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
在经过张远山一番欢欢喜喜,极为卓有成效的“劝说”后,孟奇终于是在咬牙切齿间接过了“金钟罩”这绝对能让他深恶痛绝的武功。
“别了,我的白衣胜雪。”
“别了,我的长发飘飘。”
“别了,我的风度翩翩……。”
孟奇在心底默默念了几句,除了自己估计谁都听不明白的莫名感慨之后,便是义无反顾的向六道轮回之主兑换了“金钟罩”前三层的功法。
并且为了节约时间,孟奇也是极为奢侈的请六道轮回之主为他灌顶,覆盖掉他之前的“铁布衫”内力,直接无障碍的掌握金钟罩前三层的境界。
不过感受自己肉身经脉里源源不断,汹涌而出的内力,再看看自己卓显于外,时不时反照出如的黄铜古钟一般的肌肤纹理,孟奇顿时觉得:“哎呀……真香!”
说一千道一万,即使孟奇再怎样对“金钟罩”的那一股画风抗拒到不行,但孟奇也不得不承认——“金钟罩”这少林寺72绝技之之一的绝学,的确是最最适合他的武功了。
且不说它能无缝的契合自己之前已经练至化境的“铁布衫”,让自己切换主修武功所造成的损失降至最低。
在上限上面,铁布衫的上限顶多就是在九窍境界的极限上打转,就算有再大机缘,也是最多突破外景第一阶梯的层次,再往上走已经非是武道人心能够弥补。
虽然早刚刚步入江湖,孟奇就已经听说江湖持剑六派之一的画眉剑庄庄主,一心剑陆大先生凭着江湖中人人可得的下下等层次的武功“六合剑”和“庚金剑诀”,突破无穷关窍,一举证得庚金不灭剑体,证得法身。
但万古江湖,才出了一位“一心剑”啊。
至少孟奇自认自己的才情是真的不如那位陆大先生,顶多…顶多应该是和那个“我全都要”的鳌雷豹差不多。
至少孟奇从始至终都清楚的知道,若是没有高深的武学,单凭自己是绝对走不到武道高深处的。
而金钟罩却不一样。
它佛门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虽然比不得七十二绝技之中如“易筋经”、“洗髓经”、“楞伽九阳经”这样近乎绝世的神功宝典,但也是步入了外景层次。
少林历代修习“金钟罩”的高僧,在功参造化,金钟十二转后,未尝没有参悟出“不坏菩金刚宝相”的法身大德。
别看孟奇一心对金钟罩的画风很是不满,但他也知道在江湖中,金钟罩这一层次的武功已经是大部分武林人士想都不敢想,触及都触及不到的“绝顶”了。
更何况孟奇刚刚才从副本世界里得到机缘,得到“阿难破戒刀”的全部真意传承。唯有修习佛门秘传武道内功才能最完美的推动这一外景层次刀法。
若没有绝顶的佛门内功做源,则差之毫厘则失之千里,早早失去“阿难无心,灭法破戒”的真谛,也是注定早早与法身层次的“阿难金身”失之交臂!
就算抛开一切不谈,在金钟罩之上也一样有不少的绝世神功可以将其并入其中,就比如说孟奇很是眼热,垂涎三尺的“八九玄功”!
万法不侵,诸劫不破,千变万化,滴血重生的彼岸级神功!
“这么一想,张师兄他为我所选的内功还真是最合我。看来他果真是花了很大一番心思啊。”
细细品味出一番真香的“滋味”后,孟奇也就不再对张师兄为自己所筛选的这套武功有任何的抵触,反而是有些对他由衷的感激。
不觉间就已经将感激的目光,投向了在自己不远的张师兄的身上。
张远山:“呃(~_~;)……感激什么的,就不需要了,您老开心就好(ー_ー)!!。
只要未来你不要提着霸刀追杀我三千大界,我反还要感激你!”
不过这些不着调的想法,张远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说出来,只能默默将这段镜像记在留影珠里,以便争取到以后自家这位师尊,在明了时光因果以后,不至于真的怒而拔刀来清理他这个“门户”里的败类!
在这六道轮回之地中一番吵闹之后,这小队里的众人也终于是各自在浩如烟海的六道轮回之主的兑换名单里,勉强兑换了些自己能用的东西。
“这六道轮回之主说真的,真的有些呆板啊。”
得了便宜,还在众小伙伴面前从六道轮回之主的兑换单里,试图再翻翻捡捡一些不值钱的零碎物品的孟奇还是忍不住吐槽。
“六道轮回之主颁发下来的那些个“善功”对于我们这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轮回者而言从来都不够用。
随随便便买上一点保命的密宝,弄不好就要自己全身的身家。若是再想购买神兵绝学,法宝秘术就根本想都别想了。
而当我们武道境界高上一些,能够获取善功的途径也多了一些的时候,我们那个境界所需要的兑换事物的善功也是水涨船高,层层加码,这又是使得我们陷入进一场更加恶劣的循环里面。”
“所以孟师弟你想说的是……”张远山突然眉心一跳,似乎是想起来某个让他分感可怕绝望的东西出来。
不会吧……师尊他老人家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在想这么可怕的事情了吗?
“如果六道轮回之主能给在他麾下的每一个轮回者都按照各自的潜力未来,信用实力,给他们设置一个可以提前消费的善功数额。
而咱们则能提前消费这些善功,提前提升自己的实力,提前以更完美的姿态去面对下一场轮回,自然能更快更多的去赚取善功,反过来去弥补我们先前欠下的信用漏洞。
“而且如果咱们欠下的善功能只需每月按揭付款,似蚂蚁搬家一样的去还钱,那就更加完美了……”孟奇扒拉扒拉嘴,有些可惜。
不过他也知道六道轮回之主高高在上,
“(* ̄m ̄)”
“所以师尊这就是以后你打造出“万界通识符”以后,又是创建“万界宝”,“万界花呗”,“万界借呗”的真相了?
师尊你就饶了后世的人吧,他们也不容易啊……没看见你家的那株板蓝根,每月都是被逼着剁手还债吗?”
想想自家在穿越之前,给自家妻女留下的那一地鸡零狗碎,张远山不觉悲从心起,今日就是不知是第几次泪流满面了。
这个师尊……真他喵的是害人不浅,还不如另一个呢!
吵吵闹闹一番,骤然张远山眼前一白。
待自己再睁眼,六道轮回之地那恢宏无铸的白玉广场早已消失,取而代之则是一座青烟袅袅,香火鼎盛的黄铜大殿。
大殿正中,真武大帝的塑像栩栩如生。
眼前正是真武派真武大殿中的一角。
显然,他已回归现世。
没由的,张远山轻轻舒了口气。
从六道轮回之地归来,也是要分上线和下线的。
若是被敌人预先知晓了自己上线的地点,然后提前埋伏下来,那就真是生死不由自主了。
不过这对于张远山而言倒是没什么,毕竟试问天下之间,还有什么样的地方能比真武大殿更加安全?
莫要看在外界,真武派至今都还未有一位天榜法身。
但若真有哪个法身高人悄咪咪的摸进来,那面对一群早在另一个无限之地突破了自我,明悟神魔法理的真武老道们,那他一定会流下一滴如朱颜般的血泪。
反正真到那时,害怕的绝对不会是张远山就是了。
“醒了?”
张远山眼前一黑,突然就看见眼前在前真武塑像下。
一席黑袍,就只是如神秘本身的林青,早已悄然无声的自虚无之外走出。
得,自家的这位师尊他也不是位省油的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