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库兰雪与佩特拉的关系很好,两人属于上学时期就已经混熟的朋友,或者说闺蜜。
但两人在相处的时候始终保持公私分明的态度,私底下怎么都好说。一旦涉及到正事儿,那自然要按规矩办。
这两个智商远大于情商的姑娘始终都是这么相处,也许正因为公私分明,两人的关系才会长久。
毕竟亲兄弟明算账,总是搭人情,到最后闹出什么不愉快很可能让几十年的朋友一拍两散。
不过办事必须规矩,而求熟人还是有些好处的。
佩特拉答应库兰雪带探险队去考古,这属于她的老本行,算是手到擒来。
而库兰雪则干脆写了一份文件,并盖上自己的皇帝玺印,这就是进入图书馆翻书的通行证。
艾德拉斯忒亚帝国对旧帝国的一切都十分狂热,旧帝国时期留下的文献记录对他们而言等于是无价之宝,全国唯一有全力开具通行证的,就只有皇帝本人。
距离考古队出发肯定还需要一点时间,比如召集人手采买补给之类的,所以趁着这点时间,佩特拉拉着林天赐赶往图书馆,打算先翻书再说。
而等到了地方才发现,这个图书馆跟林天赐想象中的图书馆差别很大。存放古文献的建筑已经不能算是图书馆了,说是帝国金库都不会奇怪。
它并非是单纯的石质或砖砌的建筑,不论内外还是屋顶,皆被覆盖上了五毫米厚的附魔装甲板,听佩特拉说足以抵抗十次B级法术的轰击或三次A级法术,兼具防锈和警报功能,整个图书馆连个窗户都没有,远远的看过去就像是个实心的铁坨。
同时图书馆内部还设下了恒温恒湿等专门用于保护文献的魔法,且外围二十四小时都有卫兵巡逻,哪怕佩特拉已经进去过好几次,也带来了皇帝库兰雪的亲笔文件,看守大门的卫兵还是仔细确认,那股仔细劲儿恨不得把文件拆碎了尝尝咸淡是不是正品……
不仅进入麻烦,想进去还必须去隔壁的小屋换上专用的服装,任何可能对书籍造成损害的物品都绝对不许带。
光看这个麻烦劲儿,就知道想进去到底有多麻烦了。
佩特拉进去翻书,林天赐则在外面找了个长椅坐下等着。
一来是他身上的很多东西都不合格,卫兵肯定不让他进,二来就算进去也没啥用,他不认识旧帝国时期的文字,想看懂还需要用自动书记笔一个个翻译,效率非常低根本帮不了佩特拉什么忙。
是故佩特拉进去书山有路勤为径,林天赐则在外面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到目前为止,这次失落之地的行动还算顺利,不过林天赐觉得顺利也就到此为止了。
帝国图书馆里有多少有用的数据,这一点是谁也无法打包票的,佩特拉以前来的时候比起星辰学,她更喜欢翻旧帝国时期的风土人情和历史记录,这对她能不能找到旧帝国时期的遗迹很重要。
所以他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有用的东西,只能说翻翻看吧。
刚坐下不久,林天赐余光一撇,看到胸前的蓝宝石胸针亮起忽明忽暗的灵光,这是赛莉在试图跟他建立联系。
往常总是林天赐急着找赛莉问情况,反过来的情况倒是不多,不过不论那种情况,负责维持通讯的都是赛莉,不然林天赐还真搞不定跨位面魔法通讯。
“你们到艾德拉斯忒亚帝国的图书馆了吗?”
“刚到,佩特拉进去翻书了。”
林天赐摘下胸针,跟举着摄像头一样让赛莉看看身后那铁灰色的图书馆。
“不错,看得出他们对知识和资料的重视程度很高,这是值得赞扬的事情。”
蓝色妖精的存在根本就是求知欲,对她们而言,知识是世上最宝贵的东西,理应得到最为妥善的保管。
“你也想进去看看?”
“话是没错,不过我有点别的事找你,这个图书馆以后我有空自己来吧。”
她这个自己来,估计手续不会怎么合法……
“啥事?”
“你还记得之前在奇卡怪界的封印地,我说过能打开天魔神封印的只有两个这事吗?”
不知道为啥赛莉突然提到这个,林天赐纳闷儿道:
“当然记得,你说一个是叫千面盗王的,还有一个你没说。”
“当时我还是不太确定,所以没跟你直接说,这段时间我调查了一下,另一个能打开天魔神封印的,应该是幽影教团。”
这个名字对林天赐来说不算陌生,但也绝对不算熟悉,毕竟只是在赛莉科普的时候听到过一些,从未真正与他们面对面。
距离最近的一次,应该就是在水之都,幽影教团盗取水之都的至宝千刃之刀的时候。
“当时协助那些邪修的就是幽影教团,而且看身手,我估计是教团中的高层,或者干脆就是首领幽影亲自出手。”
林天赐皱了一下眉:
“你的意思是……邪修与幽影教团联手了?”
这对修士们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邪修的势力越大,就自然是越不利。幽影教团被赛莉形容成了来无影去无踪,如同都市传说一般的存在,他们在隐匿行动方面的成就之高目前无人能企及。
这么一帮在暗处偷偷摸摸搞事情的家伙和邪修联手,鬼知道什么时候会暗地里给正道这边一刀。
“联手是没错,但我觉得他们应该不是心甘情愿的联手。”
“这又怎么说?”
“教团的行动目的一直都是个迷,不过从他们开始行动至今,还从未与任何组织和个人接触并表达过合作的意向,最多就是暗地里提出交易请求,突然与邪修联手对教团来说和他们平时的作风不符,也很难想象教团需要达成什么目的才会跟邪修联手。”
合作是建立在双方都有好处的基础上的,也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
以邪修的行事作风,哪怕是幽影教团也不会觉得多正确,这帮人确实是生活在阴暗处的一抹暗影,但跟邪修那种炼魂为法的操蛋玩意儿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
这两个不管是作风还是目的都完全不同的组织,为什么会突然联手了,甚至有幽影教团的首领会亲自出手帮忙?
“自从幽影卫队分家以后,我就再也找不到跟幽影教团有任何关联的确切情报,他们的老家在哪同样也是未解之谜,而最近发现邪修与教团联手,让我有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他们都在阿维斯?”
“没错,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了。”
赛莉继续道:
“幽影教团的战斗力不强,单论能打来说连三流都算不上,不过他们手里有很多上古精灵时期的技术和宝贝,加上长年累月收集的强大魔法物品,面对邪修应该还是有一拼之力的,他们双方会选择联手,可能是因为形势所迫不得不联手。”
胸针那边传来纸张翻页的声音,应该是赛莉在看资料。
“最新的证据显示,幽影教团的行动有些异常,他们平时行动都是完全不留下任何痕迹,即使是以我们白手协会的情报收集能力,也抓不到他们的尾巴,但最近他们每次行动后都会留下相对明显得多的痕迹,像是故意想要让我们发现一样。我猜测教团可能是想要传达什么信息,但因为有人看着,所以不好直接说。”
“有邪修正在监视他们么?”
“应该没错了,教团肯定不希望自己的老家受到威胁,所以也希望能除掉邪修这个选在头顶的利刃,不过他们打不过邪修,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与你们正道联手。”
“真的能争取过来?”
如果这事儿能成,这就相当于在邪修的老家装了一枚定时炸弹,只要在合适的时机发作,定然能将邪修炸的半身不遂。
“目前还只是猜测,我已经做了一些布置,教团方面肯定不能跟你们直接接触,但如果他们确实和我想的一样的话,应该会想办法将信息通知给白手协会。”
林天赐有赛莉这个万事通提供情报支援,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但这件事可以通过白手协会散播出去。
强大的情报网,同时也是强大的情报机器,能做的可不仅仅只是收集情报,散布情报对他们来说也是专业的。
白手协会的人会把这件事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消息同样很灵通的幽影教团要不了多久也应该明白这是赛莉放出的信号。
届时,他们应该就会想办法给白手协会接触,透过这一层情报转交作为掩护,再与正道修士们商量对策。
如此一来,最起码如何进入阿维斯应该就不是问题了,毕竟邪修想要让修士们帮忙干死邪修,前提是能进阿维斯才行。
不过全靠别人终究还是不靠谱的,赛莉也在最后提醒说,跟可以利用教团与邪修不和,甚至是可以合作,但千万不要把他们当成是亲密的盟友,这帮人的最终目的始终不明确,难保将来会在有利益冲突的时候捅你一刀。
总之就是,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可以试着走向联合,但自己这边对阿维斯的研究也绝对不要停下,最起码以后不至受制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