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
这也是陈枫方才开口的原因。
他们无耻,可星河剑派不能落人口舌!
毕竟,他们目前敌不过八大势力重新围杀而来。
在数万倍的重力压制下,陈枫的实力确实收到了极大的限制。
罗逸云得意无比,大笑起来。
“慢得跟头猪一样,我连法器都不用,今日就拧下你的头!”
“为我死去的兄弟复仇!”
话音未落,他目露凶光,咬牙暴冲上去。
他单手高高举起一拳。
当初,罗惊风就是被陈枫捶中了丹田世界,导致重伤,最后死去。
如今身为兄长,罗逸云自然也想让陈枫血债血偿。
但,意外发生了!
就在他即将冲到陈枫面前,一拳击穿陈枫丹田世界之时。
拳却扑了个空。
原地只剩下了一道残影。
下一刻,熟悉的声音,不知为何从背后响起。
“你们激怒我了。”
“所以,去死吧!”
罗逸云双目暴突,面容惊恐,瞬间浑身吓出了一身冷汗。
怎么可能?
在数万倍的重力压制之下,陈枫怎么可能还能瞬移?
然而,一切已经晚了。
演武场下,胜券在握的八大势力,表情齐齐凝滞在了脸上。
轰!
只听到一声巨响。
陈枫的拳,已经生生击穿了罗逸云的丹田世界。
而后,更是面色极冷,看不出一点表情。
一拳又一拳砸下去。
生生将那罗逸云,打成了一团肉泥!
演武场内外,一片哑然失声!
众人被完完全全震撼了。
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为何在数万倍的重力压制下,陈枫依然还能瞬移?
八大势力不少弟子想破了脑袋都想不明白。
他既没有动用时空卷轴,又没用服下什么丹药。
可数万倍的重力压制是实打实的。
看得出来,他确实收到了影响。
全场成千上万人中,只有寥寥几人保持沉默。
他们的脑海里,都隐约猜到了什么。
其中,当属钟离瑶琴最为清楚。
陈枫方才动用的,不是空间之力也不是时间之力。
而是太虚仙门的太上玉清九守真诀!
以身化为道法道韵,与天地自然相融。
就算有再强的重力压制,陈枫依然能做到,瞬移!
只不过,瞬移的范围将会有所变化。
罗逸云最大的疏忽,就是离陈枫太近了。
他以为陈枫在这般压制之下,身形无法灵活,断然不能发起偷袭。
可偏偏,这正是陈枫眼下最大的杀手锏!
罗逸云死了。
死不瞑目!
一人气息消散,守护大阵自行解封。
巫长老等人第一时间冲了上去。
“小子,你没事吧?”
陈枫冲着他笑了笑,摇了摇头。
“丹田世界被震出了一道裂缝,问题不大。”
此话一出,八大势力众人心头无名火起。
这叫问题不大?
那可是丹田世界!
稍微有些受损,都可能大大影响实力发挥!
尤其是到了他们这种修为水平,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可他却说问题不大。
这个陈枫真的是妖孽吗!
就连符居长老,此时脸色也极为难看。
陈枫留意到了他的目光,暂时松开巫长老的手。
他阴沉着脸,对上了符居的目光。
“在守护大阵中暗下手脚。”
“用数万倍重力压制我,这便是八大势力的底气么?”
“还是说,你们已经认输了。”
“知道光明正大,你们的弟子,一个也打不过我!”
此话一出,那八大势力的弟子哪还忍受得了?
震撼于他的强大是一回事。
可事关自家仙门的颜面,怎能轻易认输!
更何况,其中不少人也觉得,此事,是他们八大势力不体面。
星河剑派众人都冲上了演武场上。
他们站在陈枫身边,与八大势力再度形成对峙姿态。
面对此情此景,符居长老倒是沉得住气。
只负手而立,眼中甚至还带着上位者的嗤笑。
“那你想如何?”
陈枫等的就是这句话。
他伸出一只手,五指张开。
“五日!”
“下一场挑战赛,我要在五日之后继续。”
“算作是你们动手脚的赔偿,你们不会连这都给不起吧?”
一听到陈枫提出的条件,八大领队长老便当即猜到了什么。
看来,陈枫是有什么计划,需要费点时间。
否则区区五日,又能恢复多少?
望着陈枫无比自信,甚至带着一些挖苦、嘲讽口吻的话,符居长老摇头。
“先前我已说了。”
“你们宗门也动手干预了,一来一回,算是两清。”
“下一场挑战赛,如常进行。”
八大势力看出了陈枫的心思,哪而能让他如愿?
自然是坚决拒绝。
这时,洛星尘上前一步。
洛星尘一贯都面容平和,看上去非常好说话的模样。
可今日,他眸中杀气没有遮掩地爆发了开来。
那杀气肆无忌惮,威慑力更是生生将最为嚣张的符居长老,都给镇住了!
先前不可一世的符居,此时双股颤颤。
几乎随时都可能跪下来。
“你们在守护阵上动了两个手脚,我们的长老动了一次手。”
“这五日若不肯给的话,我倒不介意亲自动手抵消。”
此话一出,八大领队长老不得不引起了重视。
别看洛星尘此人表面上笑眯眯的。
可他们多少都在过去见识过。
他若是真的动怒,连一片星辰都能被他打碎!
就连各自的门主都不见得敢对上他。
修炼世界,强者为尊。
在这片方圆数十里的浮空山中,洛星尘实力最强。
纵使八大势力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点头应下。
陈枫扭头看向洛星尘。
“多谢。”
洛星尘笑着拍了拍他的肩,重新露出了他那副往日的笑吟吟模样。
“你是我星河剑派的门面,为我们争了口气。”
“我才应该谢你。”
八大势力的人甩袖离去。
走的时候,不是脸上无光,便是面色尤为愤怒。
还有的,脸上火辣辣的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