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灵平安在峡谷中一直征战到傍晚,房间里的光线开始黯淡。
他才站起来,打开灯。
然后放下手机,走到阳台上。
这个时候,夕阳已经落下去了,只有最后几片晚霞挂在西方的天际。
天空上开始出现星星。
远方的建筑群里,也能看到灯光亮起来。
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快七点了。
“看看今天的新闻吧……”他说着,拿来一条椅子,坐在阳台上。
开始刷起微书来。
今天的热搜,排名前十的热点,全部和教师节有关。
十名之后,才开始慢慢出现其他新闻。
“洛希亚联邦共和国宣布建立……”灵平安看到这条新闻时,稍稍一楞,然后点了进去,便看到一个视频。
洛希亚帝国的双头鹰国旗慢慢降下来,新的国旗升上去。
看到这里,灵平安合上手机。
他知道,又一顶皇冠落地了。
不过,这和他没有关系。
“今天好好打游戏吧!”他说道。
刚好,手机上弹出了一条提示:亲爱的玩家,您的眷族钢巴部落,通过祭典仪式,向您献祭了一万两千四百二十五枚标准次元石……
灵平安咦了一声,点开手机,打开眷族指令器。
于是,他就看到了自己的眷族,那所谓的钢巴,居然跑到了地图的另一边,还占领了一大片的土地。
与此同时,一个类似老鼠的图标,出现在敌对势力的列表。
他看了看,发现自己的眷族和一个叫魔鼠帝国的势力刚上了。
“鼠人……”他皱了皱眉头。
他讨厌老鼠!
所以,就没有管钢巴部落对这个所谓的魔鼠帝国的进攻。
而是看向了在左侧的资源栏里出现的一个全新图标。
那是一块银色的立方体结晶。
他轻轻点击了一下,就得到了介绍:这是从一个独立上级星际物种所创造的传送门中崩散出来的能源石,其中蕴含着纯度比较简单的能量,您可以将之作为您的眷土能源来源。
然后一个选项框弹出来了。
“您是否将次元石设定为您的眷土能源?”
“是/否”
灵平安点了是。
于是,他又得到了一条提示:您将一万两千枚标准次元石注入您的眷土。
您的眷土能源储备达到百分之五。
从现在开始,只要您的能源储备未清零,那么,您在眷土的一切操作,都不会消耗噩梦点券!
“居然还能这样?”灵平安高兴起来。
于是,他开始关心起钢巴部落的战争了。
便点击钢巴部落的图标,察看了一下,发现自己的眷族,似乎挺能打的。
从战斗记录来看,它们击败了许多敌人。
但消耗也挺大的。
特别是噩梦点券消耗。
这一次,钢巴部落贡献了一万两千枚次元石。
直接触发了灵平安设定的奖励。
噩梦点券,像水一样的花了出去。
钢巴部落这一次光是神眷者就出现了好几个,这就是一两万的点券。
再加上这一次的集体祭典,一万两千枚次元石的献祭,让钢巴部落的贡献值达到了十万。
于是,全部落成为神眷部落。
十万点噩梦点券和十万点眷族点数,立刻花了出去。
将所有钢巴部落的绿皮,全部强化了一次。
让它们得到了力量与生命力增加的神恩。
好在,钢巴部落的胜利,也带来了大约三十万眷族点数的收入。
除此之外,靠着变卖战利品,灵平安还回收了大约八万点噩梦点券的收入。
所以……
“我这是躺着啥事没干,就白嫖了钢巴部落的东西?”
“甚至还反过来赚了一笔?”
想到这里,他就开心起来。
自己的眷族能打,这很好!
“看样子,很快我就可以实现全自动打怪了!”他美滋滋的想着。
便非常豪气的在一个眷族指令器的授权请求上点了确定。
这个选项是这样的:亲爱的玩家,无耻的魔鼠帝国,正在暗中计划召唤大角鼠,以阻止您的眷族。
这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您可以授权给指令器,在必要之时,将您的角色降临到中古世界,惩罚违反游戏规则之人。
做完这个事情,他便切到了眷土界面,察看了一下那只蚁后的情况。
结果,蚁后的进度条,还卡在百分之六十五左右的地方。
看来,今天是没办法进去察看了。
捧着手机,灵平安想了想。
晚上继续打游戏?
不太好!
也打腻了!
老实说,这些天天天在峡谷,他脑子有点晕。
就在这个时候,远方的郊区,一朵朵烟花开始冲上天际。
在天空中炸开,绽放出徇烂的美丽烟花。
灵平安看着:“教师节庆典晚会已经开始了吗?”
他看了看一直趴在自己脚边的宠物,问道:“小乖乖,你想去看看吗?”
喵呜!
小猫轻轻叫着,似乎在说,只要主人喜欢,它就喜欢。
灵平安挠挠头,他想了想,反正今天没什么事情。
不如出去走走看看热闹?
他记得上学的时候,参加的教师节庆典晚会非常热闹。
还有许多明星,也都会参加!
这是联邦帝国的传统!
尊师重教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尤其是公众人物,必须向公众证明自己。
这也是这个国家的文化基因了,那些在外邦可能无关紧要的事情——譬如出轨、劈腿啥的,在联邦帝国的艺人身上出现,立刻就会直接他们声名狼藉,被所有人唾弃,甚至被封杀!
所以,每年的教师节庆典,每一个城市的明星,都会回来,义务参加庆典晚会的表演。
有点像投名状。
而灵平安自从毕业后,就没有参加过庆典晚会了。
主要是他忙着打游戏和写小说,没空。
但今年,情况有一点不一样。
新书在难产,峡谷游侠也玩腻了。
“那咱们就去看看吧……”灵平安抱起自己的宠物,踹上手机,然后就走下楼去。
打开店门,再关上它。
灵平安掏出手机查了一下今年的庆典地址。
江城市北郊联邦陆军基地。
“唔……”他挠挠头:“我记得可以坐七路车直接抵达!”
于是,他走出街巷,向前走到一个公交站台。
等了大约五分钟,就等到了公交车。
他抱着宠物走了上去,同时将手机上贴着的二维码,对着公交车的扫描器扫了一下。
滴的一声,刷卡成功。
他是甲等功勋子弟,公共交通,全年免费!
抱着自己的宠物,他看了看这辆车,后面还有座位。
于是,他走过去,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刚刚坐下来,他就听到了前排,有两个小姑娘在议论着今天的庆典晚会。
“张明耀哥哥真的是太帅了!”一个姑娘翻着手机说。
“不!”另外一个有点微胖的女生道:“我的肖野哥哥才帅!”
灵平安摇摇头,心道:“居然碰到两个流量明星的粉丝……”
不过……
他嘴角只是撇了撇,就拿起手机,开始刷企鹅群。
虽然他素来不太喜欢流量。
但他素来尊重他人的个人爱好。
公交车缓缓的驶过一个又一个路口,灵平安在前面的两个女声叽叽喳喳的议论中,看着企鹅群里讨论的今夜各地庆典情况。
一个个认识的,不认识的明星,走在教师节的红毯上。
每一个城市的庆典现场,都是人山人海。
今夜,注定是一个狂欢之夜!
……………………………………
司徒贺是被紧急从修炼室中召唤出来的。
“目标过我们这边来了?”他看着屏幕上,一辆正缓缓行驶在道路上的公交车。
监视器看不到目标的模样。
但毋庸置疑的,祂就在那辆车上。
而且,一直没有下车!
显然,祂朝着陆军基地来了。
但……
祂来干什么?
单纯的看看晚会?
不可能!
祂是什么人?手指头勾一勾,不知道有多少仙神妖魔,马上就会变得‘能歌善舞’。
所以……
其中必有深意!
要仔细考虑,要认真衡量。
不可大意,不可遗漏!
“大家都说说看……”司徒贺招手将监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召集起来:“目标此行,究竟意欲何为?”
所有人都皱起眉头,认真思考起来。
司徒贺同时还打开了一台电脑,通过内网,联系上了由领宫内事务大臣张惠中将组织的一个特别为目标而建立起来的智库。
在这个时候,司徒贺很清楚,需要集思广益。
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嘛!
他将当前情况,简单的对着智库在值班的几个研究员说了一下。
立刻,屏幕对面的人,开始思考起来。
这时,监控中心的一个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举起手。
“将军……”他说:“我想到了一个可能……”
“嗯?”司徒贺看向他。
“祂会不会是来视察的?”这个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说道:“您知道的,我们也都知道,目标是一位极有可能具备全知全能特征的超维存在……”
这个事情,有无数证据佐证!
更有着无数事实佐证!
祂总是能一眼看穿人心,总是可以提前知晓并掌握一切。
同时,祂还亲自出手,展示了祂的能力。
所以,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继续!”司徒贺的眼睛慢慢亮起来。
那位工作人员大着胆子,继续说道:“将军……您看,咱们这里进行了多项基于目标的各种研究……”
司徒贺点点头。
在这个陆军基地的地下,联邦帝国正在针对性的进行着有关灵能的研究。
同时还展开了基于目标的‘灵语’的研究。
“目标难道不知道吗?”工作人员说道:“祂肯定知道的……”
“但……”
他看着司徒贺:“我以为,祂这次过来,有两个可能性……”
“一个是,祂或许认为咱们的研究进度太慢……”
“祂过来是催促咱们的……”
司徒贺点点头,这个可能性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
目标在明知道,联邦帝国在对祂的残羹剩饭与随身衣物和那段录音在进行研究的情况下,却视而不见。
这本身就表明了祂的态度——祂乐见于此!
不然,这个基地早就被祂一口气吹走了。
所以,祂这次过来,确实是有可能过来催的——为什么进度这么慢?要不要我帮忙?
只是想到这里,司徒贺就打了冷战。
若是如此的话……
那传递出来的信息,也未免太吓人了一点!
这些天,司徒贺可一直在看太祖、太宗、高宗时的各种笔记和档案。
所以,他对那个君权至高无上的时代,有了充分认识和了解了。
太祖曾经亲自督办过海军的大型风帆战列舰项目。
甚至亲自给出了设计方向,还提供了一部分设计指标要求。
结果,他的要求在技术上有难度,海军的大型风帆战列舰一度难产。
太祖大怒,认为海军的设计院是在故意对抗他。
于是,将当时负责设计工作的几位总师,送去了北海放羊。
其后,接任者果然很快就提交了大型风帆战列舰的设计图纸。
而那个事情,与现在的事情的相似度非常高!
司徒贺难免不会将自己代入到当年的设计院那几位负责人的角色里。
太祖对办事不力的设计师的惩罚简单而粗暴。
那祂呢?
祂的北海在那里?祂的羊群又是什么?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司徒贺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开始冒出来。
他是真的怕了!
“那第二呢?”他问道。
“这第二个可能性……”那个工作人员说道:“也有可能是觉得咱们工作不错,特地过来嘉奖的……”
“毕竟……其实咱们也确实取得了许多成果!”
司徒贺想着,看向那几个智库的研究员,问道:“诸君以为呢?”
他们互相交流了一下,也都点头,道:“将军,我们认为,这位阁下的分析是有道理的!”
司徒贺低下头,他知道,现在压力到了他这里了。
他必须去确认——目标今夜来这里,祂是来催的,还是来嘉奖的?
他必须去接触!
但在那之前……
司徒贺看向那个工作人员,问道:“杨研究员,阁下是否有兴趣,成为‘天问’智库的雇员?”
对方闻言,立刻点头:“这是我的荣幸!”
“那么,明天会有人来找你谈话的!”司徒贺站起来,披上外套,他道:“诸君继续在留守吧!”
“我去探探口风……”
若是来催的,那就从明天开始,所有研究人员全部715!
若是来嘉奖的……
那就更要715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