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师姐,九首道长怎么这么厉害?连这东极岛的两位岛主都打败了,难道九首道长达到了那个境界?”龙玉瞧着当下的场面,惊得差点惊呼了起来。
曼清冷静的看着场中的钟文。
此时的她。
心中翻覆无比。
她也没想到,钟文的身手如此强劲。
东极岛两位岛主联手,他也只是一掌平平的,就把东极岛的两位岛主给轰飞了,而且还打成了重伤。
如此情况。
着实出乎于她的意料之外。
原本。
曼清还以为钟文的境界最多也就比她高一些罢了。
而今,却是错估了钟文。
能把一位先天之上八层的姜空,以及先天之上九层顶峰的二岛主都能以一掌轰飞。
可想而知。
真就如龙玉所言那般,钟文的境界已是达到了那个境界了。
龙玉所言的那个境界,自然是指武道之境了。
“他达到了武道之境,可当时为什么还要礼让于我?”曼清心中想着当时她在龙泉观的那一场比斗。
她一个先天之上六层的境界,去挑战一个武道之境的绝顶高手,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呢?
不过。
曼清却是没有后怕,也没有后悔。
反到是心中高兴。
对于自己喜欢的人能礼让于自己,她此时心中更是钟情于钟文了。
可是。
她并不知道。
当时的钟文可真没有达到武道之境,也仅是先天之上九层之境罢了。
如果。
当时的钟文不挑开她的脸巾失神的话,曼清断然是不可能被伤的。
谁让曼清与着钟文曾经在长安之时见到的那位绝色女子如之像呢?
甚至。
钟文当时还怀疑曼清就是那位绝色女子复活的。
曼清此时心中彭湃,欣喜,高兴。
还夹带着一些期盼,紧张。
随之,她的脸开始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脖子根。
这一切,谁也不知。
在此时此刻,谁也不会去注意曼清会如何,哪怕龙玉都没有注意曼清。
龙玉依然处在疑惑,惊呀当中,注视着场中的钟文呢。
可以说,在场所有人基本都是如此。
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甚至连最为了解钟文的于礼,也惊得愣在了那儿。
而此时。
那太乙门的望山子司马屈。
心中恐惧之极。
有着这么一个强大到无法匹及的强敌,他终南山三大宗未来的前途堪忧啊。
如钟文此时奔向他。
他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顿时。
司马屈心中立下一个决定,无论如何,一会儿得寻个机会离开东极岛。
哪怕是游水离开,他太乙门的人都得赶紧离去。
否则召来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的话,这结果可想而知。
随即。
司马屈小声的向着他身边的几位弟子提醒了一声。
随着他所带来的几个弟子得了消息后,纷纷开始移动着脚步,准备离去。
场面静到可怕的地步。
谁也没有发声。
都惊呀于太一门那名叫九首的道长刚才那一掌。
而那些小门小派的人,甚至还有人没有看清楚钟文是怎么出手的,那东极岛的两位岛主就已是跌落在地了。
“你!!!你是!!!”东极岛的那位二岛主,此时着实惊吓过度一般,倒在地上,大口吐着鲜血之外,还伸手指着钟文。
这位二岛主着实犹如被惊吓过度一般。
受了一掌,这体内的内气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在体内乱窜,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控制体内的内气。
这是他被惊之一。
而这之二。
自然是惊呀于钟文有着如此超强的身手,能把自己一掌击成重伤。
他就算是再傻,也知道眼前的这位太一门人,乃是一位比他的境界还要高的绝顶高手,武道之境高手。
可是。
他又知道。
这武道之境的高手,基本是不被允许介入江湖之事,更是不允许在江湖之上随意打杀的,甚至,连在江湖上行走都不被允许的。
可当下。
眼前的这位太一门人着着实实的就站在不远处。
“嘘!!!”钟言语缓步往前踏了几步,来到这位二岛主的跟前,伸着手指在自己的嘴边嘘道。
钟文所踏的那几步,更是把他给惊得眼神突突。
就钟文的那几步。
那可是有着三四丈之距啊。
仅仅几步,就已是到了自己跟前,这等内气,这等纵身术,哪怕是他们的大岛主也无法做到的啊。
这不得不让他惊得眼珠子都快要突了出来。
武道之境,可不能在大庭广众面前提及。
这是武道之境的常识。
哪怕对方知道,也不能说。
除非要说的对像乃是自己至亲之人,否则,在这样多人的场面说起关于武道之境之事,这后果,这位二岛主心中比钟文更清楚。
而此时,东极岛的弟子们。
见他们的两位岛主被一个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给轰飞。
愣了好一会神之后,纷纷拔出武器,纵跃至场中。
钟文瞧着这些东极岛的弟子,心中了然。
“刚才你东极岛的霸气去哪了?”钟文来到二人的跟前,瞧着被扶起的两位岛主冷笑道。
钟文的这一声反问,到是没有把两位岛主给反问到。
反到是把那些东极岛的弟子给反问到了。
就在钟文话一落之时,一位东极岛的弟子却是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似的,根本不顾当下情况,手提长剑,指着钟文大喝一声,“敢杀我东极岛两位岛主,大家听令,给我杀了他!”
随着他的话一落后,东极岛数十名弟子直接奔向钟文而去。
如此这般的情况。
连东极岛的两位岛主都没有想到。
“砰砰砰……”
随着那些东极岛弟子手持兵器奔向钟文后,钟文也不再乎什么东极岛不东极岛了。
连连挥出手掌,庞大的内气轰向那些东极岛弟子。
“住手!住手!”
可是。
那二岛主的住手声,根本止不住钟文的的手。
有的弟子也着实住了手。
但有的弟子根本来不及住手,就遭到钟文的掌风了。
变化来得是如此之快,快到电光火石一般。
在钟文挥出几十掌之后。
东极岛的弟子没有一个还能站着的了。
那东极岛的二位岛主瞧着当下,痛悔不已。
谁也没想到。
东极岛的弟子们,在这片刻之间,就已是被钟文连连伤及倒地,甚至还有不少人胸前印着一个深深的掌印。
掌印很深。
深到快抵后背了。
受了如此的一掌的深度,不死也得死了。
哪怕对方乃是一位先天之上的高手,也抵不住钟文的这一掌。
“我东极岛绝不会放过你!”姜空瞧着躺在地上的东极岛弟子们,心中怒及,指着钟文恨声而道。
“呵呵,不放过我,怎么个不放过我?我与你东极岛本来无怨无仇,可打我们一入你东极岛,遭到耻笑不说,那人还敢对我出手,真以为我九首是泥捏的不成吗?”钟文冷笑道。
就这样的一个东极岛,着实让钟文不耻。
还不放过自己。
天下之大,钟文如今已是达到了武道之境七层的颠峰,这心气也是高的很。
对于那姜空的话,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当然。
钟文也想见一见那一位东极岛的大岛主。
如此逼迫,钟文相信,那位东极岛的大岛主绝对是不可能不出现的吧。
说来。
钟文也是怨气不少。
打他们三人一来到东极岛,把人安排在柴房,这已然是让钟文心生不喜了。
而后。
到了这大会开始之日。
自己只是见不得东极岛要扣押伍弟,这才入场说句公道话。
当然。
钟文所言的话,也着实让这天下第一的东极岛不喜,这才使得那位姬文要了手教训一下钟文。
可是。
教训钟文没教成,却是把自己教训了。
到了后来。
这东极岛三岛主也敢对自己出手,导致二人还联手要教训自己,甚至还想杀了自己。
如此作法。
钟文能留手,这已然是破了他钟文的规矩了。
“九首,你这是把事情闹大了啊。”此时,于礼跃了过来,心情很是复杂的说道。
“哼,闹大了又如何?你们二岛之人估计也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吧?要不然,怎么会有东南二岛呢?而你刚才所出的那个主意,不会也是想打伍弟刀法的主意吧?”钟文瞧着于礼这个老好人过来反讽道。
着实。
于礼所出的那个主意,不就是奔着伍弟刀法去的嘛。
于礼被钟文说的哑了言。
“伍弟,你过来,告诉他们,你的刀法从何学来的?”钟文瞧着无了言的于礼,向着一直愣在那儿的伍弟招了招手。
伍弟闻声后,赶紧奔至钟文的身边,紧张害怕的说道:“九首道长,对不起,我的刀法是偷学了令妹的剑法而练出来的,请九首道长责罚,哪怕九首道长废了我伍弟,我伍弟也甘愿受此惩处。”
伍弟的话一落后。
在场的众人这才明白,钟文为何会突然跃处场中了。
至于钟文为何要保下伍弟,他们心中却是有些不解。
对于一个偷学自家小妹剑法之人,依着江湖规矩,要么杀了,要么废了。
而钟文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把伍弟当场格杀,更是没有把伍弟废了。
这使得所有人心中除了不明之外,越发的开始对钟文以及钟文的小妹感起兴趣起来。
属性功法。
钟文的小妹有着属性功法,那钟文必然也有属性功法的。
为此。
小门小派的人心中,都期望这事过后,赶紧去拜会一下钟文他们。
至于七大宗门的人,有的也是如此。
但有的却是想把钟文控制于自己的手中,哪怕把钟文的小妹控制在自己手中也好。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