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黄河流域。
就在昨日,黄河多处堤坝被蛀空决堤,引得黄河之水泛滥,冲向两岸流域。
好在如今乃是旱冬季节,黄河水位并不高,在加上部分区域已经冻结成了冰面,水流不算湍急,但是并没有一瞬间就发展成不可收拾的大洪灾。
而陆植与玄心老道两人,也在收到消息之后便即刻赶了过来,以术法引流梳理水患,因为补救的还算及时,倒是并没有酿成太大的灾祸来。
两人到来之后,陆植便马上赶到几处黄河决堤口,以土行之术聚沙成坝,化泥为石堵住了决堤口,而玄心老道则梳理引流泛滥的黄河水汇入附近的河流之中。
最后,陆植还特意花费了三天的时间,将那几段在汛期时时常泛滥的黄河河段好好的梳理了一番,将河底堆积的河沙汇聚而来,化作土石,堆砌在河堤两侧。
一面拓宽挖深黄河的容水量,一面加固黄河两侧的河堤,让短时间内不至于再有泥沙被冲刷汇聚而下,再次将黄河水位抬高的危险。
虽然陆植也知道,这终究只是治标不治本之法,待过去多年之后,就算是他的布置,也会再次失效,但至少在这百年间,黄河应该不会再有泛滥改道之事发生了。
另一边,茅山的清宁真人几人,也已经赶到了长平古战场那边,做法消弭古战场之中的怨气戾气,消弭阴气,以防出现什么诡异恐怖之事。
这段时间以来,那些妖邪鬼怪的动作越发的激烈狠毒了起来。
在数次针对陆植他们等人无果,反而损兵折将之下,那些妖魔们也马上便转换了策略,开始朝那些无辜的百姓们算计了起来。
它们不断的引发制造出一系列的天灾人祸来,企图破坏那好不容易才有了几分平稳气象…只有天下大乱,世间阴阳失衡,才是最合适的它们时代。
而天下清平的时节,那些妖邪异类免不了要被大势所压制,只能躲在深山老林之中不敢轻易现世,哪有现在这般的自在舒爽?
所以它们一刻不停的给陆植他们制造着麻烦与灾难,派出众多妖魅精怪到世间为祸,为得就是要让陆植他们疲于奔命,四处救火。
而若是天下间那才刚刚恢复了几分的平稳气象再次被打破的话,陆植他们此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就都会瞬间付诸东流。
毕竟他们借助新生的王朝大势与气运,勉强重新梳理平稳下来的地脉,却是再也经不住再一次的崩散了。
一旦让那些妖邪们得逞的话,不说他们所谋划的重新龙脉一事要功亏一篑,气运相连之下,就连他们与孔乾等人都要被反噬!
若是天下清平,那世间自然一片盛世景象,妖邪退避,鬼魅不生。
但若是天下大乱的话,世间礼乐崩坏之下,对于那些妖邪之物的压制自然便无什么限制可言,世间鬼魅横行,妖邪为祸便就成了常态。
所以到了此刻,众人自然是要谨慎再谨慎,决不能被那些妖邪给得逞了。
只要顺利的渡过这一阻道之劫,自然前路光明,再无阻碍,到时候,也就是与那些妖邪鬼物们清算之时了!
长白山中那只虎王,邙山上的阴兵异类….乃至于躲在阴冥地府中的那只黑山老妖,到时候自有他们偿还因果之时!
一月之后,闽江县。
这座因为身处闽江流域附近而得名的小县城,面积只有方圆数百里,算不上什么什么大城大县。
而这座小县城,自半月之前,便一直阴雨连绵,虽还未造成什么太大的洪涝灾害,但县中因此而受到的财物损失,却是难以计数。
首先便是县中的那些田地,这一场阴雨落下,田地都几乎被泡烂了,田中的麦苗都直接腐烂在了地里!
而在这寒冬时节,明明本该雨水稀少才对,而且以闽江县中的气温,更不可能落雨,就算要下,也应该是下雪才对。
但这场阴雨却是寒而不冻,甚至就算是落到地上了,也不结冰…这场雨一看便绝不正常。
而事实也是如此,这场阴雨,本就不是正常的天象,而是有人刻意为之!
陆植来到这闽江县后,便瞬间确定了,这定是以行云布雨的术法神通招来的!
在花费了一番功夫之后,陆植也很快便确认并锁定了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条躲在闽江之中的老毒蛟!
果然,越是到这关键之时,那些妖邪鬼魅们也就越加的疯狂肆意,越来越多的妖魔异类涌现而出,为祸世间。
但…那长白山虎王远在长白山,而且藏身万里山林之中,行踪诡秘,不易寻找,邙山鬼物们,也有邙山中的天然阴域掩护,不得轻动,黑山老妖更是藏身阴冥地府,轻易无法对付得了它..
而这条闽江中的老毒蛟,又是哪来的依仗与底气?竟也敢在此刻跳出来,与自己结因果?!
陆植也没犹豫深思什么,直接便只身潜入了闽江之中!
掐了个避水诀,陆植直接深潜进了那闽江江底,一座巨大的珊瑚礁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且不提这江中怎会有珊瑚存在,但陆植却是确认,自己的确找对地方了。
那座巨大的珊瑚礁,分明就是一座巨大的府邸样式,其上还以珍珠黄金点缀勾连成了一块巨大的门匾,书写闽江水君府五个大字。
而在这闽江之中,敢自号水君,并以如此奢华水府为宅邸的存在,也就只有那条老毒蛟了!
轰!
一声闷震,水波爆散激震间,只见那以两扇巨大的洁白贝壳所化的水府大门直接爆碎成了无数的碎末,伴随着涡流一同涌入了水府之中。
陆植也没那兴趣与那老毒蛟先礼后兵什么的,直接便打碎了它水府的大门,强势打将了进去!
几只听闻动静前来查看的虾兵鱼精,连陆植的人影都还没看清,便顿时被那席卷而来的涡流旋涡给卷带冲飞了出去。
陆植一路如无人之境般,闯进了水府深处。
水府大殿之中,一蛟首人身的毒蛟精正倚靠在一团洁白的肉冻物之上,抱着一名浑身赤果的无发美人嬉闹行事,忽然便听一阵巨大的轰击声传来。
嗡嗡..震荡的水波声传来,一股巨浪顿时冲击而来,瞬间涌入大殿,几乎将整间大殿都给冲垮了!
那毒蛟精都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整个冲击卷飞了出去,倒是那名无发美人,在那巨浪的冲刷下,突然间身形变形,软化瘫做了一团不规则的乳白肉冻,然后迅速缩回了下方的巨大肉团之中。
两扇兀自还依附生长着不知名藻类青苔的灰色蚌壳顿时从两侧收拢合上…那无发美人,竟是由一只蚌精的蚌肉凝型虚化而成。
“何人敢在我水府中撒野?!”
那毒蛟精颇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冲着殿外怒声呵斥,也是神奇,在这江底江水之中,那毒蛟精竟还能如陆地中一般言语发声,听得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