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
焱神的神境世界,是一片三色火海,密布规则神纹。
四周的温度,瞬间攀升起来。
四甲血祖冷哼一声:“怕什么?那老家伙的精神力,也就七十四阶初期而已,我们任何一位都能胜他。见到我们四神一起出现,他恐怕已经吓得双股颤颤,避之不及,哪里还敢现身?”
伽临南神情倨傲,道:“说得没错,以本座的修为,要击败一个成神千年的巫马九行,何须像他那么吃力?老家伙若是现身,必让他见识秩序剑道的力量,十剑之内败他。”
四甲血祖和伽临南都是身经百战之辈,并非真的目中无人,或者是轻视对手。
之所以,说出刚才那些话,既是想要将隐藏在暗处的张若尘激将出来,同时也是他们心中的真实所想,彰显出无与伦比的自信。
能成真神者,哪一个在圣境不是惊才绝艳之辈?不会比巫马九行弱太多。
巫马九行才修炼千年而已,他们已经在神境,修炼了数万年,甚至十万年。即便都是中位神,但修为却远比巫马九行深厚,心中的自信,自然是如磐石一般,坚不可摧。
四甲血祖取出至尊圣器级别的血刀,瞬间脚下衍化出一片血海。
伽临南取出至尊圣器级别的战剑。
剑上,光明力量闪烁,流动秩序纹路。
言语上藐视敌人,心理上,却要重视敌人,不可疏忽大意。
很多神灵都没有至尊圣器,但,修炼了数万年的真神,如果连一件至尊圣器都没有炼制出来,却是一件丢人至极的事。
精灵族神灵凯兰斐利容貌英俊,长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背着弓箭,道:“你们别忘了,老家伙身上那只石鼎,可是非同一般。巫马九行与其说,是被他杀死,不如说是被石鼎上的六祖梵文和印雪天图印镇死。”
“哈哈!本座前来,要夺的,就是他的石鼎。有那石鼎,今后本座也能弑神。”四甲血祖猖狂一笑。
焱神蹲下身,研究地上的痕迹,与空间阵法纹路,目光直向神庙大门的位置盯去,双瞳如火球般燃烧。
站在星门伏坤大阵中的张若尘,与焱神对视,心中暗叹:“能够踏入神境的,果然个个都是精明之辈,想要在他们面前隐藏,难如登天。”
张若尘知道藏不下去了,于是,迈步走出阵法。
“哗!”
大门处,传出空间波动。
四大神灵纷纷动容,收敛笑意,全力戒备。
只见,那个白发老头,从无形的空间中走了出来,犹如完全没有听到他们先前所说的话一般,丝毫都不生气,道:“诸位来到此处,是在找老夫吗?”
四大神灵想过各种可能性。
比如,老家伙出手偷袭,或者立即遁逃,或者继续隐藏。
但,怎么都想不到,他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四甲血祖开门见山,沉声道:“没错!我们是为天尊宝纱而来,老家伙,将东西交出来吧!”
“老夫观诸位,都是天堂界派系的神灵。实不相瞒,老夫与天堂界派系交情甚深,不想与你们为敌。”张若尘道。
四甲血祖没有那么多耐心,准备直接出手。
焱神拦住了他,暗暗传音:“对方精神力强大,我们任何一人,或许都有把握击败他。但是,想要将他留下,且杀死,就算我们四人联手,也没有十足把握。”
四甲血祖暂时按耐住杀意。
焱神面露笑意,冲着张若尘拱手行礼,道:“原来是天堂界派系的朋友,差一点误伤了自己人。”
张若尘轻哼一声:“老夫与魔瞳,乃是至交好友。老夫与殷元辰曾把酒言欢,乃是忘年之交。老夫指点过光明神殿的潋曦仙子修炼,是她生命中,重要的教导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焱神连忙撇清,道:“不过,魔瞳是天杀组织的杀神,与天堂界派系没什么关系。”
凯兰斐利道:“既然阁下是天堂界派系的朋友,不如将天尊宝纱交给我等,大家握手言和,岂不是皆大欢喜?”
“正是如此。”焱神点头道。
“好啊!老夫将天尊宝纱放在神庙中,大家请随我来。”
张若尘率先,向神庙大门走去。
四大神灵却停步不前。
他们何等精明,怎么可能相信对方会如此轻易将天尊宝纱拱手献出?
而且,他们的神目强大,早已仔细查探过,知晓神庙大门的位置布置有空间阵法。
“各位怎么了?难道信不过老夫?”张若尘突然停步,回头望去。
焱神笑了笑:“不如阁下自己进去,将天尊宝纱取出来,交给我们。”
伽临南语气冰冷,道:“没错,阁下若是真有诚意,将天尊宝纱双手奉上。刀尊那边,我们可以替你求情。”
“说到底,你们就是信不过老夫。”
张若尘长长一叹,道:“老夫将你们视为友人,而你们却处处提防老夫,天堂界派系的神灵,都是这样的心胸吗?看来殷元辰和潋曦仙子这样的后起之秀,比你们这些老一辈的神灵,杰出太多。”
紧接着,又道:“你们想过没有,如果老夫不愿将天尊宝纱给你们。一旦进入神庙,肯定不会出来,到时候,你们还不是要进去?”
四大神灵相互传音交流。
“老家伙各种推诿,必定是不想交出天尊宝纱。别再听他胡扯下去,直接出手,斩了他再说。”伽临南道。
焱神道:“不可轻举妄动!目前我们还不清楚,天尊宝纱在他身上,还是被他藏了起来。”
“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凯兰斐利道。
“本座跟他进去。”
四甲血祖继续道:“无论他想耍什么花招,终究只是一个精神力神灵,肉身力量有限。必要之时,如此近的距离,本座刹那间,就能将他的身体和神心劈成两半。血刀落下,足以将他一身鲜血吸走,致他于死地。”
“我看行!近身战斗,四甲血祖在中位神中的战力,绝对是顶尖级别,杀一个精神力神灵,如屠猪狗。”伽临南道。
片刻后,四甲血祖提着血刀,走了出去,笑道:“老先生,本座随你进去。走,前面带路!”
四甲血祖的一只手,按在了张若尘肩膀上。
脚下的神境世界展开,化为一片血海,将张若尘笼罩。
若不是,还不知道天尊宝纱在什么地方,四甲血祖恨不得此刻就一刀劈开张若尘的身体,带着他的神心,去往刀神界拜见刀尊。
看见四甲血祖如此谨慎,不仅制住了白发老者,还用神境世界笼罩,绝对是万无一失。焱神顿时松了一口气,心中担忧尽去,脸上露出笑意。
距离此处不远的地方。
白卿儿的身形,包裹在黑纱之中,站在赤黄色的小山顶部,看着张若尘和四甲血祖消失在神庙大门中,幽然一叹:“世间不会再有四甲血祖了!”
在她旁边,站有一只三尺高的翡翠乌龟。
龟王爷的本体,乃是沉积了上亿年的空间翡翠,本源神殿之行,大难不死,与星海垂钓者和白卿儿去边荒宇宙修炼了千年归来,如今已是踏入神境。
在星海垂钓者的那里,它收益无数。
它结结巴巴的道:“姑……姑……姑娘,是……是……是否是,小看了四甲……甲血祖……”
“若是在别处,以四甲血祖的深厚修为,别说张若尘杀不了他。即便是我亲自出手,也没有十足把握。但是在这里,在方寸大师布置的阴遁九阵中,他却是必死无疑。”
白卿儿轻轻摇头,道:“本以为,天堂界派系的四神,足以对张若尘造成巨大威胁,在将他逼入死境之时,激发他的求生意志。但现在看来,在才智上,他们差了张若尘数个层次,根本无法对张若尘造成威胁。”
“商……商……商弘……”龟王爷道。
白卿儿知道它想说什么,道:“商弘何等人物?岂会轻易入局?他不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