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慕容复正与二女商量着计策,忽然噔噔噔一阵脚步声传来,房门打开,却是王语嫣和阿紫,阿紫手里拿着一个竹筒,一见慕容复,马上气喘吁吁的说道,“姐夫,燕子坞来消息了。”
慕容复眼前一亮,“我看看。”
接过竹筒,抽出里面的纸条,展开看了几眼,脸色大喜,“好,非常好,莫愁办得不错,给她记一大功!”
几女均有些好奇,慕容雪忍不住问道,“上面说什么?”
“上面说临安的传令使已经抵达襄阳城附近。”慕容复笑着解释一句,朝阿紫吩咐道,“阿紫,你立刻带着白雕,按照信中所说,去城外将传令使接进来。”
“哦。”阿紫走后,慕容复看向王语嫣问道,“嫣儿,邓百川现在何处?”
“根据邓大哥昨天传来的消息,大军抵达襄阳城北面三十里,再往前推进就要暴露踪迹了。”王语嫣答道。
慕容复沉吟了下,“你立刻给邓百川去函,要他不惜一切代价,务必今夜子时之前进城。”
慕容雪闻言脸上闪过一丝隐忧,“哥,襄阳城北面的蒙古大营,驻扎了近五万骑兵精锐,邓大哥这次只带五万步军过来,想要进城恐怕很难。”
慕容复一想也是,又朝王语嫣交代道,“你让邓大哥走水路进城,蒙古不善水战,骑兵再精锐也没用,还有,传信霍青桐,让她适当弄点动静出来,叫东边的大元主力不敢轻举妄动。”
“是!”
王语嫣走后,慕容复又说道,“雪儿,立刻传令凌霄阁弟子将襄阳城大小官吏控制起来,能控制的尽量控制,一时办不到的就算了,还有,召集一百名凌霄阁弟子给我。”
“这没问题。”
林朝英望着他一条一条的命令发出去,每一条都叫她心惊肉跳,却又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到底要干什么?”
慕容复微微一笑,“接收襄阳城。”
……
午时刚过,襄阳城吕府正院中已经吵成了一锅粥。
“襄阳城就是咱的地盘,有什么好怕的,难道还怕他们翻天不成?”
“不错,比武的地点不定在襄阳城还能定在哪里?要你出城去比武你会去么?”
“别吵了,看看蒙古使者那边怎么说,就算要在襄阳城比武,也得人家同意啊。”
此时,赵敏与吕文焕高坐上首,吕文焕身后站着郭靖、黄蓉,赵敏身后则是玄冥二老。
之前赵敏和玄冥二老先后安然回到吕府,此事惹得众人莫名其妙,不由猜想这三个人根本就没被绑架,而是演了一出苦肉计脱身进行什么阴谋,由此大加猜疑,甚至有人提出将三人擒下严刑逼供。
但赵敏却倒打一耙,咬牙切齿的质问究竟是他们中哪一个绑架了三人,扬言回去禀明铁木真,即日开战,最后还是吕文焕站出来说和,才勉强稳住赵敏,将这事揭过去。
事实上众多武林人士包括吕文焕在内,都更相信是他们中哪一个绑架了赵敏,最后可能碍于什么原因没敢下手,又将他们放了回来,所以赵敏答应不追究,这件小事很快就被众人抛到脑后,就连个中细节,三人到底经历了什么,都没人过问。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继续商讨是否同意与蒙古比武,毫无意外的,众多武林人士最终还是一致同意比武定襄阳。
不过关于比武的地点却出现了极大分歧,有的人觉得,如果比武地点定在襄阳城,比武的时候势必要放蒙古高手入城,这将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也有人觉得,如果将比武地点定在外面,不但出去比武的人会面临危险,襄阳城自身也会变得空虚,同样风险极大,所以争吵不休。
赵敏津津有味的望着这一幕,仿佛只是一个看戏的旁观人,不发表任何意见。
而吕文焕脸上则时不时闪过一丝鄙夷,甚至有点脸红,似乎被人看了笑话,心中暗自骂道,就靠你们这群乌合之众,襄阳城的命运若交到你们手上,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郭靖忍不住凑到黄蓉身旁,小声问道,“蓉儿,你有什么好办法?”
“啊?”黄蓉似乎在想着别的事情,有点心不在焉,闻言回过神来,神色有些凝重,“靖哥哥,我觉得蒙古的真正意图恐怕不是比武那么简单,要我说最好先听听对方的打算,如果他将地点定在城外,那咱们就坚持要在城内,如果他们要在城内比武,咱们就在城外。”
后面几句话却是用了传音入密。
郭靖听后面色微喜,觉得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正要向吕文焕进言,却在这时,一个士兵匆匆跑进来,“报!”
院中众人一静,士兵继续道,“大将军,江南姑苏慕容家慕容复,率门中弟子现已抵达北门,请求入城。”
“什么?”吕文焕闻言大惊失色,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实在是前几天被血影殿给吓怕了,而慕容家显然与血影殿有所勾结,所以一听慕容家几字,马上就变了脸色。
底下众人瞬间嗡嗡议论起来,惊喜的有,不以为然的有,鄙夷的也有。
郭靖与黄蓉对视一眼,均有些吃惊,随即郭靖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因为他一直对慕容家前几天的所作所为心怀芥蒂,而黄蓉则有些欣喜,不为别的,她知道慕容复要出手了。
倒是赵敏脸色立刻垮了下来,心中暗骂,“早不现身晚不现身,本郡主一来你就显露真身,什么意思嘛……”
不料吕文焕冷哼一声,“传我命令,调集北门八千铁甲,严防死守,绝不让慕容家的人混进城来。”
“大人这是何故?”众人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时,一个轻笑声响起,“是啊,本公子也想知道,大人何故阻拦慕容家进城啊?”
众人闻言吃了一惊,循声望去,慕容复长身而立,身后跟着慕容雪、王语嫣,还有近百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年轻弟子,这些人身上个个气息不俗,最差也有一流水平,不禁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那报信的士兵登时面色骇然,“你……你怎么进来的?”
慕容复淡淡一笑,“当然是走路进来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保留老神仙那一层身份,他才懒得亲自到城门走一遭,好露个面,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从城外进来的。
吕文焕上下打量慕容复几眼,“你就是慕容复?”
“不错,吕大人有什么指教么?”
“哼!”吕文焕鼻子里哼了一声,“你胆子倒是很大嘛,竟敢出现在本使面前!”
“这有什么不敢的,”慕容复嗤笑一声,随即一摆手,众多凌霄阁弟子鱼贯而入,其中一部分留在院中,将众多武林人士包围,另外一部分迅速窜入院中,把守各处要道。
“大胆,”吕文焕见此一幕,瞬间勃然大怒,“慕容复,你这是要干什么?”
慕容复缓步走到院中,口中淡淡道,“不干什么,我今日来此就是要通知你一声,襄阳城自今日起,会由本公子接收。”
此言一出,众人均是一惊,更多的是莫名其妙,什么叫由你接收了?
“哈哈哈,这是本使自为官以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吕文焕怒极反笑,“慕容复,别以为勾结上血影殿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本使没有追究你慕容家倒卖粮草的罪责已经是大度,奉劝你小心为是,否则一旦天威降临,慕容家灰飞烟灭!”
“呵,”慕容复冷笑一声,“是不是笑话你很快就知道了,来人,收缴宣抚使大印,将吕府大小人众全都控制起来,任何人不准随便走动,否则杀无赦。”
“是!”
凌霄阁弟子纷纷前往吕府各处,一个将领见势不妙,悄悄朝门口摸去,不过就在他即将出门时,啊的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院中众多武林人士被惨叫声惊醒,这才意识到事情似乎大大超出他们的意料,慕容复一点都不像在说笑,真的要强夺襄阳城,可众人还是不明白,就算他将吕府的人全部控制起来,也不可能得到襄阳城啊?
“慕容公子,敢问一声,你到底在做什么?”忽然,郭靖沉声开口道。
他一开口,其余人纷纷出口质问慕容复,“是啊,慕容公子,你这是干什么?”
慕容复还没说话,慕容雪往身前一站,“都给我闭嘴,这里没有你们说话的份。”
这话一出,群雄的反应更大了,已有群起而攻之的迹象。
可郭靖却坐不住了,他冷哼一声,“敢问慕容公子,你何德何能,扬言要接收襄阳城?”
慕容复真想过去给他两巴掌,但瞥了一眼其身后的黄蓉,只得将这个念头压下,“诸位且你耐一时,马上就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