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南宝珠被妆娘、侍女等人簇拥,在清晨时描好了新娘妆。
妆镜台前的少女,生得圆润白嫩,像是没有蒙尘的明珠,面若银盘,眼似水杏,笑起来时不谙世事,宛如一朵养在深闺的人间富贵花。
大雍贵族,正室的嫁衣颜色崇尚绿色,镇国公府送来的绿绸嫁衣古雅精致,金线刺绣极尽奢华,然而更贵重的却是那顶纯金凤冠。
就连妆娘都情不自禁地赞叹:“我在长安城,专给出嫁的女郎梳妆,却从没见过这么漂亮贵重的凤冠,可见镇国公府有多么在意世子妃!”
南宝珠脆声笑道:“那是因为你没见过我小堂妹出嫁的排场!娇娇出嫁时十里红妆,不知道有多么隆重!”
侍女们跟着起哄说笑,一时间满室热闹。
南宝衣安静地注视着小堂姐娇美甜蜜的侧脸。
前世小堂姐被迫嫁给糟老头当续弦,倔强地半路逃跑,最后落了个沦落天涯不知所踪的凄凉下场。
这辈子,小公爷十里红妆八抬大轿来迎娶她,当镇国公府明媒正娶的世子妃,不敢说今后能够位居千万人之上,至少也是锦衣玉食高枕无忧。
前世今生,终究是不一样了。
南宝衣心中柔软。
她轻轻靠在南宝珠的肩头,不知怎的竟然弥漫上泪意。
妆娘笑话道:“大喜的日子,五姑娘怎么哭了?可是舍不得姐姐出嫁?”
南宝衣揉了揉眼睛:“姐姐出嫁,当妹妹的哪有不想哭的呢?我确实舍不得啊……”
一句“舍不得”,令南宝珠红了眼眶。
她难过地抱住南宝衣,抽噎道:“娇娇你一哭,我也想哭了呜呜呜……要是能一辈子长不大,该有多好呀!”
屋子里的侍女,也情不自禁地涌上泪意。
都说出嫁是大喜事。
可是对于女子的娘家人来说,把自己娇养十几年的闺女送到别人家,该是多么叫人难过。
妆娘连忙笑道:“吉时快到了,新娘子可千万别哭,弄花了妆容,要被人取笑的!”
说着话,云袖匆匆进来,禀报迎亲的队伍快到府门口了。
长辈们进了寝屋。
江氏拉着南宝珠的手,叮嘱道:“镇国公府是大户人家,以正室身份嫁去他们家,可不能再像从前当妾的时候那般无所事事好吃懒做。”
南宝珠吐了吐舌头。
她当妾的时候,也不算好吃懒做啊。
她学了好多烹饪的手艺呢!
“镇国公府就小公爷一个儿子,今后你是要管家的,得跟着长公主学习如何掌家,万万不能懒惰。”江氏滔滔不绝,恨不能跟着南宝珠一起嫁去镇国公府,“你要结交长安城的贵妇人,要时时跟在长公主身后,要举止得体,不能叫人看笑话——”
“好了!”南慕打断她的话,捋了捋胡须,“珠丫头是个伶俐的,你说的这些她都知道。”
江氏柳眉倒竖:“她知道个屁——”
她自觉这话不妥,连忙收声儿。
瞟向自己女儿,她一手抱着团扇,一手偷偷从果盘里抓起几颗枣夹核桃,紧张地往宽袖里塞,俨然是打算带在路上吃。
她就知道吃!
江氏气得心肝疼。
很想像从前那般给南宝珠一个爆栗子,可是念起她近日出嫁,她眼眶红了红,终究还是忍住了。
江氏亲自抓了一把枣夹核桃,慢慢放进南宝珠的掌心。
她摸了摸女儿的脑袋,哑声道:“多余的话,娘亲就不说了。如果将来被宁晚舟欺负,只管回来告诉娘亲,知道了吗?”
南宝珠握紧那一捧枣夹核桃。
她郑重地点点头。
南宝衣陪着南宝珠,去松鹤院拜别了祖母。
又依次拜别府里的其他长辈,才乘坐花轿,往镇国公府而去。
此时国公府宾客盈门,热闹非凡。
南宝衣挤在观礼的人群里,看着姐姐和小公爷拜天地,握紧了小手帕,大约是因为过于喜悦,不知不觉就哭得小脸红红。
萧弈站在她身侧。
他莞尔:“南娇娇,你是多大的姑娘了,还哭成这副模样。你瞧,对面的小孩子都在笑话你。”
南宝衣难为情地擦了擦泪花:“我这是情之所至,你懂什么……”
司仪的高唱声中,结束了拜堂大礼。
宁晚舟和南宝珠步出青庐,往新房而去。
南宝衣随萧弈入席,举目四望,宾客们非富即贵,长安城有头有脸的世家贵族,几乎全部到场祝贺。
女方这边送亲的代表是南承礼。
他鲜少与长安贵族打交道,因此举止之间颇有些拘谨。
连饮了几盏酒,他鼓起勇气来敬镇国公府的人。
他对镇国公宁肃道:“国公府世代忠良,我远在西南时也有所耳闻。妹妹能嫁进国公府,是我们南家有幸。这杯酒,小子敬您!”
宁肃打量南承礼,眼中流露出几分欣赏。
他端起酒盏,笑道:“世人贱商,我却觉得商人能言善辩,聪慧果敢。我家阿舟桀骜任性,他娶宝珠,是宝珠受委屈了。”
说完,饮尽了杯中酒。
长公主被人请出去说话,不在宴席上。
南承礼又先后敬了宁渝和她的夫君裴子期。
行至宁繁花和陆家这一桌,南承礼端着酒盏的手微微一紧。
陆家的人并没有注意到他。
陆夫人黑着一张脸,低声数落:“繁花,夫妻吵架再正常不过,可你吵完架就跑回娘家,算什么事儿?你是妇人,要遵妇德,你该哄着阿砚,而不是等阿砚主动低头。你还好意思板着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陆家欠了你!”
“阿娘说得对。”陆砚冷笑,“她自己生不出孩子,连带着坏了我陆家风水,叫我其他妾室也怀不上,她还有脸跟我吵架!宁繁花,趁着长公主还没回来,你赶紧给我笑起来,万一叫长公主发现端倪,又要骂我不疼惜你!可你扪心自问,你一个坏我家族风水的女人,值得夫君疼惜吗?我娶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南承礼看着宁繁花。
少女身姿纤弱,像是不堪风霜的娇花。
纤细的眉头始终锁起,杏眼中藏满了黯然。
在娘家时,陆家人就敢如此张狂。
若是在陆家,她又是怎样艰难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