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一边低声阐述自己的想法,张星宇一边低头摆弄手机。
虽然他没明说什么,但我已经感觉到事情开始变得不比寻常,这么多年来朝夕相伴的默契不是开玩笑的,我不说百分百了解张星宇的性格,至少应该算得上这个世界最熟悉的几个人之一。
“那部来杭城旅游的大巴车信息和团建公司的具体资料,我待会微信发给你。”陆峰皱了皱鼻子道:“反正我感觉没什么问题,对方走的是华东五市游的路线,如果真替谁销售武器,也不敢玩的如此正大光明,我认为就是有人钻了空子,借着旅游大巴车不会被严格检查的漏洞。”
“峰哥,咱们从小生活的环境不同,在我看来,任何的理所当然背后绝对都夹杂着阴谋诡计,很多咱们肉眼看到合理的地方,往往就是最不合理的。”张星宇语重心长道:“每天从鹏城到杭城的汽车、火车、航班数不胜数,为啥偏偏是那台旅游大巴?”
“啊?”陆峰一愣,随即撇嘴:“你问我,我问谁去,总之我这边调查的结果相当正常,旅游大巴是正儿八经旅行社的,那帮旅客们也全是一个公司的普通白领,不说都是学历很高的能人,反正肯定跟社会不挂钩,而且这家公司也和鹏城的任何大势力没有丁点往来,人家是做电子软件的,对口的全是一些国内外的IT业。”
“嗯呢。”张星宇没有再继续坚持自己的想法,笑呵呵的点点脑袋。
陆峰咳嗽两声,回头朝着四爷道:“四爷,您也一宿没休息了,要不我带您先睡会儿,您都这把年纪了,跟他们这号小青年肯定耗不起。”
“睡不着,年龄越大觉越少。”四爷摆摆手道:“你也走吧,把这儿的人全带走,替我告诉我宋康一声,最近一段时间务必提高警惕,有人打算把咱们拉下水,说啥都不能称了对方的心。”
“好,我这就跟康哥联系。”陆峰赶忙应承,顿了顿又问:“您真不需要休息休息?”
“去吧去吧。”四爷不耐烦的努嘴催促。
“郎朗,咱们送送峰哥去。”见陆峰要走,张星宇赶忙拽了我一下,而后又客气的朝四爷道:“您帮我们盯着这边,我们马上就回来。”
四爷点点脑袋,又给自己点上一支烟。
不多会儿,我和张星宇将陆峰送走,等电梯的时候,他朝我声音很小道:“你知道四爷是个什么级别的存在不?”
“天门商社的大拿。”我脱口而出,通过这两天的所见所闻,我基本可以确定他的位置。
“他是天门的创始人。”张星宇一句话吓得我直接打了个哆嗦:“准确来说,他是天门商社的大哥大,天门商社发展至今差不多三代了,目前的带头大哥宋康是陆峰的顶头上司,而陆峰和王者商会的赵成虎算是一届,现在知道他啥吨位了吧?”
我搓了搓腮帮子呢喃:“老头那么屌?”
“比你想象中还要屌。”张星宇倒吸一口冷气道:“赵成虎牛逼闪电,归根结底是因为上京御林军的罗权,这四爷叱咤风云则是因为他本人就是某绿营在编的后勤保障大拿,虽然现在岁数大了已经卸任,可人家的影响力并未减弱。”
我再次愕然道:“意思是他肩膀上挂衔?”
“差不多吧。”张星宇点点脑袋:“最重要的是四爷跟咱们这些人的起步是一样的,也是靠刀枪立足,泥腿子变成领饷滴,你自己琢磨他得有多大能量,要不我刚刚一直在示意你,尽可能跟人和蔼一点,他要是真急眼,别说投案的嘉顺和浩然,恐怕连咱几个都得折在这块。”
“草率了。”我长吐一口浊气。
“老头现在岁数大了,杀心没那么重,不然咱得倒霉。”张星宇凑到我耳边道:“一直跟在他左右那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你看着没,他叫宋福来,是天门早期赫赫有名的战神,迪哥远远的看过他,评价很高,至少和第九处那个变态大佬朱厌属一类型。”
我迷瞪的又问了一嘴:“早期的战神?那现在天门商社..”
“你觉得以天门商社目前展示出来的实力,还需要战神吗?”张星宇歪嘴轻哼:“社团发展到一定程度,转型是必然,国内数得上号的大势力,天门商社应该算是转型最为成功的,这一点就连王者商会都拍马难及,如果咱们气运到位,将来能玩到天门这种程度,那就是成功。”
听着张星宇的话,我立时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之后,我才缓和过来,思路重新回归现实,沉声道:“你刚刚对郭老三他们的武器很感兴趣,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说实话是没有。”张星宇摇摇脑袋道:“可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咱这么说吧,姑且认为那些火器是郭老三找人从鹏城运送过来的,他既然有能耐研究好偷袭你的方案,为什么还非要舍近求远?”
“再有就是昨晚上的枪战造成的影响可不小啊,除却四爷跟当地管事的打过招呼以外,信息几乎没有外露,你不觉得奇怪吗?”张星宇从兜里摸出一支棒棒糖,包装纸都懒得撕,直接塞到自己口中,含糊不清道:“咱就说,四爷为了保全你,可郭老三没这义务吧?他现在已经被抓,为啥不干脆破釜沉舟,想法设法的把你也咬出来?至少喷你一身脏,可他好像完全没这方面的意思,不然就算嘉顺和浩然扛罪,你也没可能那么快就洗脱嫌疑。”
“确实是这个理儿。”我后知后觉的点点脑袋。
“种种迹象表明,郭老三并未往出咬你。”张星宇捻动着手指头轻笑:“对于一个必死之人而言,没什么事情是比临咽气前看着仇人麻烦缠身更舒坦吧,所以我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郭老三非但没咬你,可能连自己的事儿都拒不承认,而他敢负隅顽抗的原因很可能是有人给过他什么承诺,比如保证没事之类。”
前前后后琢磨一遍后,我咬着嘴皮道:“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提供给郭老三武器的黑手。”
“没错!所以我说决战即将打响,只要咱们挖出来真正的黑手,就一定会有一场龙争虎斗!”张星宇打了个响指:“就目前的形式而已,郭老三对于那个黑手绝对还有大用,不然他不会死帮到底。”
“四爷能帮忙打听出来吗?”我低声道:“以天门商社在这头的实力..”
“很难,天门商社在江浙一带绝对属于高朋满座的存在,可他们从来不跟任何人或者任何派系交往过深,简单而言,谁找他们都有面子,他们找谁也都很有排面。”张星宇晃动脑袋道:“我想这就是一个社团能有长久生存的主要原因,永远不会把自身绑在任何和政治有关的大拿身上,比起来天门,咱们真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片刻后,我们再次回到重症监护室门口,四爷双手怀抱胸前,宛如老僧入定一般的耷拉着脑袋在思索着什么,给人一种很深沉的感觉,而那个叫宋福来的壮汉一动不动,尽忠职守的把守左右。
唯恐打断四爷的思绪,我和张星宇踮着脚尖,动作轻松的坐在他两边。
“呼噜噜..”
坐下以后,我才发现四爷竟然睡着了,嘴边正发出轻微的鼾声,瞬间把我尴尬的咧嘴笑了。
“他浑身全是暗疾,一到阴天下雨就疼的厉害,医生交代他好好休息,可他总是疼的越厉害,越越能折腾,不是打球练拳,就是自己给自己针灸,碰上你那天不是刚好下雨嘛,他跟你说话时候,两腿疼的其实都快扛不住了,不过跟你玩的很开心,他才对你多出一丝兴趣。”叫宋福来的壮汉,压着嗓子解释一句。
我感慨道:“这老头也太倔了吧。”
“何止倔强,简直就是偏执。”宋福来笑了笑:“不过说起来,能成事的大哥大,又有哪个不是偏执狂。”
宋福来的口安保员似乎不是太利索,说起话来总给人瓮声瓮气的感觉,时不时还夹杂着一点大舌头,看人的眼神貌似都带着一抹呆滞,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本人散发出的那股子强者的威严。
“嗡嗡..”
就在这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猛然震动,看到是个陌生号码,我犹豫一下接起:“哪位?”
“王先生,我是大A队的,咱们之前又见过面,关于昨晚上你们防卫过当的案件,我想再跟你面谈一下,不知道是否方便?”电话里传来一道陌生的男声。
我皱了皱眉头,拿眼神询问张星宇。
他歪脖考虑一下后,点点脑袋,凑到我耳边道:“告诉他,谈没问题,但地点得由咱们定,毕竟现在不太安全,鬼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到底是真是假。”
我照着张星宇的话转述给对方,那头的人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让我找好地方以后随时联系他。
“哎呀我滴天啊,破鞋漏脚尖…”
话没说完,四爷兜里的手机猛然响起,骚气十足的铃声直接把睡得正香的他给吵醒,他抹擦一下嘴边溢出来的哈喇子,快速按下接听键:“什么事儿啊老魏..什么!什么?公安医院患者和医生爆发巨大冲突,不少犯人趁乱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