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風暴
小說推薦王者風暴
天泉部月钩带着心腹军团迁徙,路上遇到一次非常厉害的虫汛,拖延了大半个深渊月才赶到寄存小飞蝎的蛮荒世界。
“孩子们,你们在哪儿?”
“哎呀!晚了半个多月,你们这些小家伙怎么就不等等为父?”
月钩十分着急,知道那帮小家伙不是省油的灯,这又跑到哪里野去了?真真令他担心。
片刻之后,远方传来嗡鸣,两只小飞蝎巡游看到体型庞大的老爹,振动翅膀呼喊起来。
“父亲,我们在这儿!快随我们去九刃山。”
“太好了,总算找到你们了!”月钩十分着急,不惜力量挪移过去,载上两只小蝎子问明方向带着呼啸破开云层,仅仅半个小时就赶到九刃山。
当他从空中落到地面,看清景象不由得一愣。
八十座巨大虫塔围绕一座壁立万仞高山矗立在周围,虫塔与虫塔之间飘浮着近千座水晶虫巢。
山脚下遍布一条条深不可测沟壑,从沟壑之中飘起磅礴大水,在神秘力量引导下冲刷着水晶虫巢,水珠挂在粗大晶簇上显得格外耀眼。
除此之外,在巨大虫塔范围内倒伏着千千万万庞大虫躯。
不知道他们死去多久,身躯看上去异常干瘪,依稀可以看到虫壳上面刻印着古怪符号。
月钩仰头看向壁立万仞高山。
只见大量暗影螳螂环绕山腰集群飞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月钩总觉得每当这些小家伙环绕山腰飞行一周,力量就会增强一分,连体型都要膨胀少许。
“这里应该是九刃部的核心统治区域,我记得上次来这里做客不是这个样子。”月钩此时此刻充满疑惑,在两只小飞蝎催促下移动身形向着山顶拔去。
等到驱动身影飞行,月钩才发现在此地移动不是一般的困难。
空中充满暗影,平时不显,只要有外来生物靠近,立刻张牙舞爪贴到近前。
幸好有两只小飞蝎带路,月钩这才可以寻着某种规律盘旋向上,若是乱闯乱撞,以他的实力都要大吃苦头。
“你们为什么会在九刃部老巢?难道说那位九刃王看出了你们不凡,所以强行将你们拉来?”
月钩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将心腹军团放在天外就是担心引起九刃部注意,没想到小飞蝎早就撞到枪口上?这可怎么办才好?
“嘿,没办法,这次只能大出血了!之前也是慌不择路才将你们安排在这里。”
两只小飞蝎直笑:“没有九刃部了!这里是天泉部,是王的领地!”
“什么?你们说什么?”月钩感到十分诧异。
这时候,山巅传来话音:“父亲,我们的运气不错,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时间不大,月钩飘到山巅。
只见这里矗立着一座超大型水晶宫,高空并非天外,而是星星点点黑暗幕布,飘浮着一圈圈宛如星河的独特符号。
那些符号有的璀璨,有的晦暗,一时半刻对脑海造成冲击,久久无法回神。
月钩听到“扑哧”一声响,之后他的庞大身躯开始缩小,越来越小。
等到身形落到宫门前,按照比例已经不足十米,这让他感到有些别扭。
周烈出现了,太白紧随其后,再后面是一堆奇形怪状螳螂,还有各种不同族群的虫子。
“咦?月钩?你是月钩?”
在众多虫族之中,有一尊断臂黑蝎看到月钩异常激动。
“啊?你是毒斧,毒斧陛下!”月钩震惊。
“快不要这样说了!什么毒斧陛下?我只是带着残部在外逃亡的失败者!”断臂黑蝎有些凄苦的问:“家里还好吗?”
“好,还好!”月钩看向一众小飞蝎,诧异的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周烈赶紧邀请月钩进入水晶宫,看到毒斧与便宜老爹是旧识,示意他来解释。
“嘿,九刃部完蛋了!九刃王那个蠢货养了三头肥羊,又开始玩儿虐待继承者的戏码,结果好巧不巧跑到沼泽中唤醒了森罗虫!那三个继承者中有一个家伙暗中布置了恶毒后手,生死关头岂会坐以待毙?连消带打之下九刃王凉凉了!”
毒斧大略解释了一下,他没有说这些凶恶的小蝎子发动战争,带着暗影螳螂制造了多少杀戮。
简单概括就八个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不过话又说回来,只要肯于效忠,待遇还是不错的。
周烈带着飞蝎们离开沼泽后,立刻寻找那些规模适中的仆族下手,不服就打到服为止。
然后裹挟战力挑战更强仆族,一个台阶接着一个台阶向上跳跃,最终裹挟了五千万仆族大军吞没了九刃部所有地盘。
就这样,在月钩赶到之前,周烈已经初步完成整合,并且弄出一群臣下。
大家正在讨论如何入侵其他世界,因为九刃部实在太穷了。
周烈想尽办法,疯狂榨取资源也才拼凑出八十座初级虫塔。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这处贫瘠世界所有精华都集中在方圆三百里范围内,等到培育出新一批虫卵也就不剩什么了。
月钩做梦都没有想到九刃部就这样完了,小蝎子们极其幸运地占领了一处广大世界。
若是换做平时,他肯定会兴奋的展现歌喉,可是眼下情况不一般,即便占领了一处广大世界也没有半分喜悦。
“诸位,我带来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虫汛来了!”
毒斧大为惊骇:“什么,虫汛?”
“不错!”月钩大点其头:“我们在迁徙过程中只是远远看到那种情景就觉得魂不守舍,许多年幼小家伙直愣愣飞了过去,要不是我及时出手,损失无法估量。远离之后,我们单单绕行就花费了大半个深渊月,所以九刃部正变得岌岌可危,必须尽快迁徙到安全所在才能保命。”
依附周烈的虫族哗然,周烈从议论声中得到了答案。
所谓虫汛是远古时期那些被压在地层深处的虫族尸骸,因为种种特殊原因出现异变,演变成可以随意移动的黑色亮油。
最近十几个纪元,这些黑色亮油成了气候,宛如大江大河一般在各个世界之间流转。
这也没有什么,可是从最近五个纪元开始,这些黑色亮油具备了引诱虫族大规模飞蛾扑火的恐怖力量,所以称其为虫汛,就像发大水时形成的汛期。
周烈暗自嘀咕:“开始了吗?这就是厄运洗礼,只有战胜所有厄运,我才能窥见那一丝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