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文明
小說推薦神級文明
……
别看吴辉在手下面前说得轻松笃定,像是早就有了成算,实际上他心里根本没底。
邀月的手段他是亲眼见识过的,想要在不惊动仙主的情况下从她手里抢到洗灵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非得细细筹谋不可。
看来,他只能先试试能不能把洗灵塔偷出来了。
实在偷不出来,他再想其他办法。真要到了紧要关头,说不得就要用一些非常手段了~
在心里翻来覆去思考了半天,脑子里大概有了个思路,吴辉这才回了神殿,将意识重新投射到了仙渺宫那具分身体内。
……
星河浩瀚。
此时此刻,紫霄星湖边陲某个以“冉”为姓氏的不大不小的修仙家族内,一场内乱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平息,新的得势者顺利扫清障碍,登上了家主之位,成为这一方星域的掌权人。
因为内乱平定迅速,也没有波及到外界引起大的动乱,消息呈送到仙渺宫朝事星之后并没有引起任何一位长老的注意。
仙渺宫疆域内大大小小的修仙家族浩如繁星,不知凡几,像这样的家族内乱每年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他们早已见怪不怪,自然不会特别去在意某个家族的兴衰起伏,权利更迭。
将消息登记造册,记录在案,剩下的便不关他们的事情了。
冉家。
距离家族内乱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家族内部却依旧人心惶惶,上到手中掌握了权利的家族嫡系,下到种植园内负责种植灵蔬的仆役做起事来都格外低调,神色间隐隐透着忐忑和不安。
“哎,你听说了吗?”
墙根底下,几个家族旁支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听说了。哎,真是太惨了~”一个圆脸胖子叹了口气,神色间透出几分不忍。
“这么说传闻是真的了?”另一人面露惊讶,“少家主……呸!我是说前任少家主。他真的被关进水牢了?”
“这还能有假?”胖子叹气,“我小叔就是水牢掌事。他前日来我家与我父亲切磋时无意中提起过这件事,啧啧~那叫一个惨~”
他没有说得太详细,其他人却仿佛已经看到了那场景,不由齐齐打了个哆嗦。
前任少家主待人和煦,对他们这些旁支也很客气,如今见他下场如此凄惨,他们都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兔死狐悲的悲凉感。
“看来你们很同情冉云啊~”
蓦地,几人身后传来一个阴森森的男声。
几人悚然一惊,连忙扭头,就见一个穿着白底金纹长袍,手拿折扇的青年正站在他们身后,看他们的眼神阴恻恻的。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冉家新上任的家主,冉飞。
他身后还跟着几个护卫,一个个冷面凝霜,通身煞气,让人胆寒。
几人头皮发麻,当下就吓得双膝发软,一骨碌跪了下去。
“没有没有!家主饶命啊~!”
“你们是觉得我处置得狠了?觉得我丝毫不顾念亲情,德不配位?”冉飞扯了扯嘴角,侧脸上一道不太明显的疤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颤动,衬得他气质愈发阴森狠戾。
“不不不!属下不敢!!属下绝没有这样的心思!”
几人被吓得冷汗直流,连忙矢口否认。
冉飞却没有耐心听他们的辩解。
“既然他们对水牢这么感兴趣,不如去水牢里好好冷静一下。”他摆了摆手,对身后的护卫道,“拖下去。”
“是,家主。”
护卫们应声领命,立刻分出两三个人来把几人拖了下去。
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几人就消失在了园中崎岖的小道上,唯有那凄厉的哀求声还在透过茂密的树丛隐隐传来。
冉飞哼了一声:“传令下去,以后若还有谁像他们一样管不住嘴,一律送去水牢冷静。”
“是,家主。”
几个护卫躬身领命。
冉飞脸上阴森的笑意这才消失了踪影,转而变成了志得意满的笑。他似是很享受此刻的大权在握,刷的打开折扇继续在园子里溜达起来。
其实仙渺宫疆域内的修仙者本没有用折扇的习惯,也很少穿纯白的袍子,毕竟修仙者寒暑不侵,白色又有缟素的意思,不太吉利。但自从上次仙缘大会之后,这种着装风格就渐渐流行了起来,据说是仙缘大会上有一个叫“王动”的亲传弟子就是这么穿的,在仙缘大会上很是出了一番风头,搞得大家争相效仿。
冉飞试了一下,发现果然很出风头,便也越来越爱这么打扮。只是他到底觉得纯白太素,便让人在白袍上绣了金纹,看起来更尊贵一些,也更衬他的身份。
在园子里巡视了一圈,见再也没抓到在背后闲言碎语的,他这才回了前院,准备去书房处理一下这两天积攒下来的家族事务。
然而,才刚推开书房的们,他的脸色就瞬间变了。
只见书房里,原本属于的太师椅上正坐着一个小姑娘。
这小姑娘一身翠绿长裙,头上只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这回儿正撑着下巴沉思,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小妹妹。她身上倒是没散发出什么威势,但只凭她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冉家家主的书房里,就已经足以证明她的不简单。
见冉飞推门进来,她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随意抬眸瞥了他一眼。
冉飞却吓得一个激灵,差点给她跪下:“尊,尊主,您,您怎么来了?”
“本尊若是再不来,你怕是都忘了自己是谁了吧?”翠衣小姑娘削葱般的指尖无意识地点着自己的下巴,语气懒洋洋的。
“属下不敢。”
冉飞被吓得一哆嗦,直接给她跪下了:“属下刚刚接任家主,族中事务繁多,一时还没理顺,这才……”
“行了~本尊不想听你废话。”翠衣小姑娘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交代你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属下已经联络了十几个不满仙渺宫的中小世家家主,暗中结成了联盟。只要再给我两三年时间,我一定能把这个联盟发展壮大。”冉飞带着几分自得说道,“届时只消尊主一声令下,我就能帮您把仙渺宫的水搅浑,保管叫仙渺宫焦头烂额还不知道是谁在搞鬼。”
然而,听到这话,翠衣小姑娘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满意之色,反而微微蹙了蹙眉:“太慢了。”
冉飞神色一滞,小心翼翼地辩解:“尊主,两三年的时间随便闭一次关就过了。这已经是属下能做到的最快速度了,再想快……”
“那是你没用。”
翠衣小姑娘看他一眼,冉飞立刻噤声。
书房里的气氛顿时压抑起来。
冉飞的脸色渐渐白了,额头上的冷汗也开始一颗颗地往外冒。
过了好一会儿,翠衣小姑娘的声音才再次响了起来:“修仙世家传承久远,就没几家是干净的。不管你是抓把柄也好,威逼利诱也好,我需要你暗中把这几个家族控制住。”
她说着一甩袖,一幅星图就出现在了桌案上空,其中有几个家族被特意标注了出来,看上去一目了然。
冉飞一看那些家族的名字就恍然明白了什么,声音顿时有些发颤:“尊主,您,您难道是想……”
“不该你问的别多问。”翠衣小姑娘冷眸瞟了他一眼,“冉飞,你别忘了你是怎么当上冉家家主的。没有本尊,你现在什么都不是!”
她这话说得很重,冉飞顿时吓得打了个激灵,连忙磕头赔罪:“尊主提携知遇之恩,冉飞自然没齿难忘。可,可仅凭冉飞之能,即便控制住了这几个家族,也,也难以有大的作为。我,我是怕万一事情不成,反,反而……”
“天真!”
翠衣小姑娘嗤笑了一声:“仙渺宫与我们之间的恩怨纠葛由来已久,你该不会以为本尊在仙渺宫里安插的细作就只有你一人吧?”
“这……”
冉飞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听她这么一说竟愣住了。
见他这样,翠衣小姑娘脸上的讥讽之色更甚,看向他的眼神中透着深深的冷意:“好好办事,别辜负本尊对你的期待。”
那眼神,与其说是期待,不如说是警告。
回想起这位对背叛者和办事不利者的处置手段,冉飞心头一寒,禁不住地浑身战栗起来。
“属,属下遵命!属下就算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也绝不会辜负尊主的期待。”
他额头死死贴在地上,吓得连头都不敢抬。
“那本尊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头顶传来翠衣小姑娘的声音,随即一切归于沉寂。
冉飞却不敢抬头,额头仍旧死死贴在地上。
过了足足有一刻钟,他才大着胆子抬起了头,却见原本坐着翠衣小姑娘的太师椅上已经空无一人,显然人早就已经走了。
他心头一松,顿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揽月宫。
不知不觉,距离私人仙舟到货已经又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这几个月的时间,吴辉一直在努力寻找时机,试图偷取洗灵塔。可惜,邀月跟洗灵塔几乎形影不离,他始终都没找到何事的时机。
这一天,他正跟往常一样在园子里一边赏景,一边享受红鸾、绿萝两女的服侍。
蓦地,他神色一动,一骨碌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太好了,机会终于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