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集萬界
小說推薦採集萬界
“这位道友有礼,老朽灵宝阁总管北洲”不多时,方才那个小姑娘引着一个老者来到了白云飞的身边。
“总管有礼,在下白云飞”
“原来是白道友,幸会幸会”北洲暗暗打量着白云飞,没有听说过这号人啊,外海金丹修士极多,但大多都是金丹初期,中期和后期的极少,观测白云飞的修为又觉得深不可测,看不出深浅,这类人最难缠。
“白道友那些材料无不是珍惜灵材,小店大部分还是可以拿出来的,唯有落星砂,天晶石和御魂钢三物太过于罕见,小老儿也无能为力。”
白云飞早有预料,落星砂根本不是此界的材料,估计就算是到灵界都未必能找得到,天晶石和御魂钢是升级九劫剑胚的必要材料,仔细找找应该可以找得到。
“无妨,有多少算多少,总管折算一下,我再想办找找就是了”白云飞根本不在乎,他这些手段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足以笑傲同阶,甚至越级挑战,现在不过是多存些底牌而已。
“总共是十七万三千灵石,给白道友折个价,只需要十七万灵石就够了”北洲不紧不慢的说出了一个数,这个数基本上堪比一个元婴期的身家了,十七万灵石就是他们灵宝阁家大业大都不敢随意轻视。
“十七万”白云飞点了点头,取下了一个储物袋,点出十七万灵石,这么多灵石将储物袋都塞得满满的,好在这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多谢道友光顾,这是我们灵宝阁的贵宾令牌,以后白道友来此一律八折优惠”北洲顺势掏出了一个令牌递了过来,这是他们的拉拢客户惯用的手段。
“十天后,小店这里有一个秘会,秘会上,大家也可以自己交换物品,白道友若有空不妨过来逛逛,绝不会令道友失望,这令牌就是入场券。”
“秘会?”白云飞一乐,这秘会就是见不得光的地下拍卖会,这拍卖会上大多都是见不得光的东西,但不乏好货,能见到市面上看不到的东西。
“哈哈,,届时,白某一定到场,告辞”
谜会上现身的高人会更多,出来了拍卖之外,还有小型的以物换物,就是一个个上台,讲出自己所需的物品,拿什么交换,若是有人刚好有,价格也合适的话自然省去了好多力气。
出了灵宝阁,白云飞又逛了几家,不过都没有这三样东西,看来紧俏货都没有。
没有办法,剑胚和法宝的事情只能往后放放了,宣城老鬼的约定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准备,他得抓紧时间了。
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炼制阵法,这房屋的阵法只能算不错,但也只能保证金丹期无法打扰,想要攻破也只是一剑的事情。
白云飞炼制了一道小周天星元阵,这阵法自成周天,就是元婴期想破阵也得花费大力气,而且还可以接引星辰之力,正好辅助自己修炼神煞辰元功。
阵法布成之后,下面就该修炼功法了。
以前修炼的功力也不用废掉,统统注入九劫剑胚之中温养,随着法力的流转,白云飞的修为逐渐的消散下去,九劫剑胚却孕养的越发凌厉。
就是现在,星辰之力,来!
白云飞心念一动,小周天星元阵自行运转,一道道星辰之精辉映天上星辰,白昼消退,星空显现,周天三百六十颗星辰纷纷降下星光,各自投射到了那个大阵的位置。
“发生了什么事?”黑石城中的元婴纷纷踏空而起,赶往星光落下的地方,一位,两位,光元婴修士就有三位之多,不多时白云飞家外面已经被众多元婴和金丹修士未满了。
他却没心思管那些,殭尸之体自动会产生凶煞,尸煞,血煞等等煞气,等于他自己就是一个能滋生煞气的存在,煞气冲关根本不在话下,星辰之力入体,立刻就有煞气自动缠绕,而后凝练成独特的神煞辰元落入对应的穴窍之中,白云飞周身的气势再次开始攀升,瞬息之间便冲破了练气期,而后势如破竹的冲过了筑基期。
外界,三个元婴期修士聚在一起,身后还跟着一个结丹期的中年男子小心侍奉着。
“查清了没有,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庞大的星辰之力,可不是寻常修士能玩的转的”元武老祖不太高兴的说道,他是执勤修士,方才那股庞大的星辰之力差点将黑石城的阵法给毁了。
“是一个叫白云飞的修士,他刚来没几天,注册修为是结丹中期”身后一个结丹期的中年男子小心的回答道。
“结丹中期?”元武老祖眉头一皱:“这股力量就是老祖我都守不住,一个结丹中期,他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元武兄,这个白云飞我有印象”说话的却是和白云飞有约定的宣城老祖:“他应该是借助了阵法之力,这阵法当真不可肆意,看来三月后我们无需再再找阵法大师了,我看那第二层空间的阵法还没有这个阵法厉害。”
“不一样,不一样”元婴老祖中一个中年美妇说道:“眼前这个阵法显然是以防护为主,可那个阵法却是主杀伐的凶阵,再说,已经让两个结丹参与进去了,再有一个,我们可未必能应付,要知道那地方最多只能进去七个人。”
“青竹道友,我说的那个懂古文的小子不是别人就是这个白云飞”宣城老怪嘿嘿一笑:“这样一来,咱们反倒是节省了一个名额。”
“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元武老鬼打结的眉头也舒展开了:“如果是这样,咱们可以将黑煞道友请来了,算上北航真人,咱们五位元婴,老夫就不信,还进不去。”
青竹微微颔首,算是应允了元武老祖的提议:“昔日万丈海妖族尽出,将奇渊岛屠杀殆尽,近百年的时间才堪堪缓过劲来,此行一定要格外小心,千万不能被妖族那些个化形妖修发现。”
宣城说道:“放心,离渊师侄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这个白云飞,破了阵法就是他丧命之时,绝不会泄露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