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雪亮的刀气笼罩了整座寒冰擂台。
两道人影在刀气间隙不断的闪烁、交错,闷沉的气爆声的像是礼炮一样,一阵接着一阵。
擂台比武,不比沙场征战。
沙场征战,战场环境复杂,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击杀敌人。
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能开大就直接开大,能上杀招就直接上杀招。
必要的时候,以伤换残、以残换死,都是可以接受的方案!
留力留招,那是找死!
而擂台比武,环境相对单纯,双方都能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专注对付对手。
所以大多数时候,擂台比拼的都是精细功夫,包括对自身招式、力量的控制,以及对手状态的把控。
而且双方都必须要尽量避免受伤流血,免得失血过多影响自身状态,被对手活活耗死。
因此,只要没有绝对的力量差,擂台比武很少会出现一边倒的状况。
谢君行的实力,肯定不及一只脚跨入飞天门坎的阿术雷。
但二者的实力差距,还没大到阿术雷平A都能打爆谢君行大招的地步。
这中间就有操作的空间。
但隔得远,张楚还是能清晰的看到,谢君行的刀法变更频繁,身法也已经催到到极致。
而阿术雷的刀法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刀,身法催动得也没那么急促,很有几分以逸待劳之意。
他二人的实力本身就有差距。
再这么耗下去,此消彼长。
只怕纵然谢君行还留有什么一锤定音的压箱底大招,最终也会被阿术雷活活耗死!
张楚凝眉,暗地里给谢君行传音道:“老谢,事不可为不必强求,勿以保全自身为要!”
谢君行没回复。
隔着这么远,他也没法儿回复。
张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但没过多久,就见身形爆闪的谢君行陡然停住了身躯,到提着直刃斩马刀,沉声道:“你我都不是无名之辈,再这么耗下去也只能是凭白的丢脸,一招定生死罢!”
阿术雷缓缓点头,用生硬的大离话道:“很好!”
张楚闻言,心头“咯噔”了一声,恼怒的暗道:这老小子不是一向识时务的紧吗?今日怎会如此不智!
他腾空而起,御空缓缓飞向寒冰擂台。
下一秒。
一道璀璨的银光划过长空,一位身穿深红色长袍,脸大如满月,留有两撇小胡子,满头小辫,胸前佩有银色饰物,体格比张楚庞大了一圈儿的魁梧北蛮人,挡住了张楚的去路。
“张盟主乃当世豪杰、名满北方,不是要破坏公平约战,行那以大欺小的没皮没脸之事罢?”
来人拦住张楚,笑吟吟的说道,一口大离话,十分标准,还带点儿中元州的口音。
张楚闻言,针锋相对的冷笑道:“要说没皮没脸,张某还是佩服阁下,见了张某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说话的时候,他认真的打量此人。
没携带兵刃。
没给他太大压力。
能感应到丝丝真元波动。
三品二境“意安住”之上。
二品之下。
很好!
来人脸色不变,竖掌微微欠身:“换个时间,我阿兀良定陪张盟主一较高下,分胜负、定生死,皆随张盟主意!”
“但此次乌尔苏的子孙入关,乃是带着诚意来见识天朝上国千年武道风华,万请张盟主不要破坏这场神圣的约战,阿兀良代金狼王,向张盟主致谢!”
张楚心下急转,面上依旧冷笑道:“好一张尖牙利嘴!”
这是请求吗?
这分明就是威胁!
可张楚还真得顾虑北蛮统治阶层的反应……
飞天战不轻启。
当年北蛮入侵,打得那么惨烈,
大离和北蛮都没有启动飞天大战。
不至于会因为他斩杀了一个小小的绝顶四品,而开启飞天大战!
可即便是飞天战不亲启。
万一金狼王铁了心的要拿他北平盟当鸡,杀给猴子们看呢?
燕西北三州内,应该挑不出比他更招北蛮人恨的鸡了吧?
大离朝廷的反应?
大离江湖的反应?
他北平盟只有两位三品飞天。
北蛮人只要秘密出动两三位二品飞天,一波平推,就能屠了太平关!
到时候就算是大离朝廷和江湖联手打得北蛮人灭族,又能怎样呢?
是他能活过来?
还是太平关这十万百姓能活过来?
况且眼前大劫将起,大离面对的,并不是只有北蛮人这一个劲敌。
还有南疆的越人。
还有西边儿的沙人。
还有东边的海岛诸国。
这些强邻,现在都虎视眈眈的看着大离,等着大离内乱,等着一拥而上从大离身上撕下一块血肉。
这种大环境下,大离不一定有跟北蛮人打飞天战的勇气!
将自身的安危,置于更高位者是否有同仇敌忾身上,真是越想越不靠谱啊!
还是再慎重一点吧!
……
两股针锋相对的强大气势,在寒冰擂台上冲天而起。
连阳光都仿佛受到了这两股气势的影响,艳阳天下的寒冰擂台,竟有些阴沉!
方圆十余里内的土行元气与水行元气,如同海纳百川一般朝着二人汇聚而来,笼罩于二人之身,凝结成一大一小两座山岳!
大的是阿术雷的水行山岳。
小的是谢君行的土行山岳。
张楚打量了片刻,忽然发现自己竟然遭了这条北蛮老狗的道儿!
这方寒冰擂台,分明是一个大号的冰行真气转化器!
同修寒冰真气的阿术雷,站在寒冰擂台之上对敌,不但真气恢复速度暴涨,连真气精纯度也增长了好几成!
口口声声说着公平约斗!
私底下却使这种上不得台面的阴招!
好不要脸!
张楚心下恼怒不已,面无表情的一挥手,澎湃的戊土真元挥洒而下。
拦在他面前的阿兀良见状,心知自己的小算计已被张楚识破,倒也没说什么,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心头还在思索,传言中这张楚不是修的火行真元吗?怎么会有土行真元?
但没每过几秒,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张楚的戊土真元挥洒下去之后,谢君行以气势驾驭十里土行元气凝成的山岳,竟像是浇了金坷垃的庄稼苗,猛地窜起了一大截!
竟有压过阿术雷的趋势!
寒冰擂台上的阿术雷也被吓了一大跳,心知不能再拖下去了,当机立断的挥动黄金弯刀,一刀斩下:“摩多!”
谢君行见状,亦是猛的一跃而起,额头青筋迸发的咆哮道:“尘暴!”
刹那之间。
银色的刀气风暴,与土黄色的刀气风暴,宛如两道骇浪,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炽烈的光芒,闪瞎了所有人的双眼!
以张楚的刀道修为来看,底下这二人压箱底的大招,取意有异曲同工之妙。
谢君行这一招,应该是取自大漠沙尘暴,以沙尘暴所过之处,人畜具灭、寸草不生的毁灭之意,入刀意。
而阿术雷这一招,应该是取自草原上的雪灾,以雪灾降临,冰封万里、肃杀万物的灭绝之意,入刀意。
而外在的形式,则都体现为大范围的群攻招数!
而真正的杀招,却是这漫天刀气之中刀意。
实力不够者,即便是挡得住这声势浩大的刀气,也会被刀意摧毁心神,成为植物人!
能以四品之身,斩出如此宏大的一刀,低下这二人在武道上的建树,当得起“人杰”之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远去。
炽烈的光芒慢慢淡去。
下方擂台之上的景象,渐渐映入所有人的眼帘。
鉴于钢铁的寒冰擂台,已经四分五裂了。
两道人影错身背对而立。
谢君行手中直刃斩马刀,已经断裂。
阿术雷面向着张楚,张楚清晰的看到此人的胸膛上,有一道从左肩一直拉到了右边腰眼儿的血淋淋豁口。
但张楚心神,却是直线滑落。
因为重伤的阿术雷,气息还和顽石一样稳固。
而背对着他的谢君行,气息却像是垂直落体一样直线滑落……
张楚一个闪身,绕过挡在他面前的阿兀良,冲向谢行君。
适时,一阵清风吹过,谢君行脚一软,跪倒在地。
张楚一把扶住谢君行,定睛一看,才发现谢君行的右边脖子上,有一条又细又长的血痕。
刹那间。
一个画面在张楚面前闪过:谢君行跃起,携万钧之势一记力劈华山斩下。
阿术雷挥刀上撩。
两刀两接。
谢君行手中直刃斩马刀,不堪重负当场断裂,残刀划过阿术雷的胸膛。
而阿术雷的黄金弯刀,则顺畅的抹过了谢君行的脖子。
竟然是输在刀上……
张楚一把捂住谢君行脖子上的血痕,另一只手搭到他的脉搏上,急声道:“老谢你撑住了,我们这就回关去找华大夫!”
谢君行却是缓缓摇头,努力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轻声道:“盟主,您太看不起我老谢了……”
张楚一抬眼,才见谢君行的瞳孔,散开了。
脸上还带着僵硬的微笑……
张楚用力的抿了抿嘴,慢慢的将谢君行放到地上,替他合上双眼。
一声凄厉的大喊,从远处关墙之上传来:“爹!”
那厢的阿兀良,也将重创的阿术雷扶到了擂台之下,助他稳定伤势。
末了回过头来,扫了一眼平躺在寒冰擂台上的谢君行,微笑道:“果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贵盟了不得啊!”
张楚轻轻的“呵”了一声,面无表情的摘下腰间的圆月弯刀,淡淡说:“小弟兄们打完了,轮到我们这些做大的,过过手了吧?”
阿兀良眼神一凛,旋即露出了一个更加温和的笑容:“张盟主相邀,自是不敢不应,不知张盟主意下,如何个打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