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这次皇帝之所以派兵去接三皇子,一是为了表示皇帝对三皇子的赞许,二是三皇子这边人手不足。
三皇子是因为有几件紧急事需要朝堂决议,但齐郡这边的人和事不能停,为了保障以策取士的顺利进行,随行的官员们留下,随行的兵马也留下多数。
按理说周玄带兵到了齐郡后,护送三皇子回来,一切就没有问题。
问题就是出在这里。
“如今四海升平,身边也还有数百兵士,三殿下就提前出发了,想着路途中与周玄兵马相接。”
听到这里,陈丹朱轻叹一口气:“所以就遇到袭击了。”
枫林点点头:“夜黑风高的时候,一群匪徒袭营,而且杀到了三皇子身边。”
陈丹朱攥紧了手:“竟然能杀到三皇子身边?那这匪徒不是一般匪徒吧?”
正如三皇子先前所说那样,就算留了一部分兵马在齐郡,身边还有数百兵士,这十几年朝廷一直在练兵作战中,这些兵士都是真正上过战场的悍勇,区区匪贼怎能威胁到他们。
到底是武将之女,这种话一听就反应过来了,枫林压低声音:“现在情况还不太清楚,将军猜测一是齐国藏匿的兵马,一是齐国权贵士族买凶杀人。”
陈丹朱叹口气,所以三皇子去做这件事还是冒着很大风险的。
“那他怎么样?有被伤到了吗?”她忙问。
枫林道:“被刺中了胳膊,不过没有大碍,具体的情况也不太清楚,消息是刚送来的,这两天就会有更详细的消息送回来,等有了消息,立刻就告诉丹朱小姐,你别担心。”
陈丹朱嗯了声:“我就是来问问,要说担心,还是陛下和将军更担心,我就不添乱了。”
她本想顺口说一句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说,但她又能帮上什么忙?唯一会的就是一点医术,但如先前周玄说她的,论起医术,三皇子身边有那么多太医,哪个不比她厉害,况且现在还有齐女。
陈丹朱谢过枫林就回来了,反正坚定那一世她死了三皇子都还没死,所以这一次三皇子也不会有事的。
但奇怪的是接下来两天没有更多的消息传来,甚至连三皇子遇袭的消息也消失了,山下茶馆里南来北往的路人谈论的还是齐郡以策取士的热闹,三皇子多么的厉害。
那这件事是被朝廷压下了?
也是,三皇子遇袭的事传开了朝廷面上无光,现在已经没有齐王了,齐郡都是子民,不能让民众惊惧不安,更不能影响了齐郡的安稳。
该查的查,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就是了。
陈丹朱坐在山间的石头上,托腮看着山下来来往往热闹,那三皇子是不是也悄无声息的回来?
“陈丹朱。”
女声声音从一旁传来,陈丹朱忙转头看,见金瑶公主在招手。
她忙起身跑过来:“公主您怎么来了?”
这种时候,宫里肯定也很紧张吧。
这件事,在宫里传开了吗?
陈丹朱神情变幻,不知道该不该问。
金瑶公主看着她闪烁的眼神,笑道:“我本来出不来,是受人所托传句话。”
谁?陈丹朱没问,眼睛瞪圆,握紧了金瑶公主的手。
“你义父啊。”金瑶公主道,忍着笑,“要不是他,我怎能这种时候被放出宫。”
是铁面将军啊,这些日子铁面将军也没有消息,她没好意思去军营打扰,原来他还记得自己啊,陈丹朱忙问:“什么话?将军需要我做什么,陈丹朱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金瑶公主哈哈笑了,捏了捏她的鼻头:“你能做什么啊,不逗你了。”她靠过来压低声音,“我三哥回来了,凌晨的时候进了皇宫。”
陈丹朱握住她的手,低声问:“他还好吧?”
金瑶公主点点头:“还好,虽然我还没来得及看。”说完看着陈丹朱有些幽怨。
她是天不亮的时候得知消息的,如今在宫里她比先前也多了些眼线,当然不是为了窥探什么,是遇到事不做个瞎子聋子就好。
她急匆匆的就往三皇子这边来,但还没走到就被经过的铁面将军唤住,让她先出宫去给丹朱小姐说一声。
“将军说你自从三哥走了就惦记着,前两天还去军营询问,他现在忙,就让我来告诉你一声。”
金瑶公主说道,又不满的戳陈丹朱的额头。
“你这么担心我三哥啊,还真的天天缠着将军询问啊。”
陈丹朱嘻嘻笑:“三殿下毕竟帮我那么多嘛。”忙又压低声音,“那殿下他的事你——”
金瑶公主低声道:“遇刺的事吗?我知道了,将军告诉我了。”
说到这里又有些小得意,她应该是后宫最早知道的人之一吧。
“将军说,胳膊中了一剑,现在已经活动自如了,没事了。”
陈丹朱彻底的放心了。
“我三哥去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艰难险阻,他毫不畏惧,就是换做我去,我一点也不怕。”金瑶公主骄傲的说,“不过是些许毛贼算什么大事,陈丹朱,你一向宣称自己胆子大,原来都是装样子啊。”
那是因为她知道三皇子的痊愈有蹊跷啊,所以才担心,陈丹朱笑着承认:“是是是,我胆子小,公主和殿下最厉害。”
两人唧唧咯咯说了一番话,金瑶公主记挂着三皇子,告辞回去:“毕竟我也没还没有亲眼见呢。”
都怪铁面将军,让她进去看一眼三皇子再出宫也不迟嘛,就在乎那一个时辰半个时辰的,金瑶公主嘀咕着。
陈丹朱送她,两人刚到山下,见又一辆车驶来,下来一个内侍。
“小曲!”陈丹朱一眼认出忙唤道。
许久未见的三皇子的太监小曲,听到唤声抬起头应声是,上前来施礼。
“你怎么来了?”金瑶公主忙问。
小曲见到她也很惊讶:“公主也在这里啊。殿下让我来跟丹朱小姐说一声,他回来了,因为有些事不方便,暂时不能来见她,但请丹朱小姐不要担心。”
听到他说这话,金瑶公主笑了,陈丹朱也笑了,笑着对小曲道谢:“好,我知道了,谢谢殿下,到时候方便了,我去看看殿下。”
小曲笑着应声是:“那我就先告辞了,有点忙。”
何止有点忙啊,唉,真是的,都是什么时候了,殿下也太胡闹了,他也劝不住。
陈丹朱显然也知道,忙催促:“快去吧快去吧。”
小曲匆匆的来匆匆的疾驰而去了,陈丹朱目送他离开,嘴角含笑,但又想到这时候不该笑,忙又收住,转头见金瑶公主盯着她。
“怎么了?”陈丹朱问。
金瑶公主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这是不是白跑了一趟?”
陈丹朱笑了,抱住她的胳膊:“公主,你见到我了啊,我难道在你心里一点分量都没有啊,你见到我不开心啊?”
金瑶公主哈哈笑,用手推她的额头:“快放开,我要回去了,我还没吃饭呢!”
陈丹朱也没有再留她,笑着送她上了车,看着马车疾驰而去。
金瑶公主掀起车帘,见女孩子跟茶棚那边的阿婆招手,提着裙跑过去,还碎步雀跃了两三下,不由笑了,这个家伙,还质问她“我难道在你心里一点分量都没有啊,你见到我不开心啊?”
她才应该质问“你见到我和见到小曲哪个更开心?”
行吧,也挺好的,这个惦记那个,那个也惦记这个,金瑶公主手拄着下颌在摇摇晃晃的车上笑,忽的又坐直身子,伸出手指数了数——
丹朱惦记三皇子,所以到处打听他的消息。
三皇子惦记丹朱,所以让人送来消息。
那铁面将军揪住她让她一大早出宫送消息,这是惦记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