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極戰神
小說推薦九極戰神
第2943章
惨烈
云逸和姜天仲在渡劫成功之后全都直接失去了意识,只不过相较于被秦拯接住的云逸,姜天仲这边的运气就不太好了。
因为守城军对于那些魔兽的杀心太重,而为了不让更多的魔兽逃走,其中一人在接到姜天仲之后几乎毫不犹豫的就抬手把姜天仲给丢到了城头之上便再没去管,直至秦拯来到这里之后方才帮他和云逸找了处比较安静的地方用以恢复。
然而他们两个的消耗太过巨大,毕竟在那种毁灭天劫之下他们二人原本便不轻松,更不用说再加上那么多道主境兽王之后对天劫的增幅了。
所以在渡劫成功之后虽说二人看起来都没受什么重伤,但其体内却是已然接近了油尽灯枯的程度。
两人这么一次昏迷便直接过了将近十天的时间,而在这十天之中,那最后一批魔兽大军却也不出众人预料的杀到了泰安城。
经历了一番血战之后,事先便已经历过两场大战的几乎身心俱疲的泰安城守军惨胜,而魔兽一方除去少数真神境之下的魔兽,稍微强一些的都成了泰安城守军的刀下鬼。
在一位不灭境修士将面前那头已然奄奄一息的魔兽头颅砍下之后,此番泰安城守城大战才算是真正的告一段落,而在看到最后一头魔兽伏诛的同时,场中尚还站着的泰安城守军乃至包括颜冰南宫青在内的众人都无力的倒在地上大口的喘起了粗气。
有人仰天大笑,为了他们首次在魔兽进攻之下得到胜利而笑,也有人嚎啕大哭,为了那些死在他们之前的挚爱亲朋而哭,但更多的人却是就那么呆愣楞的看着天空之上的那轮血阳陷入了沉默。
南宫青在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忍不住转头看向秦拯安置云逸姜天仲二人的地方,终而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说真的这次如果没有云逸的话,别说咱们泰安城,方圆万里在内的五座城池全都要被那些魔兽杂碎给攻下来了!”
其身旁一位城主闻言亦是哈哈大笑,“当时云老弟找到我那边的时候我还不信,幸好他后来拉着我靠近那魔兽大军感受了一番,要不然的话老子现在估计已经被那些魔兽杂碎给吃干抹净了吧!”
南宫青默然,随之却是幽幽一叹,“如果断沧城的人也可以过来……”
不曾想他这边还没说完,另外一边有位名叫凌婧的女子却突然冷哼一声打断了他,“你应该庆幸断沧城的人没有过来,要不然的话恐怕现在我们就会在那些魔兽的肚子里聊天了!”
南宫青闻言心中自是相当的不痛快,随之也是冷哼一声,“断沧城之人如果也能到我泰安城来的话我们只会更加强大,又何来在魔兽腹中聊天一说,凌城主,话可不能乱讲!”
凌婧闻言呵呵一笑,脸上更是露出了丝毫不加以掩饰的鄙夷之色,“话不能乱讲,我反倒还想问一下南宫城主你到底有没有长脑子?”
“你从头到尾就只想着如果凝聚五城之力可让泰安城守军战力再度提升一个层次,但你可曾想过如此一来那些魔兽大军又会如何?第一批围攻我们的确不怕。”
“但紧接着如果是四批全都处于完满状态的魔兽大军前来攻城,而云兄姜兄他们两人又刚好没有渡劫的话,你说我们又能有几成胜算?不要忘了仅仅那第一批魔兽大军便有着几乎与我四城强者相持平的顶尖战力,在那种情况之下,我们又能撑多长时间?”
“所以我说断沧城之人不来非但没有坏处,反而好处还会更多,他们拖住了其中一方魔兽进攻的脚步,为我们接下来的修整恢复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同样也给对方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失,但即便如此我们在成功守下泰安城之后又剩下了多少有生力量?不知南宫城主你可曾想过?”
“我延河城三位道主境战力的城主死的仅剩我一人,戚兄与郑兄他们那边情况好些,还剩两个,再看你们泰安城,颜冰城主重伤,蔺暴城主身亡,还有你这位现在几乎都快变成废人的南宫城主与那个被吞去半魂的影刃,我们还剩多少人?又有多少战力?”
“不得不说作为一名城主南宫青你还真是不够格,容不得任何一丝必要的牺牲,甘愿拿所有人的性命去换得一个所有人同生共死的好名声,你他娘的还真是自私,相对来说你还是去做个圣人比较不错,毕竟这样还能给你留些不错的名声不是吗?”
“别说了!”颜冰突然开口,虽然她也并不赞同南宫青的想法,但在这种情况之下再说这些也已然没有用了。
“为什么不说!”凌婧大吼道,但她那双原本秀美的双眸此时却变得一片通红,“老娘整个延河城都他妈的死绝了都不能说么?非要任由这个白痴带着所有人一起死的时候再说?等那时候还有个屁用!”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自众人上方却突然响起了个淡淡的声音,“凌城主,话可不能这么说,延河城可没有死绝,不是有你,还有城中那些等你回去的凡人吗?”
听到这个声音,场中众人精神尽皆为之一振,此番守城大战的首功之人,不仅聚合四城之力抵御魔兽,同时还凭借一己之力几乎全灭了一方魔兽大军。
“云逸?”凌婧闻言身体登时一阵,随即便想挣扎着起身,却不曾想被一只宽厚温润的大手给重新按了回去。
“南宫城主的想法并没有错,说白了也不过是想要尽最大可能的保留我们的有生力量而已,虽然并没有考虑太多现实,但有这个心便已足够,至于另外一点嘛!”
说话间,云逸转身看向了远方天边,其目光好似穿透空间阻隔看到了那数千里之外某座已然化为废墟的城池。
“断沧城的兄弟们,可没有你们想的那么自私!”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断沧城遗址所在,相较于数日之前的人声鼎沸,此时这座城池已然与周遭被魔兽破坏殆尽的天地几乎融为了一体。
狼烟飘摇,已然化作了乌黑之色的鲜血,残碎的心脏,以及那不知受到何种对待而变成了干尸的无数尸体。
入目所及,尽现疮痍,直至某时,在一具仅剩骷髅头的骸骨之中突然冒出了点点荧光,那是一个人仅剩的神魂本源。
荧光微微晃动,随之从中传出了一道微弱的神念。
“云老弟,答应你的老哥我做到了,答应我的你可不能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