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当两帕夏阵亡,加利波利半岛守军崩溃的消息传到了特基尔达城,军民哗然,让守将卡特尔·乌瑟利·帕夏十分震惊!
特基尔达城位于马尔马拉海岸的北岸,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为距离伊斯坦布尔二百五十里地而已,以东南军的脚力,一天可达!
卡特尔·乌瑟利·帕夏年过半百,两鬓班白,持双撮马尾,表明是资深帕夏,战斗水平非常高超,他是西线老手,属于打白皮打得两眼泪汪汪的那种帕夏,但此时他也紧锁眉头,坐立不安。
他很清楚加利波利半岛守军的情况,军队是精锐的,地利更不用说,还有哈立德·奥利夫帕夏作战勇敢,为人稳妥,但这样的精兵强将组合,却依旧战败!
让他揪心的是东南军在海峡两岸的进军,以致于他向伊斯坦布尔的报急,都很难得到足够的援军。
按他所想,想打败达达尼尔海峡西岸的异教徒军队,至少得十万大军,然而他手里只得五万多人!
没办法,唯有据城而守了。
卡特尔·乌瑟利·帕夏想了又想,最终派出了部将勒布率五千人前往位于东南军前进路上必经的“格利博卢”城,让他增援该城。
勒布是员勇将,追随他有十年,是个虔诚的宗教信徒,打起仗来悍不畏死,是个可以信任的将领。
万万没想到的是勒布被派出后,并没有依令行事,进入“格利博卢”城协防,而是在城外作战!
……
“山口啊!”坐在毛驴上的郝摇旗轻声道。
驴稳,骑马由于重心太高,容易摔下来。
虽说驴慢,但在山路上要个P速度啊。
东南军中骑兵不算多,使唤的毛驴不少,随军走遍天下,被敌人诋毁为“驴军”,但东南军乃至于东南国对于毛驴的印象相当不错,驴全身都是宝,国内养驴可是个大行业,红红火火。
道路打了个旋,直下平原,远处正是“格利博卢”城。
下午到平原,一直推进到城外十里时,天色将晚,遥见城外敌军,东南军也不造次,干脆扎营。
他们建立起营地,官兵齐动手,挖沟建垒,此乃稳妥之举,东南军向来军工作业出色。
太阳已经下山,点点火光连成一片,与漫天的繁星相互映衬,营房后面还有一长串火龙,如同一条闪亮的银河,那是陆续来归的部队。
郝摇旗吃过了晚饭,借着尚存的光线,就在主帐外搭起箭靶练手,与众军官赌香烟!
大赌是不敢的,被捉到谁都救不得他,但大家拿香烟当彩头,政治军官是不会干涉的。
参与赌局的家伙们一个个射箭,以百步为界,有的射中,有的射失。
射中的得到赞扬,射失的则被人嘲笑。
在以前,玩弓箭者被嘲笑,但现在弓箭兵正式入编,大家也就放心地玩起了弓箭。
不同于火枪,士兵们用火枪,弓箭则显然是军官们的好玩具。
最后轮到了郝摇旗出场,他拿着大弓问大伙道:“看我射得怎么样?”
“老总,肯定行的!”“看看先!”众人乱七八糟地嚷着。
郝摇旗拿着箭道:“要是射中红心,我就赢家通吃,不射中红心,则通赔!”
众人一致同意,看他平心静气,瞄准箭靶,如弓如满月,嗖的一箭射出去,正中红心,顿时彩声如雷!
郝摇旗暗呼一声侥幸,他其实水平并不高超,虽然苦练,但也是一般般,没想到这次这么准。
其实以前很多官兵都对射箭感兴趣,远远地一箭射中敌人,不用冒着近战的危险,多爽!
但不是谁想射就射的,要有好师傅,要有好弓箭,都不容易找得到,就连郝摇旗也是在他加入了新明军之后才开始练起来,但一直不算好,挨别人嘲笑他是。
接下来不再射,黑暗君临大地,点起了火把来看,不容易看到。
郝摇旗哈哈一笑,着侍卫散烟,他没拿别人的烟!
于是谀词如潮,个个都称老总威武。
这个就是军队中的互动,施以小恩小惠,同时展示自己的豪气,对于军官很有必要性。
他回到军帐里,简易的帆布桌上点了马灯,放着地图,郝摇旗便埋下头,手指在图纸上抚摸若有所思。
离伊斯坦布尔不远了!
打过眼前的城池,快跑的话就是两天的路途,这场战争即将到达终点!
说起来真的是快,也没打多久,比起以前在前明与明军打、与其他山贼军火拼、还有与鞑靼人交战,没完没了,每天都不知道能不能够吃上饭,活不活得下去!
绝不是说笑的,郝摇旗是李闯部属,李闯最惨的时候是十八骑兵入商洛山,连李闯在内仅得十八人,其余的死的死、降的降、逃的逃,真惨呐!
郝摇旗参加过一片石之战,那场战斗打得荡气回肠,郝摇旗也曾力斩五个鞑子,算起来成绩不错!
奈何鞑靼人实在凶恶,闯军失败,李自成回到京师,坐了龙廷,然后撤出京师,之后挨鞑靼人穷追猛打,一路追杀,在九宫山,李闯王归天。
说实在话,哪怕郝摇旗神功卓著,也是惶恐无比,不知道什么时候劳资会归位。
好在闯王老婆高夫人深明大义,率领残军归顺了新明,之后就安稳了。
大敌包头佬,以郝摇旗看来,其战斗力犹在鞑靼人之上,包头佬组织严密,人多势众,且宗教气氛浓厚,敢打敢拼,而且他们的装备并不差。
然而面对包头佬,郝摇旗从未怂过。
他知道他背后团体,老大英明神武,战友们人人都是赵子龙,与他并肩作战,从未让他失望!
当晚郝摇旗当晚没解甲,也没睡好,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倒不是穿着盔甲的缘故,而是想着对包头佬的战争快要打完了,是否应该功成身退呢,还是继续肝白皮?
各有好处,及早抽身撤退,早点回家抱小老婆。
继续打,继续升官发财。
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直到天色将明时才睡熟,起来时发现大家都在等他,觉得真是不好意思!
侍卫送来了洗脸水,有点凉爽。
他们扎营的地方不是盖的,有水,有水!
依照军用地图找到的地方,非常准确,给东南军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也是这种看似的小事一件接一件,东南军的信心很足,有种万事都绕不过俺家老大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