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不论对手做出那种选择,都要在自己的预料中之内、随机应变的备选对策可解决范畴之下,唯有如此才称得上是成功的战术布置安排与指挥,当然也是任何战地指挥官都乐见其成的最理想状况。
虽说时常到来的天有不测风云会衍生出糟糕的突发情况、异常棘手,但显然,这一次的天有不测风云还没飘到势头正盛的警卫旗队师头上。
手举着望远镜在前沿观察哨所内注视着战场局势的特奥多尔.威舍嘴角一提,仿佛眼前这苏军阵地被笼罩在死亡轰炸中的场景早已在他的预料之中,近在咫尺的胜利在这位武装党卫军旅队领袖看来已经是唾手可得。
“是时候了,让我们的骷髅师兄弟们好好看看,到底谁才是元首麾下的第一精锐卫队。”
“如您所愿,旅队领袖。”
早已编排好的进攻计划按部就班,得到了来自师长命令的警卫旗队师真正主力部队,如精密的机器一般快速运作起来,早已在出发阵地上等候多时的德意志虎豹大军轰鸣着发动机、即将冲破牢笼,向那沐浴在地狱般烈火中的敌军阵地发起一锤定音的最后攻击。
一辆位置稍稍靠后的虎式坦克内,四名蓄势待发的党卫军装甲兵车组正在焦躁地等待着最后的命令,而他们的车长:武装党卫军三级突击中队长米歇尔.魏特曼,正把上半身探出炮塔外观察着战局。
“我已经等不及要去轰碎那些俄国佬了,能看到他们的拖拉机在烈火中燃烧,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满足!我可以向元首保证!”
马拉申科和他的177号车组有在车里抽烟的习惯,这么做虽然有安全隐患、严格上来说是应当被禁止的,但仗着全旅老子最大的马拉申科从来就没把这当成过一回事儿。自己抽不说还给同车组的一群烟鬼们发烟抽,就连烟抽的最少、烟瘾最小的基里尔也不例外。
巧合的是,魏特曼的车组也有着在车里抽烟的习惯,并且也是魏特曼带头给大家发烟抽。
也许只是单纯的巧合,但也说不好是坦克王牌们的通病,不管是苏军还是德军都不例外。
“冷静,卡尔,你没听骷髅师的那帮人诉苦吗?他们昨天被对面阵地上的俄国佬收拾的很惨!你的炮镜放大倍率那么高,你应该好好看看俄国佬阵地前的那些坦克残骸和没清理的尸体,骷髅师的人可没向我们撒谎,俄国佬的确给他们狠狠放了次血。”
比起血气方刚的炮手,同样年轻的装填手一边抖着指间的烟灰、一边半开玩笑似的开口笑道。
“我是很认真地在给你提建议,卡尔,你得小心那些俄国佬。听说他们有非常厉害的新式重型坦克,一炮就能把黑豹的整个前装甲打穿!不论是炮塔还是车体都是一样,阵地前那些残骸就是证据。”
装填手的发言引起了车体内其余两名车组成员的认同,驾驶员和机电员同样选择站在装填手这一边、开口发言。
“那些俄国佬不会太好对付,我一直觉得骷髅师这帮家伙的战斗力和我们不相上下,他们也是非常凶狠的部队。”
“嗯,对,杀俄国佬的游击队就属他们最凶,连九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吊死在了绞刑架上,理由是给游击队的俄国佬送饭吃。不可思议的是那个普里斯居然还认可这个说法,写在了报告上递交了上去,我都快把这当成哪本小说里的剧情了,简直不可思议。”
一帮大老爷们聚在一起就容易这样,尤其是在彼此间都认识、还很面熟的情况下,畅所欲言的话题随便聊上两句就容易跑偏到离谱的程度。
原本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扯着对面的俄国佬是否容易对付的话题,聊着聊着就扯到了隔壁刚被胖揍一顿的友军部队“光荣战绩”上。
但这不禁让人思考,大家都披着同样一身皮的情况下,又到底是谁的手更干净呢?
欢声笑语间不会有人去涉及提起这个话题,即便是捎带一嘴提到了,那很容易就能得出的答案也是可以预料。
魏特曼一如既往地没有加入到自己车组成员的“战地茶话会”中,就如同炮手卡尔对他的评价那样:“这个男人冷酷到了极点,用眼神就能把俄国佬吓死,我保证。”
不喜欢加入这种没营养尬聊的魏特曼,眼下正在和左侧车边的一位步兵指挥官交谈着什么。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换着意见的同时伴随着手中比划动作,很容易就理解了对方所想要表达意思的魏特曼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率领的部队会按照商定一致的计划行事。
“祝你们好运!魏特曼中队长,请务必为我们提供支援掩护。”
不待炮塔上的魏特曼回答,边后退、边说话、边转身的步兵连长就已经跑开,向着自己的部队待命位置跑去准备下达最后的命令。
对面阵地上的空袭滥炸已经接近尾声,回过身来的魏特曼看到己方警卫旗队师的第一波主力攻击波次,已经跃出了阵地、直扑对手而去。
而早先发起试探性进攻的那一小部分步坦协同部队,现在已经压到了俄国佬阵地的外围,颤栗在猛烈空袭之下、还缺乏有效反装甲火力的俄国佬看起来打的很是艰难。眯着眼睛举起望远镜的魏特曼,几乎看不到有代表反坦克炮开火的小火点在阵地上闪现跃动。
至于那些传闻中可怕的俄国佬新式重型坦克,魏特曼并未在自己的目所能及视野范围内所有发现。
也许是那群俄国佬的重型坦克已经被消灭?又或者是遭到了重创被迫撤离下去?
不论是哪种原因,缓缓放下了手中望远镜的魏特曼始终觉得,对面那群俄国佬的装甲兵们此刻的处境绝对不会太妙。
如果换做是自己,这样猛烈的持续性空袭也只剩下了任由命运摆布这一条可行之路。
要知道这场空袭,可是特奥多尔.威舍师长专门给俄国佬准备的特快大礼,是动用了他私人关系和权力专门联络要来的,那帮飞行员的首要目标点明了就是优先除掉俄国佬的装甲部队。
感觉自己已经能嗅到火药燃烧味道的魏特曼抖了抖眉毛,在转身确认了一眼身后的党卫军步兵们,已经朝自己这边一路小跑而来之后,随即缩身返回了炮塔内的同时顺手合上了舱盖。
“出发,赖莫斯发车带我们离开这儿,该我们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