣位本就有问题。”
荃峒摇了摇头,显然不愿多说此事,只是道:“长庚,下次若有这般事,直接用天庭名义、借天道镇压就是。”
李长寿叹道:
“杨戬此前点出了他天庭战将的身份,那位圣人并无收手之意。
陛下,而今天庭虽已算崛起,自身实力和影响力也都有了长足进展,但依然缺少威慑这般圣人的手段。
在西方教圣人眼中,放下面皮便是放下枷锁,自可肆无忌惮。”
“肆无忌惮?”
荃峒摇摇头,淡然道:“长庚你这般想就错了,除太清师兄之外,其他五位圣人,都须得揣摩老师心意。”
李长寿点点头,对此也不敢发表什么高论。
涉及道祖,自是小心再小心。
“长庚继续言说灵珠子之事,后面怎么样了?”
“唉,”李长寿叹了口气,先渲染下情绪,随后缓声将殷氏中了煞气、灵珠子主动承担之事讲了出来。
玉帝陛下的化身,都差点听泪目了。
“此子宅心仁厚,唉……那煞气可解决了?”
“尚未完全解决,不过有老师给的符咒,稳固自身应不成问题,”李长寿道,“陛下放心,我稍后几年会一直盯着此事,也给他准备好了一系列安排。
定不会让他再出事。
不过,陛下,有件事小神要提前找您报备。”
“何事?”
“有关龙族之事。”
“哦?”
玉帝化身顿时又来了兴致。
……
与玉帝聊了两天三夜,又在小琼峰歇息了几日,让纸道人在各处活跃了一阵。
半个月后,李长寿将太极图与乾坤尺归还于太清老师画像前,本体再次溜出天庭,朝三仙岛而去,履行此前约定。
根据老师给的反馈,西方教的二圣人这几年是下不了床、咳,是无法自由活动了。
但李长寿依旧不敢大意,一路上都是能隐就隐、能藏就藏,偷偷摸摸溜进三仙岛的大阵之中,宛若做贼一般。
顺带一提,这次出门,李长寿特意选了从中天门绕路,看了看柏鉴的状况。
封神台已是被柏鉴那双大手,修成了七七八八。
这是一只四方高台,看似有些普通,像是巨石巨木堆砌而成,实际上每一阶层都大有讲究,可沟通天、地、人三界三书。
柏鉴干了这么多年苦力,已算是对他上次狂妄的行为,承受了合理的苦楚。
李长寿也是见好就收,与柏鉴谈了谈,言说稍后赶工期,必须派一队天兵来帮忙做收尾之事。
柏鉴为此颇感愧疚,对李长寿连连告罪,说自己偷懒怠慢了。
李长寿安慰柏鉴几句,代表天庭为柏鉴颁发了一枚‘封神勋章’,让柏鉴感动不已,差点就是涕泗横流。
毕竟是人族老将,李长寿也不忍忽悠的太过,就此宽容大度的揭过了当年之事。
他毕竟不是什么恶神。
到得三仙岛,会了仙佳人。
李长寿故作疲累,直接就歪在了云霄身侧,云霄略微有些拘谨,却依然主动让他入怀中,为李长寿轻柔地揉捏肩头。
些许清凉气息流转,让李长寿颇感舒适。
在云霄面前,李长寿并不想提什么天地大势,云霄也不去多问这些。
两人说一说风月,谈一谈今后,相处颇为放松惬意。
但云霄还是叮嘱了李长寿几句,让他莫要与圣人正面开怼,不成圣始终是怼不过的。
李长寿虚心接受仙子的一切批评。
抚琴弄月、作画饮酒,二人就在那座玉像守护的阁楼中待着,却不觉丝毫枯燥。
但李长寿总归不能耽误太久,他还有一揽子计划,必须按部就班地实施。
李长寿这时的目光,已是放在了南赡部洲居中地带的西北方向。
周。
周国的强盛,其实已超出八百诸侯许多,但很多时候,他们都是故意将实力隐藏起来。
吃过亏,完全不敢嘚瑟。
姬昌之父季厉时代,周国就已有崛起之势,一方面对商国加大进贡、得了当时的商王文丁的信任,成为了西路诸侯的‘老大哥’。
季厉不断向外扩张周国版图,时而吞并与自己有私怨的小国,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征讨西北方向的‘蛮夷’。
文丁,也就是帝辛祖父感觉很赞,表示季厉很有精神,对季厉赏赐丰厚,并将季厉骗到大殷城关起来,最终活活饿死。
自那之后,周国风声鹤唳,姬昌连继位都不敢继位,归还大部分商王赏赐,将自身实力死死地捂住,龟缩一团、不敢动弹。
——这也是阐截两教在各处搜寻新王时,会忽略掉周国的主要原因。
在苟、咳。
在稳之一道,李长寿对周国的决策层颇为欣赏,但也仅限于此。
南洲王权是商是周,对李长寿没有任何区别,也没什么特殊感情掺杂其中,李长寿所在意的只是自己身边之人的安危。
筹谋这些、安排这些,都不过是为了在大劫方便捞人罢了。
《初心》。
李长寿在三仙岛时,也在分心注意南洲局势变化,最近出现的较大【事件】,就是帝辛召集各路诸侯入朝歌城。
这应是帝辛开始加速推动变革,削弱诸侯实权,加强商国对诸侯的控制。
过往这九年,帝辛一直在做的就是这几件事。
前两年,他先为历代商君的忌讳‘伊尹’翻案,并力推武丁时期所重用的奴隶‘傅说’,为自己后续动作做铺垫。
待时机成熟,帝辛就开始启用奴隶之中的贤才,尤其是在军中,提拔了许多小将领。
虽引起军武大家的不满,但因帝辛把控有度,并未生出事端。
王权、大臣、阶层、诸侯……
帝辛这些年就如走钢丝一般,在各方势力中走出了一条小路,建立起了自己对商国的绝对掌控,除却辅佐自己的托孤老臣之外,手下也有了一批能臣。
这才有勃勃雄心,要动一动各路诸侯。
李长寿稍作推算,便知这次朝歌城各路诸侯相聚,八成就是商国与诸侯国渐渐闹翻的转折点。
估摸着,帝辛是要将‘讨伐征战之权’收归自己掌中;
而各路诸侯,与被帝辛打压下去的商国老旧势力,怕是会产生共鸣,形成一股较大的阻力,从其他方面开始抨击帝辛。
比如,帝辛最近开始推行的,祭祀免人祭、改为牛羊,且将牛羊祭祀过后犒赏军武。
这在很多老人眼里,是犯了忌讳,是亡国之征兆。
祭祀天地如何能不用活人?他们商国又不是没有奴隶。
玉帝、后土:……
总感觉有被这些家伙冒犯到。
李长寿之所以观察西伯侯姬昌,其实是因另一个封神小将——雷震子。
他如果没有记错,姬昌应该就是在赶去朝歌城的路上,在一处荒地听到了婴孩哭声,抱回来了雷震子,收为了第一百义子。
随之,雷震子就被路过的云中子收为弟子。
该安排的,总是要安排上,自己最起码要过过手,走个流程,有一个仪式感。
但李长寿为此却是颇为犯难。
他也不知雷震子具体跟脚,父母何人,纸道人又不能去盯着云中子,被云中子发现就是解释不清。
故,他只能暗中盯着姬昌的车队,看能否找到插手点。
但李长寿万万没想到……
【雷震子是云中子直接抱过来,放在了姬昌前行路上,以雷霆闪电吸引姬昌等人注意。
又在姬昌抱起这婴孩、取名且收为义子后,云中子迅速现身,主动表露身份,将雷震子抱回山中抚养教导,并说雷震子日后会下山辅佐姬昌。】
寿,出手出了个寂寞。
云中子这一手‘结成因果’、‘增厚福源’,确实耍的漂亮。
而云中子也像是在提防有人会抢他徒弟,全程都在暗中护着雷震子,完全没有给李长寿半点机会。
不对劲。
地下深处,李长寿的纸道人盯着云中子远去的背影,很快就陷入沉思。
阐教为何主动找上了姬昌?
是发现了所谓的天命于周,又或是看到了周国隐藏起来的实力,决定对周国下注?
李长寿仔细思考了一阵,分析清楚此事对自己毫无影响,随之就土遁走人。
雷震子没能安排上,也算是给自己的千年大计留下了一丝丝隐患,自己总不可能去想办法,把那两枚仙杏儿偷过来。
不过也无妨,自己还有诸多后手,以后还有机会跟雷震子接触,稍后补上安排,问题应该不大。
这云中子,也是真够贼的。
李长寿轻笑了声,本体与云霄辞别,赶回天庭安稳闭关,将大部分心力放在了即将出世的小哪吒身上。
于是,三个月后。
……
‘李长庚!’
混沌海边缘,弥勒双手攥拳,目中带着几分愤怒,注视着前方那一片雷幕。
他,又被天地拒绝了。
而这一切,都源于天庭为他罗列的罪状!
什么鲲鹏第二元神,这话天道为何会信?!
弥勒轻轻吸了口气,身周的混沌气息朝他涌来,却被他身周仙力阻隔。
除却孔宣那般,能分解混沌气息纳为己用的先天大能,又或是如鲲鹏那般,拥有某个忌讳的遗产,可以建造灵能大阵;
生灵在混沌海都是不断消耗自身灵力,而无法得到灵力补充的。
弥勒现在,就处于这般尴尬的境地。
尤其是此前在混沌海意外发现了一处密地,与几个远古的魔将争斗了一番,虽然得了好处,但耗损着实不小。
弥勒此前喜欢在混沌海闯荡,欺负欺负那些古时逃出来、日渐衰弱的洪荒生灵,就是因自己可随时回洪荒天地补充灵气。
但现在,他失去了这个绝大的优势。
一切都源于那个人教弟子!
滥用神权的人教弟子!
弥勒道心泛起少许杂念,被他随手抚平,冷哼一声,转身就要回自己在混沌海中的藏身地。
‘弥勒。’
一声有些苍老的呼喊突然在心底泛起,弥勒怔了下,有些机警地看向各处,做好随时遁走的准备。
‘弥勒。’
那呼喊声再次传来,这次却似乎就在自己耳旁。
弥勒豁然转身,却见背后静静站着一名灰袍老道,这老道面容模糊、自身道韵有一种‘粘稠’之感,却让弥勒道心莫名震颤。
几乎瞬间,弥勒全身紧绷,心弦几乎绷断。
这般感觉他体会过,曾感知过,自身大道留下了鲜明的记忆。
无物可脱离其推演,无灵可摆脱其束缚。
其名!
天……
‘你,可想回这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