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东晋太子与保皇党一系列官员直接被江锦清理了干净,剩下的不过是卑躬屈膝者,或者是毫不在意王朝更迭的世家大族。
凡是有骨气与容国对抗的,容国大军尽皆遵从陛下旨意,杀无赦。
随着东晋的国灭,司马姮君身上的气运之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着。
盘旋在她身上的气运金龙凄厉哀嚎着,鳞片快速的脱落,玄黄的血液像是下雨一样。
司马姮君眼睁睁的看着东晋的气运金龙化为乌有。
东晋,彻底没了。
司马姮君闭了闭眼,眼角落下一滴清泪。
她看向容娴的神色越发冰冷,口中森然说道:“既然再无东晋,朕这东晋女帝之名,便看你是否有能力摘除了。”
说罢,她燃烧着生命与修为,借助忽然大量的天地业位之力朝着容娴冲去。
她的速度快极了,右脚刚刚抬起,落下的时候已经在容娴的面前了。
容娴瞳孔一缩,落在司马姮君脚下的天地业位身上眼神十分不善。
潜藏在容娴身体内的苍天直接就暴躁出声了:“艹,这个该死的天道居然搞事。”
东晋女帝的天地业位突然力量增大,是天道搞的鬼。
它还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死容娴。
容娴没有时间搭理苍天,她眨眼间便已经在周身布下了千层防护,同时身体猛地退后。
在她刚刚退后之时,面前的水色凤凰直接炸裂开。
那一瞬间,天地一片黑暗,仿佛已经进入了末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让无数人暂时失聪。
虚空上好似一块被石头击中琉璃,条条裂纹布满。
凛冽的时空风从裂缝中吹了进来。
容娴正面受到这股冲击,浑身已经被血染红了。
她看向裂缝边上恢复了人身的司马姮君,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身影却晃了晃,逐渐透明了起来。
容娴抬头望天,这些裂缝被周遭溢散的力量冲击着,即便是被天地力量一直修复,却也在反复扩散。
但容娴清楚,用不着多久这些裂缝便会消失,天道是不会允许中千界出问题的。
当然,天道不会做白功的,它将这些账都算在了她的头上。
可能是得罪天道太多次了,容娴压根就无所畏惧,颇有种#虱子多了不愁#的大无畏。
她看了眼生机将绝的司马姮君,目光落在了与敌人拼杀的容国将士身上,看着鲜血染红大地,尸横遍野,由衷喟叹道:“愿我容国国运昌盛……”
话落,透明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
观战的众人隐隐倒吸了口凉气。
煦帝亡了。
哦,不对,重来。
煦帝的化身亡了。
竟然只靠化身便拼杀死东晋女帝,还没有动用气运之力提升修为,更没有使用多余的手段,仅仅只是天子剑啊。
要知道化身可没有本尊实力强,最多只有本尊的七成。
七成本尊力量的化身,还不动用多余的手段,
他妈的煦帝越来越妖孽了。
虚空上容娴的身影消散后,司马姮君吐了口血,缓缓地瞌上了眼。
终究是——没能杀得了她。
与司马姮君同归于尽的不过是容娴的一缕气运化身,化身死亡后这缕气运也彻底消失。
乾京,一直站在希微宫外的容娴闷哼一声,一丝殷红血迹从嘴角流出。
气运化身的死亡还是伤到了她的神识,毕竟化身的意识也是她本尊所控制。
“陛下。”倚竹担忧的走上前,想要动手搀扶,却被容娴制止了。
她抬头看向东方,神色是前所未有的肆意和张扬。
东晋彻底没了。
北赵、西江、东晋都没了,如今的容国越发的强盛了。
容娴摸摸脸,骄傲又自得的想,她果然是最厉害的。
三个月后,东晋大地被容国军队犁了一遍,凡是反抗着直接就地格杀,这是晋民最黑暗的时候。
他们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臣服在容国大军之下。
东晋的脊梁被打碎了。
那段时日,北疆部洲的空气里都漂浮着血腥气味,隐隐还夹杂着焚烧尸体的焦臭味。
东晋以最快的速度消亡在了历史中,成为容国的踏脚石。
众将凯旋回朝,容国众人喜笑颜颜,灯火通明,接风宴整整摆了三天三夜。
大夏神庭的夏天子垂眸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刺眼无比。
听着虚空上容国的气运金龙挑衅的吼叫,更是让他心中涌现杀意。
气运是最能反映容国君臣的心,气运金龙敢对着大夏挑衅的吼叫,足以说明容国君臣想要对大夏出手。
夏天子简直气笑了,真是不自量力!
然而他心底隐隐有种不安,这种不安促使着他哪怕知道煦帝与青龙城少城主不清不楚的,也要将七皇子送去联姻。
夏天子冷酷的想着,容国不能再壮大下去了,不然迟早会对大夏产生威胁。
老七若能迷惑煦帝,得到容国权势再好不过。
净世雷劫将至,若老七能在净世雷劫到来前让煦帝喜爱上他,等煦帝抗不过雷劫烟消云散,他便可以借着父君的身份和大夏皇子的身份光明正大的插手容国。
若是不行——
夏天子阴沉的想着,就想办法联合当年那些人,神隐煦帝。
当年冥王不也很厉害吗?
最后还不是栽了。
他伸手从芥子空间内拿出一块令牌,令牌浑身漆黑无比,正面刻着一个‘雅’字,笔锋凌厉张扬,被水晶兰包围着。
若下千界的魔修见到这个水晶兰的图案定会认出来,这是他们衣服上绣的月光草。
因在夜晚发光,蛊惑人心,鬼魅异常,还能调节神魂,魔修将其称之为月光草,并作为魔修身份的重要标志。
令牌背面是一串杉树花,艳丽灿烂,缤纷蓬勃。
抚摸着这面令牌,夏天子仿佛又见到了曾经高高在上、心狠手辣的冥王雅君。
这夏天子与煦帝都不是好相与的。
夏天子迟疑的想,这煦帝的作风与冥王还是挺相似的,说话气人,做事打直球,报复心还重。
果然让他觉得碍眼的人都有相同之处的。
不过无妨,曾经的冥王雅君都被神隐,自此世上再无此人。
冥王朝更是在雅君神隐后消失了,煦帝若到了那一步定然也不会有好结果的。
想到此处,夏天子紧皱的眉头松开了。
有依仗有底气的人,终究是傲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