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娜迦莎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只用了一杯咖啡,就聊成了与白小升之间的合作。
或许,这种合作,不是雅米想要的。
但是对于娜迦莎,对于弗克林家族在北欧的生意而言,却再合适不过。
雅米试图把北欧商界弄成一股湍流,自己主导流速流向,将弗克林家族的生意冲刷出局。
眼下,北欧商界的大势力近乎都被雅米拉拢过去,弗克林家族确实是处于劣境,犹如湍流中一叶扁舟。
而白小升主导的振北集团旗下企业,却如同湍流中的磐石,可以给弗克林家族带来立锥之地,一息喘息,这很难能可贵了。
所以,娜迦莎所求也不过如此。
而白小升很爽快答应下来,自然也让她心生感谢。
不过这个女人也并未当着白小升的面,表达任何的感谢之词。
俩人谈话,止于这杯咖啡喝完,便宣告结束。
“白先生今日也够累了,早些歇息,明天我会派人送来合作框架书,等你这边的反馈,希望我们的正常合作,早日开启。”娜迦莎微笑起身告辞。
“好,那我期待下次见面。”白小升也站起身,与娜迦莎柔弱无骨的玉手握了握。
娜迦莎深深看了白小升一眼,含笑离去。
等她走后,白小升也离开了这餐厅,一路下了楼。
回去之后,白小升先去跟林薇薇打个招呼,让她无须担心,早些休息,这才回自己房间。
在房间里,白小升打开电脑。
他一面将脑海中振北集团在北欧生意的资料全部提取出来,构思与弗克林家族进行哪些方面的合作。
同时,也不忘了把米卢特洛斯家族生意考虑进去。
白小升相信,雅米那边是不会放弃与他们合作的,更不会因为他们与弗克林家族的合作,就贸然与振北集团为敌,那相当于把振北集团给推到对面。
这种蠢事,雅米不会做。
那女人同样精明无比,看她一开始就暗暗铺垫设局,给娜迦莎在自己这里建立不好印象,巧妙激化矛盾,阻止两人见面,都非常的厉害。
当然,娜迦莎与她相比,只强不弱。
两个大族的嫡系女子都这般厉害,也着实让白小升惊叹。
另一方面,白小升在思考自己私人所有的那些企业,包括所有归心于他的商盟、财团、门阀。
北欧生意是一个开始,他要利用好这边的机会,实现自己与合作伙伴的财富腾飞。
不光如此,白小升还在思考全球范围之内,弗克林家族与米卢特洛斯家族之战,可以带来的机遇与风口,还有自己可以调动的资源。
他要玩一把大的。
所有这些思考下来极为耗费脑力,白小升在红莲辅助之下,短短一个小时,敲下了十几页的构想,已然是满头大汗,喝干了桌上放着的两瓶水。
这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
白小升被惊动,起身走过去开门,半路拿条毛巾擦脸。
门外,是雷迎。
他来向白小升复命,告知雅米已经安全送了回去。
“怎么,你在做运动吗?”眼见白小升一头汗,雷迎还忍不住奇道。
白小升苦笑一下,含糊道,“算是吧,很费体力。”
“强度别这么大,早点休息,明天在晨练。”雷迎劝了句,“那我回去了。”
“好。”白小升送他出门。
等关上门,雷迎回望了眼白小升房门,还嘟囔了句,“怎么忽然提高起健身强度了……”
关起门来,白小升也真的没有再去动电脑,而是去洗了个热水澡,让自己放松下来。
实际上,所有构思已经在他脑海之中有个大体的框架,只需要完善与细化。
……
洗过澡的白小升刚从浴室里出来,就听到自己手机响个不停。
拿起来才发现,是雅米打来的电话,双方交换过号码。
白小升不觉一笑,直接接通,放在耳边。
“白小升先生吗?”电话那头,果然传来雅米的声音。
“是我,雅米小姐还没有休息啊。”白小升道。
雅米轻笑一声,“你跟我的对手去谈生意谈合作,我怎么能睡得着啊。”
白小升无声一笑,他就知道自己见了娜迦莎,雅米必然会来电试探询问。
“放心吧,雅米小姐,我跟你那位老同学娜迦莎聊得时间,还不及跟你的十分之一。”
“那你们可聊出什么成果了?”
雅米居然直来直去询问起白小升,因为她也知道,旁敲侧击之类的在白小升这里是种无趣的对话方式。
“嗯,我们达成了一点成果,我们这些企业会与弗克林家族进行正常的合作。”白小升也相当直接告诉她答案。
“白小升先生!”电话里,雅米声音倏然一冷,“你这个决定可是想好的?难道不需要报给你们高层再议一议吗!”
白小升好笑道,“这有什么好议的,我是副董,坐镇在北欧的全部生意,我可以做得了主!”
“那你们就是明着表示站在弗克林家族那边,与我米卢特洛斯家族作对了!”雅米声音透着几分凶恶。
白小升当即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电话那边的雅米狐疑道。
“雅米小姐,谁与弗克林家族进行正当生意,那都是跟米卢特洛斯家族作对吗?听你的口吻,还要灭掉?那你们可真有的忙了。再者说了,我可是率先与你提正当合作,是你一直不肯啊。”
白小升一番讲道理后,又道,“还有,你别佯做气急败坏说这些话了,我知道你并没有这么气愤。”
电话那头一阵无声。
随后,雅米平静的声音传来,“好吧,我确实是没那么激动。”
“只不过,我很怀疑你们高层会不会同意你的决定。”雅米笑道,“这样吧,我也跟你进行你所谓的正常合作,不过要等上几天。”
“想看看我们集团会不会阻止我与弗克林家族合作?”白小升微笑道。
雅米没有回应这个问题,而是笑道,“早些休息吧白小升先生,祝你有个好梦。”
“晚安。”白小升便要挂断电话。
“你等等。”电话那边的雅米忽然道。
白小升以为她还有话说,问道,“还有什么事吗,雅米小姐。”
雅米意味深长的笑声响起,“没什么,我就在想,今晚你会梦到我呢,还是那个妖艳的贱-货。”
白小升面无表情,直接挂掉电话,随手抛到一旁,“真是自作多情啊。”
……
一夜无话。
第二天,白小升在吃早饭的时候,把与娜迦莎对话的内容简单告诉给林薇薇、雷迎,又与他们说了在北欧的商业构想。
一个原则,左右逢源,把握机会。
林薇薇、雷迎连连点头,毫无异议。
反正白小升怎么说,他们便怎么做就是了。
上午十点,娜迦莎的人来了,送来了一份几十上百页的商业框架书。
厚厚的,如同一本书。
这并不是说所有合作双方都会开启,而是呈送白小升,看他们之间能进行多少合作。
白小升依着目录拆分,然后与林薇薇、雷迎逐项做减法,排除掉不合适的部分,并且再度拆分出适合集团,与适合他们自己企业的部分。
光是内容拆分,就让三人忙碌的顾不上吃午饭。
等到了下午,稍事歇息后,白小升让林薇薇通知里维扬、奥莉茉那些人过来,要与他们商议具体的细节部分。
由于距离近,林薇薇通知过后,不到半个小时,那些人就齐聚酒店,倒是一点不敢耽搁。
毕竟这可是一位新副董的召集,还是才降临到此,少不得憋着想新官上任烧几把火。
他们就算手头事务繁忙,却也不想触那个霉头。
白小升包了一个咖啡厅的VIP包房见了众人,然后把自己要与弗克林家族展开生意合作的消息告知他们,整理出来的几页可以讨论的东西也打印好,逐一发放下去。
不过听说白小升要与弗克林家族合作,里维扬那些人着实吃惊不已。
这昨日才去了米卢特洛斯家族的酒会,怎么转天就要跟弗克林家族合作。
里维扬为首,众人忽然有了不同意见。
“白小升副董,这件事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里维扬斟酌措辞,又有几分严肃对白小升道,“目前在北欧商界,可是米卢特洛斯家族力压弗克林家族,这数得上的大企业、大家族也都是明里暗里支持米卢特洛斯家族的,咱们这个决定,是逆风而行!”
里维扬这句话,一下点燃了众人的共识。
“是啊,白先生,要是因为这件事引得米卢特洛斯家族针对,咱们的生意可就难做了。”
“从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到下游的销售,咱们的合作方背后的资本那都可能与米卢特洛斯家族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米卢特洛斯家族根本就不需要针对,只需要模糊给个意思,咱们就可能很难办。”
“是啊,不光商界,就连各地政界也会改变对待我们的态度……”
“爱莎皇室的人都与米卢特洛斯家族走的更近,咱们为什么非要逆势而为!”
众人七嘴八舌,便是得罪白小升这位新副董也在所不惜。
白小升平静倾听众人发声,待到大家说的差不多了,方才道,“各位,现在咱们要讨论的是合作的技术层面问题,至于因此产生的问题麻烦,我会负责解决。”
里维扬为首,众人又欲发言。
“现在,我不想听到与本次议题无关的话!”白小升一脸严肃道。
他可没心思一个个耐心去给他们讲道理。
里维扬等人闻言,顿时不再做声,不过一个个看上去都忧心忡忡。
白小升微然一笑,道,“过两天,说不定咱们能开启讨论跟米卢特洛斯家族的合作,我也并不想与他们对着来。”
这句话让许多人眼前一亮,以为白小升有了安排。
不过,里维扬、奥莉茉等人却相视一眼,微微苦笑。
在他们看来,那怎么可能!
以雅米高傲的性情,怎么会在这关头奉上生意,与弗克林家族共用一个合作方。
白小升不过就是在安慰大家罢了。
不过这位新副董布下任务,谁也不能拧着来,就算为了公司为了集团考虑,也不是他们可以以下犯上的理由。
众人皆收敛情绪,重整精神,加入白小升组织的各项讨论当中。
这一工作起来,众人倒也忘却了方才的焦虑困扰。
半日时间,一晃而过。
第三日,白小升依旧召集大家开会讨论。
不过在第三日傍晚,白小升接到了好几通电话,都是集团内副董们打来的。
副董们或直接,或委婉,都是来劝说白小升切莫要行事冒进,还是要以稳为主。
对待米卢特洛斯家族跟弗克林家族的合作方面,最好慎重。
想也知道,一定是里维扬那些人把消息走露了出去。
难为他们冒险如此行事,毕竟白小升迁怒下来,吃亏的还是他们。
白小升一一客气回应,会审慎处理。
最后甚至连白宣语都打来了电话,白小升在电话里与之说了很久。
到最后,白宣语只说,“你自己衡量吧,不过真出了问题,你就自己扛,集团不会因为个人做出牺牲。”
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毫无人情味。
白小升全部放在心里,早已经见惯不怪。
撂下电话,白小升回想起当初雅米跟自己说的,“不怕自家集团反对吗”之类的话,目光顿时有几分意味深长。
或许,把消息捅到上面去,并不是里维扬等人的主意,是雅米。
白小升斟酌一二,让林薇薇把里维扬、奥莉茉叫来,说请俩人喝茶。
至于为什么是他们,那是因为这五家企业的负责人,一贯以俩人为带头人。
再者,跟俩人对话,比跟一群人更容易一些。
里维扬、奥莉茉赶来的时候,白小升已经沏好了茶。
俩人都不傻,也猜到了白小升因何叫他们来,多少有几分紧张感。
白小升慢条斯理给俩人倒茶,聊两句废话,便切入了主题。
“奥莉茉女士,你与雅米小姐曾经是同学,对吧。”白小升这句话,差点让奥莉茉把茶杯打翻。
“里维扬先生,你跟贝金先生一直私下有联系,在积极促成合作,对吧。”白小升第二句话,也让里维扬紧张起来。
俩人呆呆看着情况全都掌握的白小升。
白小升却微笑着边喝茶边道,“我确信,你们没有任何有损集团利益的企图,完全是为了促成合作,达到企业利益最大化。”
“但是——”
白小升茶杯一撂,眼一眯,“你们还有另外几个人要是再给我找麻烦,那我也只能把这些情况报上去,当成问题来查了!”
气氛骤然冷到冰点。
随即,白小升又再度微笑起来,“当然了,那是我所不愿的,毕竟咱们都是一个集团的。”
“你们可别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