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在这三位法元期修士看来,北河的举动无疑是疯狂的。
此刻三人吓了一跳之际,站在中间的天阵老鬼,连忙对着水帘洞四个角的四支阵旗一招。
在嗖嗖的破风声中,四支阵旗当即向着他激射而来,在他一卷之下,没入了他的袖口。
接着三人足下一点,闪身就向后退去。
几乎是三人动作刚刚落下,北河以法则之矛搅动起来的大片法则之力,就像是一大片五光十色的光丝,直接盖在了水帘洞上。
接着,惊人的一幕就出现了。
在一大片法则光丝的覆盖下,水帘洞形成的大门,即便是有法则之力形成的禁制,但依然瞬间就支离破碎。
而后五光十色的法则光丝,宛如势不可挡的洪水,继续向着前方镇压而去。整个水帘洞以及两侧的墙壁,瞬间坍塌,而后被法则光丝给剿灭成了虚无。
在水帘洞之外,是一条石块铺就的甬道,此刻天阵老鬼等人,已经退到了甬道后方数十丈。
但此刻在他们前方,一大片五光十色骤亮,看起来极为奇异的法则光丝,宛如一条瀑布,被北河手中的法则之矛带动挥舞过去,将空间都给压得一寸寸坍塌。
三位法元期修士的身形,分三个方向冲天而起,避开这一击后,悬浮在了半空。
这时他们纷纷看向了水帘洞的方向,而后就看到了融法池所在之地,在北河刚才一击之下,彻底暴露了出来。
他们还能看到一大一小两个法则之球,悬浮在半空,宛如一个五光十色的葫芦。
而北河则遥遥站在那葫芦前,手持一杆银色的法则之矛,在矛头上,还连接着一大片五光十色的法则之力,此刻的他双目血红,带着一抹诡笑看着他们,看起来宛如一尊杀神。
也不知道他手中的银色长矛,到底是何种天尊级法器,遍布灵纹的银色矛身,能够将法则光丝跟北河之间隔开,使他不会沾染丝毫。
“小辈好胆!”
看到他竟然敢以无尘期修为,跟他们三位法元期修士叫板,留着八字胡,背上背着龟壳的天阵老鬼,在看着北河时,不禁神色微冷。
闻言,北河看着此人冷笑道:“你这龟壳倒是还不错!”
“找死!”
他的话音刚落,天阵老鬼勃然大怒。
修行数千年,曾几何时有人敢对他说这种话。
而今他当着另外两个法元期修士的面,被当众羞辱,如何能够忍受得了。
只见他身形一花,当即向着北河激射而去。
北河符眼睁开,他就看到那走路外八字的天阵老鬼,此刻身影几乎化作了无形,即便是他的符眼,也只能够捕捉到一丝淡淡的轨迹,发现对方正向着他疾驰而至。
见此,他将手中的法则之矛一挥。
“呼啦!”
法则之矛将大片五光十色的法则光丝给带起,向着此人铺天盖地而去。
所过之处,在咔咔的声响中,空间大片大片的坍塌。
天阵老鬼的身形乍现而出,站在半空后,看到大片五光十色的法则光丝滚滚而来,沿途所过空间一寸寸坍塌,此人震怒之余,眼中极为忌惮。只见他一咬牙,向着后方倒射而去,落在远处后,他看着北河不禁咬牙切齿。
此人虽然不在乎北河这个小小的无尘期修士,但是北河仗着手中的法则之矛,却能够搅动大片的法则之力。
而他们对于这些五光十色的法则之力,可是极为忌惮的。
这些从融法池中带出来的法则之力,当年属于诸多的魔修,对于他们这种法修而言,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
如果他们身处融法池,甚至是靠得太近,极有可能就会被吸入其中,从而粉身碎骨。
“真以为拿你没办法吗!”只听天阵老鬼道。
其话音落下后,双手大袖一拂。
在咻咻的破空声中,一支支阵旗从他的袖口中鱼贯而出。细数之下,足有上百之多。
方一被祭出,上百支阵旗就扩散开来,向着各个方向激射而去。
而看这些阵旗激射而去的方向,赫然是以北河为中心的四面八方,隐隐将他给笼罩在了其中。
下一息,就听一阵砰砰之声传来。
这些阵旗宛如钉子一般,直接钉死在了半空,徐徐旋转之际,从其上更是弥漫出了一股浓郁的空间波动。
而后在咻咻的破空声中,一道道黄光,从每一支阵旗上散发,跟相邻的阵旗连接了起来。
霎时,诸多的黄光形成了一张黄色大网,就要将北,连带他身后的两颗法则之球给罩住的样子。
北河眼睛微眯,而后将手中的法则之矛,再次刺入了身后的法则之球中,并猛地向前一挥。
“哗啦啦……”
大片五光十色的法则光丝,宛如一条长龙被北河挥舞了出来,瞬间抽在了就要成型的法则大网上。
“啪啪啪……”
而后就听不绝于耳的断裂声响传来,一道道黄光支离破碎,上百支阵旗形成的大网,瞬间坍塌了大半,同时更是有数十支阵旗,被法则光丝冲击的瞬间,就不受控制的乱飞了起来,表面的灵光刹那就黯淡了下去。
“砰砰砰……”
紧接着,诸多阵旗在法则之力席卷之下,竟然开始一一爆开。
不远处的天阵老鬼脸色一白之余,神情更是为之大变。此人手指掐动之下,乱飞的阵旗当即按照某种规律激射了回来,随着此人大袖一卷,就被收入了袖口中。
但是在此过程中,起码有二十余支阵旗,在法则光丝的冲击之下爆开了。
“哗啦啦……”
就在此人准备将剩下定在半空的阵旗,给全部收回来时,北河第二次以法则之矛搅动起了大片的法则光丝,冲击在了剩下的数十支阵旗上。
“住手!”
天阵老鬼一声厉喝!
只是北河对他的威胁充耳不闻,一时间定在半空的阵旗,再次被法则光丝给冲击得七零八落,表面灵光暗淡的同时,又一次砰砰爆开。
天阵老鬼身躯颤抖了一下,他的法器虽然也具有法则之力,但是跟北河挥舞的法则光丝比较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本无法抗衡。
此人即便是动作不慢,但依旧又损失了二十余支阵旗,才将剩下的收回来。
事到如今,他之前祭出的上百支阵旗,收回来只有一半多一点,实在是让他肉痛不已。
此人看着北河,眼中的杀机浓烈到了极致。区区无尘期修士,竟然能够将他的本命阵旗给摧毁将近一半,他当真是在阴沟里翻了船,损失实在是无法估量。
“嗖嗖嗖……”
就在天阵老鬼将阵旗给收回来的刹那,此刻在不远处的丑陋妇人,干枯的十指往前一掏,十道红色光柱蜿蜒扭曲,扩散开来后,从四面八方向着前方的北河聚拢了过去。
刹那间,北河从这十道红色光柱上,就感受到了一股浓郁到极致的生死危机。
千钧一发之际,他身躯原地一转,将手中的法则之矛以他为中心,顺势轮了一圈。
大片法则光丝,宛如一道匹练,将他给包裹在了其中。
一时间他周围的空间坍塌,当丑陋妇人激发的十道红色光柱,爆射在了匹练般的法则光丝上,直接寸寸欲裂,毫无抵挡之力。
北河能够以手中的法则之矛,操控此地的法则之力,以此地法则之力的威力,不但能够将他们这些法元期修士激发的法器给毁掉,就连他们激发的术法神通,同样无法对北河造成任何威胁。
“呔!”
就在这时,那浑身燃烧着红色火焰的魁梧人影,口中传来了一道震耳欲聋的爆喝。
这一道爆喝,仿佛具有某种魔力,落入北河耳中的刹那,他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让他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但随着他符眼瞳孔的收缩,他顷刻间就从失神当中醒悟了过来。
只是这时的他,看到一枚燃烧着火焰,足有数丈之巨的圆形符文,带着惊人的威压,旋转向着他轰了过来,眨眼就距离他只有二十丈不到。
就跟之前那十道红色光柱一样,北河从前方的那枚符文上,同样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生死危机。
这些法元期老怪施展的术法神通,无一是他能够抵抗的。
眼看符文袭来,北河将手中的法则之矛向前一刺,席卷而起的一道道法则光丝,随着这一刺向前狂涌了过去。
“轰!”
当法则光丝冲击在那枚燃烧着火焰的符文上,后者瞬息间爆开成一道道火光,向着四面八方激洒了出去。
三人出手,竟然无法奈何北河,这让天阵老怪等人怒不可歇。
而此刻的北河,双眼越发的通红,他的脸上带着浓郁的狞笑。
在跟这三位法元期修士交手之后,他心中的冷血、嗜杀、凶残,浓烈到了极致,而且还在不断的暴涨,顷刻间就占据了他的整个心神。
“嘿嘿嘿……”
只听从北河口中,传来了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冷笑。接着他扭了扭脖子,发出了几道咔咔声响。
而后他将手中法则之矛,向着身后那颗蕴含着狂暴法则之力的法则之球一刺,深深的没入了其中。
随着他一拔,法则之矛带着大片五光十色的法则光丝,被他抽了出来。
“唰!”
北河身影一花,主动向着距离他最近的天阵老怪杀去。
天阵老怪没想到北河竟然如此斗胆,即便是能够调动此地的法则之力,但他区区无尘期修为,也妄图对付他,简直是蜉蝣撼树,不自量力。
“天阵老怪,此子走火入魔了,小心点。”
就在这时,只听那丑陋妇人道。
其话音落下后,天阵老怪和不远处那笼罩在火焰中的魁梧人影,看着北河时,具是微微一惊。
不止如此,更让三人脸色一变的是。在北河数次打破法则之球的平衡后,那颗蕴含着狂暴法则之力的法则之球,此刻散发出了一股时强时弱的气息波动。
看其架势,似乎要溃散或者爆开一般。
“今日我定要将此子给斩了!”
很快天阵老怪就收回了目光,并看向北河杀机一闪道。
闻言,丑陋妇人和那笼罩在火焰中的魁梧人影,心中却是嗤之以鼻。他们谁都能够看出来,天阵老怪恐怕是冲着北河手中的法则之矛而去的,因为此物可是一件威力巨大的天尊级法器。
二人心中自然也有着自己算盘,身影一动,亦是向着北河掠去。
在他们看来,北河不过一个走火入魔,丧失了理智的无尘期修士,要斩了是极为容易的事情,他们唯独要考虑的,是如何从另外二人的手中,将那件天尊级法器夺到手。
北河似乎感受不到危机,此刻的他,心智被嗜杀充斥,除了杀戮之外,他心中再也没有其他。
眼看三人掠来,他一声嘶吼,将手中法则之矛横扫一圈,大片五光十色的法则光丝,当即向着那三位法元期修士狂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