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兇猛
小說推薦大俠兇猛
滋滋~
挣脱黑暗,掌控自由。
初步脱离那片被奇异秘力侵染的界域后,再无另外瑰异的事物对江炎造成影响,霎时间,属于金丹境武者的强大体质开始发挥作用,开始逐步修补他破财的身躯。
呼,
吸。
顷刻之下,云海暴动,天地元机自四面八方汹汹聚合,凝成一条液态般的元气之河把江炎吞没。
立于元机中央处,入目之处,瑞彩蒸腾,氤氲弥漫,千万道细缕元气被他干涸枯槁的身体快速鲸吞。
“降临此地的那尊存在,到底是什么境界?”
“只是散溢了些许气息,竟然会这般凶险,若再多停留几十息,我身上可能就会发生难以逆转的某种变化。”
“到那时候,我可能会被污染成怪物。”
思绪转动间,江炎眸光闪烁,将视线定在了右掌,因为被邪恶秘力污染异变的缘故,此刻,他皮肤焦枯凋落,内里肌筋也被辐射成黑青之色。
“真的险。”
紧捏了下手掌,江炎嘴角用力抿了下,这次若非他当机立断,及时脱离异化之地中心处,他可能真的会遭受大难。
真的拥有变成怪物的可能。
嗡~
元机沸腾,江炎如一颗玲珑黑洞一般,贪婪而霸道的吞噬着一切被拉扯而来的元气,而在海量的元气灌冲之下,他的身躯再次恢复生机。
虽然缓慢,但转变坚定。
丝丝缕缕的金色血气自其毛孔中缓缓散出,逐步同化着已经变的黑青筋肉,从微观粒子方向一点点修正了他的状态。
这是至阳之力焚杀邪恶法理的过程。
一息,
十息,
百息,
时间平缓流逝,直到六百息后,一股炙热滚烫,如日奔放的骇人血气如若万千火山爆开,好似风暴一般席卷长天百里,排空无尽云流。
而在这股狂烈气机爆开之刹那,自有千万道神光自江炎身躯之中透体而出,喷薄出无尽的光与热,他立于锋锐罡风之间,气势恢煌,宛若金阳。
他恢复了。
“这里……”
江炎低首俯视大地,却只能望见一片阴影,而那片地域中心,则隐藏在更深更沉的黑暗之中,对视之下,他头颅隐觉抽痛,眼前似有模糊。
强自偏开视线,合眸退后一步,他身形骤然虚化,化作道道流光朝着远方飞去。
“这里似还有着其他的变化。”
“似乎还有着我无法理解的危险…”
没有犹豫,江炎直接撕裂罡风退离,在此地内里,那尊强大存在逸留的元机依旧浓郁,超出他的想象,继续滞留,过分接近,恐怕会出现他无法掌控的危险。
获取怪异值虽然重要,但却无必要涉险。
呼~
江炎身形闪烁在云天之上,一个挪移就是十数里之遥,汹涌的力量激荡之下,就掀起了漫天云流翻卷,似将天穹分割两半。
这般速度下,夜槐城那古朴沧桑的轮廓已经隐隐印入眼帘。
“这次修炼缺月飞天术,虽未真个达到预期,将异化之地的怪异杀光,但有此飞天之能,我或可在其他的事物上迂回补偿,获得其他的修炼资源……”
“例如,去洛苍城把那里的血派世家全部灭掉,取其几世积累,对于他们的仇恨,我还不曾忘掉。”
血派世家热衷获得属于怪异的种种特殊特殊,因而会常年捉捕部分散修武者进行试验,江炎也因此遭难过,若非他以修改器临阵突破杀灭敌手,现在可能已经尸骨无存。
思绪纷呈之间,浮于江炎身后的莹莹月轮蓦的变亮了几分,而作为对应,这轮圆月则有一角悄然隐去。
圆月,化为缺月。
“另外…这门武技似乎也并非只是单纯的飞天之法。”
随着江炎念头起伏,他头顶的月轮越发莹白,如若银盘一般的圆润月影也逐步变化成一轮新月。
新月弯弯,就似一枚镰刀。
清冽,锋锐。
“缺月!”
“飞天!”
低声自语之间,探究修改器的意念已经得到更近一步的反馈,这门武技,既为飞天之术,亦是攻杀之法。
“原来如此。”
得到答案,江炎嘴角上扬,眸光却已经定在了不远处的一处无名荒丘之上,身形也开始下倾朝着这个方向飞去。
既知此法,自然要试将一下其威能,尤其是这门武技还来自那位不知名神秘武者。
“若此术强大,我或许可以尝试沟通那人散于我心海世界的记忆碎片,以便挖掘出更多的秘密。”
唰!
只是几息时间,江炎就已来到这座荒丘近空,没有耽误,他念动之下,头顶新月骤然变得模糊,似在下一刻就会破空而去。
然而,就在这将发未发之刹那,江炎忽的心有所感,捕捉到一道同源且熟悉的模糊气机。
这股气机,是至阳气机,是属于修炼大日真形法至金丹境才有的气机,而他所熟悉的人中,唯有一人,才修大日真形法。
那人,正是杨惊雷。
“竟得遇故人……”
此前,江炎曾在罪恶之地惊雷谷中得到金丹境修炼法,而这门功法,正是大日真形法。
方今,他已借助这部功法顺利进阶金丹境,而当初送他功法之人,正是杨惊雷。
尽管当时江炎或已察觉杨惊雷应有其他谋划,但与他来说,不论杨惊雷目的如何,能与他这部修炼法,这就算是一份因果。
沉淀气机,江炎一步跨出十数里,抬首凝望,就看见一道气血冲天的人影自不远处狂奔而来,其势浩荡而磅礴,好似千军万马奔腾,一路上将阻碍他行进的山石树木俱都撞的粉碎。
一时间,烟尘倾天,荡遍四野。
“大日真形,其势煌煌,真的是杨先生。”
江炎视线恍惚了下,脑海则不由自主的勾勒出一方浮沉于长空之上的潋滟大湖,其内万朵莲花盛开,妖冶明媚。
这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