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宗在上
小說推薦祖宗在上
在成为了神海层次的修士之后,陆青对于更进一步的修士的力量体系,也有了更多的明悟。
神海层次,是关于修士人本身的修炼,炼气期是入门,引气入体;筑基期是在磨炼修士的肉身,将身体改造为适宜修炼的状态;启明期是在强化神魂,跟筑基期类似,是为了将修士的神魂,强化到可以更进一步修炼的程度。而由于神魂是建立在肉身之上的,所以启明期要建立在筑基期之上。
而到了金丹层次,就是进入到中级了,这是对修士自我的更进一步强化,将精、气、神,也就是肉身、灵力、神魂的力量,全部压缩、融合到一起,形成了一颗金丹,成为修士真正的力量源泉。再接着,通过金丹的不断成长,变成元婴、成为法相……
这也是个一脉相承的过程,是修士更进一步的成长。
而到了法相层次,就是个人伟力的极限了。想要再向上成长,就必须引入世界的根源性力量,这也就是所谓的神海期,在修士的身体里,形成一道可以自循环的内世界。
如同金丹期之后,金丹、元婴、法相会成为修士的根本,被彻底摧毁,往往就代表着修士本人的死亡;而到了神海期之后,内在世界的存亡,也有着相同的意义。
从神海期再往后,到洞虚期的根本性体现,就在于内在世界的外显,这将会直接开辟出来一个小世界。
甚至,某种程度上,陆青怀疑,在修行界中并不算是特别罕见的那些个秘境,当然有真正的、原始的小世界,在修行界中遗留下来的痕迹,比如说‘星空之外’,或者上古时期的‘冰雪世界’。这种秘境,其本身最早的时候,就是个小世界,依附于修行界的。
但这种能够保存到如今还在的,恐怕已经非常的稀少了。
人们当下所能够接触到的秘境,可能更多的,就是上古时代,洞虚期的强者们,遗留下来的内在世界残片。
而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在战斗之中,与洞虚期的强者对敌,被拉入到了对方的世界之中,那几乎是毫无胜算的。在对方的外显的内世界中,洞虚期的强者,就真真的是创世神,随心所欲。
按照这种情况来畅想的话,洞虚期以后的强者,互相之间的对抗,可能就不会像是下面的这些修士一样,还看什么招数、功法之类的东西了,这些全都是虚的。更为直接的手段,就是互相争夺对世界力量的控制权。
你把我拉入你的世界中,我必败;反之亦然。
就看谁能把谁拉入自己的世界中了,或者说,是谁能成功的将自己的世界展现出来,并驱逐对方世界的力量,乃至于将对方的内世界,包裹在自己的世界里,那自然就予取予求。
而更进一步的真仙层次,陆青暂时还看不到,也没有更多的信息,但是,想来那应该是在世界力量上,继续做文章。
……
感受着自己体内澎湃的内在世界,那里虽然一片混沌,还什么都没有,但已经略微能够体现一些陆青自己所掌握的本质力量了。
那一片灰蒙蒙的颜色,正说明了一切。
按理来讲,如果是一个火行修士,抵达了神海期,那么他所构筑出来的内在世界,应该就是一个纯粹的火焰世界,其他属性的修士,也基本相同。
陆青其实也不算例外。他的太上真元,表露出来的外在形象,大约就是这个样子的没错。
但无论这个世界,现在看起来再怎么原始,陆青都已经能够体会得到,其中对自己的实力是会有多么大的加强。
他现在感觉,自己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够从内在世界中提取力量,随意的打出过去要聚集全力才能打出来的攻击,用不着再借助什么‘神通’、龙魂合体之类的方式,来强化自身所掌握的伟力。甚至,他也根本不用再用法相之躯,才能够完美的表现实力。
在当下的他看来,法相之躯对于力量的应用,实在是太过于粗糙了。
这是对于力量应用的一种全新境界,甚至于在突破到了神海期之后,陆青感觉,自己看待整个世界的视角,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如果说,之前他所谓的‘天下无敌’,还是需要打上引号的,只是在同等层次之间的无敌,碰上特别强大的法相期对手,或者面对多个法相层次对手的围攻,败倒是不会败,毕竟自己的功法、天赋特性,都摆在这里,战斗力极强。然而,解决对手,总还是要花费一些心思,想一些办法才行,哪怕是硬莽着打,也得费力气。
可现在,跨越层次的碾压之后,卢庆觉得,热呢换一个没有掌握神海层次力量的修士,在自己的面前,都如土鸡瓦狗一样,随手就可以扑灭了。
对于一般的神海期而言,内在世界总归是有极限的,如果碰到太多的敌人,可能还是会被庞大的数量给压得喘不过来气,乃至于在长期的战斗之中,导致内在世界的力量枯竭,从而败亡。
但是,陆青可不会有这些问题。
他能够感觉得到,对于他自己而言,如果来上一群法相修士,甭管多少,结果都一样,甚至过程都不会有太多的变化。
这就是自己的特殊之处了。
神海以下,于他而言,数量毫无意义。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才可以完完全全、真真正正的说一句:
“老子天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