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既然对方已经提出来要放自己走,没有任何附带条件。
这种情况下还不走,那么就真的是榆木脑袋了。
广济奇当即不和燕九过多废话,趁他还没有改变主意,强撑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向着远方走去。
虽然看起来一瘸一拐走不快,但事实上广济奇真的走得很快。
“此人不宜留下来养虎为患。”燕双原本没有靠近,因为这是燕九的战利品,但是看到燕九现在竟然想要将广济奇放走,终于忍不住出言阻止:“还是杀了干净。”
燕九侧头,静静看着燕双:“你在教我做事?”
燕双不由在心中破口大骂——如果我不是为了留在这里教你做事,我还在这里做什么?
不过即使是燕双,燕九之前一战的表现,依然极大地震撼了他。
燕双原本是以燕九一刀砍晕川谷作为他实力的锚点,仅仅就此而言,就是非常杰出的东瀛剑客了,要整整比这七十二盗平均水平高出来两个档次,当做领导这群狼的头狼,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但是之前燕九与广济奇的这一战,又有了很多不同。
燕九自从最开始出刀,到最终的终结,基本上每一刀都属于不同的东瀛流派,但是又都称得上其流派的精华。
如果说之前燕九不过是一个剑术高超的刀客,那么现在,燕九差不多已经触摸到了东瀛剑圣的门槛。
所欠缺的,大概就是一点足够耀眼的战绩了。
况且他还这么年轻。
现在即使是燕双,心里也开始稍微打起了嘀咕。
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人杰,为什么会混在浪人群里,接受汪直的征召来到神州。
或许——他只是想来神州罢了?
“请燕公子三思。”燕双坚持说道:“如果因此误了五峰船主的大事,即使是燕公子您,也未必担待得起。”
燕九静静看着燕双。
“他是我的囊中之物。”
“不需要你来置喙。”
在短暂的敛锋之后,此时的燕九,一时间眸眼睥睨,锋芒毕露。
燕双不由后退了一步。
低声:“知道了。”
……
……
并没有人去追逃跑的广济奇。
因为在绝大多数倭寇的眼中,石屏卫所的官兵杀起来软绵绵的,没多久就一哄而散全都跑了,倭寇这边又没有骑马,追起溃兵是真的吃力不讨好,所以也就让那些官兵跑就跑了。
既然这些官兵软绵绵地完全经不起打,他们那个刚开始就被自家首领打趴下来的广济奇,自然就更没有什么出奇的了。
是的,作为东瀛浪人,他们自身更为识货,燕九所使用的那些剑招,他们确定是自己接触不到并且惹不起的强大存在,既然这样,认燕九作为首领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而真正认识到广济奇的潜力,而想要除之而后快的燕双,又被燕九所阻拦。
广济奇并没有一步三回首。
他决定趁对方没有反悔之前尽快离开,既然做出了决定,那么就要执行,哪怕身上带伤,一口真气提起,踉踉跄跄一路西行,转眼间已经跑出来了一二十里路,确定没有人跟上来之后,广济奇才终于慢下脚步。
全身依然隐隐作痛。
就好像要散架了一般。
还好虽然与燕九连对三刀,但是并没有真的有致命的刀伤,三刀之下,第一刀广济奇稍微占优,第二刀心知不敌,但是却引罡风削碎了燕九的衣衫,当然这一刀广济奇赢了场子,但是却吃了大亏,直接被燕九的刀气震动了肺腑,所以这一刀之后,两个人的胜负就已经分出来了。
第三刀的归去来兮,差不多是广济奇的生平所学,广济奇也就是依靠这一刀化解了燕九的犬牙,不过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被燕九一觉踹翻之后,已经完全没有了再战之力。
技不如人,甘拜下风,就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
哪怕说战场上技不如人的后果就是死路一条。
在燕九提出来要三擒三纵自己之后,广济奇这才终于看到了一线生机。
虽然说投降的事情万万不可为之,但是对方既然愿意放自己走,再不走还真的打算吃倭寇的牢饭或者说直接引颈就戮?
广济奇还没有觉悟到这个程度。
不过此时心知脱离了危险,广济奇的速度慢下来之后,不仅全身开始剧痛,腹中也开始隐隐饥渴起来。
这里靠近海边,是用来防御倭寇的重要卫所,但是因为倭寇泛滥,周围的村落走的走散的散,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村子了。
想到这里,广济奇不由露出了苦笑:“难道说我这么倒霉?”
没有被倭寇杀死,反而要因为伤重和饥渴死在这荒郊野外?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未免也太衰了吧。
广济奇这样想着的时候,脚下刚好一个趔趄,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广济奇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但是爬起来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双鞋子。
他的精神瞬间紧绷,腰刀尚在手中,出手便是一刀。
广济奇的刀当然不叫我不想死,但是能作为广济奇的佩刀,自然也不是凡品。
不过眼前的人不闪不避,广济奇一刀就砍在对面身上,但是却如同砍在了金石上一般,非但对方没有半点事,早就重伤在身的广济奇反而手中佩刀被反震脱手,自己也连退数步,看着眼前的人,刚想说点什么,就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不醒人事。
薛铃看着面前倒下的男人,心中真的是一肚子委屈无人诉说。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是的,薛铃什么都没有做。
她只是看广济奇倒下去,周围又没有什么人,一时好心,就跳了出来。
结果广济奇伸手就是一刀。
一刀就一刀呗,你砍我还不能让我用手臂挡吗?
虽然你也砍不伤我,但是砍坏了衣服也不好不是吗?
结果广济奇反而自己把自己砍晕了。
这要到什么地方说理去。
“看来这次任务是你独立完成了。”方别慢慢走了出来,两个人已经吊了广济奇很久了。
没有想到重伤的广济奇还这么能跑。
别说,跑的还不慢。
“杀了他吧。”方别冷酷无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