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电视荧幕上,第一集故事开始。
开始的一曲主题歌,那荡气回肠的旋律,让人惊艳不已。
毫无疑问,这一首充满血色浪漫的歌,会让大部分人都喜欢上,也相应起到宣传和衬托效果。
这部「义薄云天」剧集是由邱家雄和颜力联合执导,两人都是业内小有名气的编导。
至于把这个外国小说故事中国化之后,能不能被观众接受,那就拭目以待了。
毕竟有过无线电视的前车之鉴,一部「基督山伯爵」改编拍成「大报复」,有点水土不服。
尤其是郑绍秋一人饰演七个角色,这么戏剧性的剧情让观众看得一头雾水。
卢家的一家四口,与其他的家庭普遍一样,晚上电视捞饭也是习惯。
卢东杰眼睛虽然看着电视,但余光不断观察环境,心里不由嘀咕起来。
他回来的时候就发觉气氛不对,小女王的平时吱吱喳喳个不停。
她今晚突然安静斯文地像个小淑女,也不主动发表意见了。
有古怪,事态反常必有妖。
卢爸忽然轻咳一声,隐蔽地朝卢妈使了个眼色,暗示她先开口。
卢妈转过身子来,径直地打量他,“阿飞都准备结婚了,你什么情况?”
卢东杰的注意力从电视机收回来,笑着摇摇头,“我工作刚起步,过两年也不迟。”
卢爸换上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语气,“常言道,成家立业,现在也是应该考虑的时候了。”
卢东杰不置可否,只是笑着点头。
卢妈似有意无意地问:“听说有和你走得比较近的女孩,什么时候带回来给我把把关。”
卢小妹忽然想起了什么,嗤一声笑出来,然后拼命想忍住笑意。
卢东杰抬头看了对面一下,卢小妹赶紧心虚地低下头。
他一边夹菜一边说:“事业还没稳定,结婚不着急,三十岁也是黄金年龄。”
卢爸却不同意地轻哼一声,“等到三十四多岁才找到终身伴侣,几乎寂寞了半生。”
卢妈语重心长地说:“早婚有早婚好处,快点生孩子,我可以帮你养。”
卢东杰顿时觉得压力山大,这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看来是有备而来。
这混合双打也太有默契了,实在让他难以招架了。
他往嘴巴塞了一口饭,只能硬着头皮含糊地说:“那是很辛苦的。”
可是卢妈一直乘胜追击,步步紧逼,“这点辛苦算什么,我不怕。”
“叮叮…”电话此时响了起来。
卢小妹立即站起来,主动请缨,“我去接,我去接。”
说完,她一阵风似地跑了过去,好像留在此处会随时取她首级似的。
“喂,哪位?我呀?”
“我是他世上最喜欢的人呀。”
“嘻嘻,那姐姐你是哪位呀?”
…….
卢小妹用蹩脚的国语聊了起来,还旁敲侧击地打探着对方的身世。
卢妈和卢爸的目光忽然变得暧昧起来,似笑非笑看着卢小妹那边。
卢东杰耸耸肩,略显无奈。
他走过抢过听筒,没好气地扬扬手,“去去,你回去吃饭,真是调皮。”
卢小妹扮个鬼脸,咻咻嘴,“真是小气,人家聊一下都不行。”
卢东杰拿起话筒挂在耳边,“喂,没事,刚才是我妹妹。”
他闲闲地半倚坐在枱几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嘴里不断嗯嗯答话。
卢小妹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爆料,“听口音好像是个台湾妹,声音绵绵软软的,有点熟悉。”
卢妈和卢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猜了一个人,“是不是拍电影那个?”
卢小妹想了一下,还是摇摇头,“好像不是,她的声音没有这么温柔,好像是…是….”
她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是哪个,不过她可以肯定,她是认得这把声音的。
“她?可爱?”卢东杰往那边看了一眼,笑着摇摇头,“就是个野丫头”
卢小妹听到他在背后说她坏话,即时抬起头瞪了一眼过去。
卢东杰不理她,提着电话机坐在沙发上,“放心,十号风球都不吹不动我啦。”
他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看着电视机里边的剧情。
卢东杰似乎是一个倾听者的角色,只是偶尔的时候简单地回答几句。
其他三人侧耳细听,但从这个对话中,很难分析出什么蛛丝马迹。
卢东杰迟疑了一下,压低声音,“晚一点再打电话给你呀。”
这里还埋伏着三个间谍在窃听呢,他有些话也不方便说出口。
于是在三人的监听下,卢东杰只是聊了几分钟就把电话收线了。
“叮叮….”
卢东杰走开两步,电话又响了起来了,怎么像是一起约定似的。
“喂,是你呀。”
“没事,都躲在家里避风呢。”
“我看下能不能安排时间。”
“哦,你回加拿大,那就好。”
“没,不是这个意思,怕你在那边不习惯。”
卢东杰的声音虽然保持镇静,但脸上不免露出几分尴尬的。
其他三人脸色变了变,惊疑地相视着,都猜到了同一个可能。
因为卢东杰打电话的语气神态实在太熟悉了,与之前一点也无异。
卢爸看着她们两个,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摇摇头叹气一声。
卢妈脸上也是纠结起来,本来眼看就成功了,现在一下就进退两难了。
卢小妹只是努努嘴,不发表意见。
卢东杰打完电话后回来,看几人都把注意力投在了电视机里了。
他笑了一笑,神色自若地坐下,继续准备吃饭。
卢爸不劝教了。
卢妈也不催婚了。
小妹也安分下来了。
他也终于躲过一劫了。
一家四口又恢复了电视捞饭的常态,不过气氛比开始更加古怪了起来。
卢东杰脸上不动声色,心里暗暗好笑,这种情况也正中他下怀。
他没想到接了一通电话,事情就峰回路转,化解了一场有预谋的催婚行动。
此时电视荧幕闪出画面,然后字幕徐徐出现,同时响起轻柔舒缓的音乐。
原你知世事每是失去了预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