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當上了皇帝
小說推薦我怎麼當上了皇帝
情形急转几下。
赵玄机被困住了。
儒服老者二人得救,服下仙丹,伤势尽除,实力飞速恢复过来。
美眸母女眸中浮现出一丝绝望。
滋滋滋,滋滋滋。
四周的金银光柱,浮现出无数个密密麻麻的金银仙篆,宛如太古蝌蚪文一般,游弋之间,凝聚成一条条金银光带,缠绕在光柱之上,每转一圈,就散发出一道道惊人的金光电弧,轰击在旁边的光柱上。
威力强大无比!
这就是一个牢笼!
是九轲真君亲手炼制的无上仙宝!纵使十大金仙,被困在其中,也得花上半天的功夫才能逃脱出来!
这下是真的逃不掉了。
而且,就算没有这个阵盘封印,他们也插翅难飞。
儒服老者,黑甲壮汉,裴昆,傅全有,再加上一个十大金仙的文无神,五人皆是一等一的金仙强者,联手之下,一丝胜算都没有。
更何况,还有一个天帝之女,绫矶公主。
“快,裴师弟,拿出师尊给你的金蟾噬仙大阵,只要泄掉赵玄机体内的仙力,他仙力枯竭,最后一条金仙法则定然崩溃,到时候,他掉回天仙境界,必死无疑!”
这时,儒服老者杀气腾腾道。
“好!”
裴昆没有废话,大手一挥,身前突然就多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白玉阵盘。
下一刻,他大口一喷,连吐三口仙元,落在阵盘之上。
嗡。
阵盘上放射出数十道金光,宛如喷泉一般,投落在金银牢笼之外,落地之后,凝结成一只只的金蟾蜍,水缸般大,‘呱呱呱’地喊叫着。
每叫一声,赵玄机便感觉到,体内精血仙力一阵涌动,仿佛要被生生拉扯出体内。
眉心处,那一条金仙法则,摇摇欲碎。
看来,这次真的是要陨落在这里了。
后悔么?
赵玄机想了一下,脸上浮现出淡然笑容,并不后悔击杀那个凌方。
唯一惋惜的是,没能将领悟出来的无上拳法,传授给陆乾,还连累了他,变成了仙庭通缉犯。
“哼,赵玄机,你就在这里边等死吧!不消片刻,你仙力崩溃,掉回天仙境界,就是你丧命之时!老夫定要将你千刀万剐,以祭三师兄,金师弟,白师弟的在天之灵!”
儒服老者咬牙切齿,无比的憎恨道。
“哼,要杀陛下,先过我们这一关!”听到这句话,美貌妇人脸色骤冷,浑身闪烁起一团团的白光。
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在她体内孕育着。
她要自爆!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个青衣少女一咬牙,浑身的仙衣仙剑,同样闪烁起璀璨白光,能量波动滚滚席卷而出。
看到这一幕,儒服老者嘴角一抽,眸中闪过几分忌惮。
两个金仙的自爆,伤不到他们,但是,怕就怕在,在二人自爆的瞬间,大阵破裂,赵玄机趁机临死反扑,说不定能够带走他们当中的一人。
这就让人心惊了。
“幽怜师妹,惊雪,你们这又是何苦呢?”
这时,裴昆眉头一皱,冷声劝道:“为了一个赵玄机,不惜和我们反目成仇,还要自爆,与他一起殉情?”
“哼,凌方霸道,让我们母女不得安生之时,你们在哪里?现在你们倒是装起好人来了?再说了,陛下与我有情有义,我无以报答,唯有报之以生死!”
美貌妇人的回答铿锵有力,坚定无比。
听到这一句话,儒服老者,黑甲壮汉,裴昆,傅全有四人脸色都有点难看。
这句话,不就是骂他们无情无义么?
“谢谢你们。”
赵玄机温柔一笑,伸手出去,似乎想要抚摸一下美貌母女的脸庞。
就在这时,大手突然一斩出去,
啪啪。
两声轻响,赵玄机的手劈在美貌母女的后颈。
二人只觉得脑后一痛,身子软软的倒了下来,浑身的光芒,能量波动瞬间寂灭下去。
“不。”
顿时,她们猜到了赵玄机的打算,美眸一瞪,脸上浮现出无尽不舍,嘴里喃动着,想要伸手抓向赵玄机。
下一刻,二人玉手垂下,整个人就倒了下来,被赵玄机扶住,轻轻地放在了地上。
这一幕让儒服老者几人都看得愣住了。
因为,这一动手,赵玄机体内传出砰的一声爆鸣,最后一条金仙法则彻底断裂,被太一湮仙水蚕食。
他的境界,直接掉回天仙巅峰。
噗。
赵玄机因此又吐出一口金色鲜血。
然而,他的身形始终巍峨如山,伟岸挺拔,直视着儒服老者等人:“来吧,赐朕一死。”
短短六个字,还是透着主宰天下,掌握江山的霸气。
仿佛这时候他还是那个尊贵无比的帝皇,而不是修为崩溃倒退,身陷险境,即将身死的囚徒。
那一双眼神,满是淡定从容,俯视万物苍生。
见到此情此景,儒服老者几人都不禁心中一震,不得不生出一丝敬意。
这个赵玄机,确实是条好汉!
“给他一个痛快吧。”
突然之间,拾回擂鼓瓮金锤的黑甲壮汉吐出一个句话。
“……也罢!”
儒服老者一咬牙,沉吟纠结片刻,抬头对着赵玄机道:“赵玄机,老夫看你终究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大丈夫!老夫就给你一个痛快!”
说着,一甩手,身前漂浮的银色短戈飞了起来,嗡鸣不止,吞吐着锋锐无比的光芒。
这寒光映在赵玄机眸中,锋寒慑人。
赵玄机感觉到寒光有些刺眼,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死吧!”
儒服老者一咬牙,大掌猛地一拍,轰击在短戈之上。
咻。
银色短戈寒光猛地一闪,爆射而出,朝着赵玄机的眉心,隔空刺杀而至。
眼见着银戈就要斩在赵玄机眉心,将他一斩为二,就在这时,一只白金修长的手掌,凭空现出,抓住了牢牢抓住了短戈。
下一刻,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在半空中缓缓浮现出来,神色无比的冰冷,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儒服老者等人:“我大乾的太上皇,也是你们能动的?”
此人面容俊朗,眉目凌厉,透着凛凛煞气,不是陆乾又是谁!
“嗯?你是?”
儒服老者一惊,脸色微变。
“这家伙的样貌有些熟悉!”裴昆瞳孔一缩,浑身黑色雷霆大放。
“他是陆乾!”
文无神的惊呼响起了。
“陆乾,赵玄机的儿子,元始大帝的门徒?怎么会是他?”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傅全有和黑甲壮汉脸色齐齐一变。
“这人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绫矶公主连忙喷出火红宝石的藏天匣,横剑挡在身前,乌丽眼眸之中闪过一抹惊疑。
“嗯?陆乾?”
听到骤然响起的惊呼,牢笼中的赵玄机睁开了眼,看到半空中的熟悉背影,微微一愣。
然后,脸上露出无比欣慰的笑容。
“父皇,终于轮到我救你了。”陆乾回头,微微一笑,但是,感应到赵玄机身上的境界气机,脸色骤然一变:“嗯?你的境界怎么只是天仙境界,你不是金仙巅峰么?”
“我没事。”
赵玄机微微一笑,随意盘坐下来,提醒道:“陆乾,这五人实力不错,你小心一些。”
“他们?”
陆乾闻言转头,双眸一眯,浑身散发出滚滚魔气,萦绕周身,汹涌在山洞之内,宛如魔神降临:“十二金仙么?”
“不好!是元始魔气!”
儒服老者一看,立刻认出来了,脸色骤变,连忙爆退十丈。
裴昆,傅全有,黑甲壮汉,文无神皆是神色一沉,齐齐后退,气息相连,凝成一股庞大气势,压在陆乾身上。
然而,陆乾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不可能,这小子怎么实力如此强横,气息之雄浑,深不可测,竟然跟我们几人也不相上下!这小子不是刚刚才飞升的么?”
儒服老者脸色惊声喝道。
“你废话太多了,就从你开始吧!”
陆乾一听,眸中闪过一抹寒光。
然后,猛地一步踏出轰然落在儒服老者身前,浑身魔气一凝,三头六臂的梵魔真身凝成实体。
没有半点犹豫,魔佛头颅竖眼一铮开,三道血红无比的碎魂魔光激射而出,直射儒服老者,黑甲壮汉,裴昆三人。
同时,法身猛地膨胀三圈,六根巨臂,轰出漫天金色拳影,势若崩天裂地,朝着儒服老者五人轰击而下。
“梵魔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