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PS:感谢“madmac16”大佬打赏三万币!~』
————以下正文————
夕阳渐下,转眼便到了黄昏。
此时赵虞与张季聊得意犹未尽,但又碍于时辰不早,他便对张季说道:“若你没别的事,不如先随我去昆阳,我还有些事要询问你。……如何?”
听到这话,张季毫不犹豫地抱了抱拳,正色说道:“卑职希望重回二公子身边。”
如此直白的表示效忠之意,让赵虞微微有些意外。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张季已在江东身负要职,因此赵虞也未想过要张季重新返回自己身边。
可没想到的是,张季自己却提了出来。
或许是虚荣心作怪,赵虞故意问道:“那你在江东的事怎么办?”
张季认真地说道:“大公子身边自有楚骁等人在,而我是二公子您身边的卫士。”
听到这话,赵虞十分高兴,在欣慰地看了眼张季后,点头说道:“先回昆阳。”
说罢,他重新戴上了那块虎纹面具,对在旁早已悄无声息吃完了所有烤肉的牛横说道:“牛大哥,将何顺等人召回来吧。”
“好。”
酒足饭饱的牛横摸了摸肚子,扯着嗓子喊道:“何顺!”
那一声暴喝,犹如惊雷,震地静女捂着耳朵跳开了些许,而张季则是暗暗惊诧:这莽汉中气十足,声若雷鸣,必是一位猛士!
他猜对了。
“来了来了。”
在牛横那一嗓子过后,何顺便带着几名黑虎贼出现了远处,通行的还有张季带来的两名江东士卒——这二人见张季相安无事,如释重负,赶忙回到张季身后。
见此,赵虞吩咐何顺道:“通知众兄弟,回县城,今日之事,不得声张。”
“是。”
何顺抱拳应道。
临下山前,赵虞还特地私下关照了张季一句:“待我戴上这个面具,我即为周虎。”
张季当然明白这位二公子的用意。
就这样,一行人便下了山,返回昆阳而去。
待回到昆阳时,天色已彻底暗了下来,唯有昆阳城上闪着火把的光亮。
趁着何顺去叫唤开启城门的空档,张季身边的两名江东士卒终于忍不住了,小声询问他:“张大哥,这里莫非是昆阳?”
见二人心惊胆颤,张季笑着宽慰道:“周首领请我小住几日,不必惊慌。”
然而听到这话,那两名江东士卒却更心慌了。
别看他们不怕关朔、陈勖二人麾下的义师,因为江东亦属于义师,而昆阳……那可是黑巾贼的地盘!
他俩在沙河南岸军营的时候,可没少听义师的将士谈论这群黑巾贼的凶狠——那是一群连义师都无法取胜的悍寇!
见二人吓地面色发白,张季只好又宽慰道:“无妨,周首领乃我旧识,他不会害我们的。”
宽慰之余,他忍不住再次感慨,感慨这位二公子在几乎没有任何助力的情况下,竟创下了偌大地盘。
『……这份才能,大公子亦不及也。』
他心下暗暗想道。
进了城,赵虞便带着张季等人回到了他与静女的住处——城北一间颇为普通的民宅。
虽然看上去普通,但由于整条街都住着黑虎众,因此以往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当地百姓敢在这条街出没,将这里视为‘禁地’。
当然,在昆阳之战后的如今,昆阳百姓已不再畏惧那些头戴黑巾的人,相反将他们视为英雄,但由于这条街住的都是黑虎众,因此街上还是显得比较冷清。
吩咐何顺派人照顾好张季的两名江东随从,替他们在附近安排的住处,赵虞带着静女、张季、牛横进了这座小宅。
“如何?静女收拾地很干净的吧?”
在推门走入主屋时,赵虞笑着对张季说道。
然而张季却笑不出来,他看着狭小的院子,只感觉有一股悲怆涌上心头。
他鲁阳赵氏的二公子,几时住过如此狭小的宅子?
他语气委婉地说道:“二公子为何如此苛刻对待自己?”
“啊?”赵虞一时没明白过来。
见此,张季便指了指这狭小的宅子。
没想到,从旁静女却抱怨道:“张大哥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这样的宅子,我每日亦收拾地很辛苦呢。”
『……』
被呛了一句的张季表情古怪地看向静女。
“好了。”
赵虞笑着拍了拍静女的后背,催促道:“去弄几个菜,我与张季再聊聊。”
“嗯。”
静女点点头,这才转身朝庖厨的方向去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张季忍不住对赵虞说道:“静女……简直是判若两人。”
在他的印象中,静女是一个十分乖巧、温顺的小丫头,绝不会像方才那样抱怨——虽然他也知道她并无恶意。
“你指的是她的脾气么?”
赵虞笑着将张季请入了屋内,没有否认张季的疑惑。
的确,相比较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小丫头,如今的静女已变得愈发坚强。
甚至于,或有可能是受到他的影响,静女有时候举手投足,也隐隐仿佛有他的影子。
不过赵虞并不介意,毕竟是女主人嘛,怎能没有些手段呢?
将张季请入了屋内,赵虞取来了纸张与笔墨,将其摆放在桌上,对张季说道:“趁着静女还在做饭,你再向我说说当前的局势。……尤其是义师已打下的地盘。”
“是。”
张季抱了抱拳,从赵虞手中接过毛笔,一边在纸上描绘,一边向这位二公子解释。
“……荆楚义师,听说去年已拿下了南郡,目前正与南阳的王尚德厮杀于宛南……江中义师这边,江中义师大致可分三部,关朔麾下的长沙义师,陈勖麾下的江夏义师,以及程周麾下的豫章义师。关朔、陈勖二人我就不多说了,想来公子比我更清楚,至于程周的豫章义师,这股义师如今正慢慢倒向我江东……”
赵虞轻笑道:“赵璋胃口不小啊。”
“是公羊先生的建议。”张季笑了笑说道:“江东终归还是弱了些,若能吸收其他义师为己用,自然是最好不过。”
“唔。”
赵虞点点头,并没有就这个问题追问下去。
因为他也明白,赵璋、公羊先生等人所在的江东义师,他与天下其他义师是不同的,说难听点,公羊先生不过是借了‘义师’一张虎皮罢了,剥除这层虎皮,江东义师就是一股他赵氏用来复仇的势力。
而在复仇之余,赵虞观那位公羊先生的战略安排,仿佛也有着与晋国‘裂土而治’,甚至是‘取代晋国’的意思。
『反正要叛乱,那就做个彻底。……是这个意思么?』
赵虞表情古怪地摇了摇头,忽然意识到当初那位迂腐而顽固的公羊先生,实则也是一个‘狠人’。
就在赵虞暗自嘀咕之时,张季已在那张纸上描绘好了当前天下各股重要势力的分布图。
不得不说,他着实不擅长丹青,画技稀烂,但赵虞还是通过他所绘的地图,对当今天下的局势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据张季的介绍与解释,整个大江以南,目前都是‘新楚国’的国土,听命于荆楚的楚王——至少在名义上是这样。
在此基础上,去年各路义师率军北进,已前后攻陷南郡、江夏、汝南、九江、庐江等郡,再加上江东义师控制的下邳、沛、广陵、彭城,整个义师势力,可谓已经占领了二分之一的天下。
但仔细来分析这个‘二分之一天下’,水份却着实不小,毕竟相比较人口稠密的河北、河南、中原、山东,如今义师所占据的地盘,大多都是‘欠开发’的穷乡僻壤。
就拿鲁阳、昆阳举例,似这等小县放在河北、河南、中原、山东等地,比比皆是,可在义师占领的地盘上呢,这已经算是颇有规模的‘大县’了,换而言之,义师势力近两年虽占领了不少地盘,但对于晋国,却几乎没有伤筋动骨。
赵虞怀疑,晋国朝廷迟迟没有派遣援军,可能也是基于这一点——即故意放弃一些不紧要的国土,诱义师在战略上分散兵力,以便于后续的平叛。
当赵虞向张季说出这个猜测时,张季亦点头说道:“公子所言极是,事实上公羊先生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因此,公羊先生建议在拿下济阴、济南、泰山、山东等地后,便暂缓攻势,改为固守,以防晋国的反击。公羊先生言,晋国熬了许久,一旦展开反击,必然是雷霆之势,倘若义师抵挡不住晋国的反击,非但先前的一切优势将荡然无存,或有可能兵败如山倒,甚至全军覆没。”
“公羊先生有把握守住么?”赵虞皱着眉头问道。
张季摇了摇头,说道:“那就看我江东能否在晋国反应之前击败济南的章靖,抢先占领泰山、济水……否则,恐怕只能退守彭城。”
“章靖?”赵虞微微一愣:“陈门五虎之一的章靖么?”
“公子知晓此人?”张季惊讶问道。
“唔。”赵虞点点头,简单说道:“前几年,章靖曾为我赵氏之事来鲁阳一带审查,为我赵氏争取到了朝廷的……‘赦罪’。期间我与他打过几次交道,不过并未见过。”
“哦。”
张季恍然地点点头,说道:“关于赦罪那件事事,江东亦听说了……”
听他淡然的语气就知道,无论是他还是江东,对这件事都不以为然——他鲁阳赵氏当日遭受那等无妄之灾,光是平反怨屈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