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AR女神
小說推薦我的AR女神
931
罢了罢了,这一家人能够坚持到现在,这才开口向自己求情,也是已经算是品质很高的一类人了,所以说自己心中难免还是有些失望,有些低落,仿佛自己一直看重的东西一下子被对方抛弃在地上,根本就不屑一顾,那种感觉实在是让他感到十分的失落,但是最终他还是表面上完全没有一丝一毫透露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反而仍像刚才一样热切的招呼着这位母亲,就我反正他也知道对方没有那个心思,看着满院子盛开的蝴蝶兰,对方的心思指不定又在什么地方的,或者说对方的心思一直都在一会儿该怎样向自己开口的这种地方,而且看对方这个样子估计也是第1次,求人做事情吧,紧张的脸都通红了,好像呼吸都有些困难,这样的情况下他当然不可能太过于苛责他了,虽然新中学的有些失望有些低落,但是人活着世上难免会遇到过去的坎,难免会脑子突然开窍,能够知道求人的好处了,不管怎样看,在以往的情面上,他都决定不管对方有会儿会提出怎样的要求,是给他自己还是给他家里其他人改工作,或者说是改月前或者说是更多其他的事情能帮还是多帮一些吧,毕竟他也是看了这一家人这一下辛苦的工作了很多年了。
不知所措的母亲被拉到了屋里,更是彷徨无措的很,他不知道该怎样开口,而且这个屋子他从来没进过里面这么干净,这么摆设的光鲜亮丽,他差不多以为这就是主子们的屋子了,当然他这一辈子还从来没有进过主子们的屋子,但是在他的想象中,主子们屋子基本上也就是这个样子,甚至于他以前都没有想过能这样屋子能这样的通透,能这样的宽敞,能这样的漂亮百色能这样的方法能这样的闪着耀眼的光芒,让他的眼睛都不敢到处放,而实际上那些家具那些摆件反射出来的光芒已经刺死他快睁不开眼了,还是坐在椅子上他觉得屁股底下就像是有针扎一样,毕竟坐在柔软的椅垫上,他是这种感受是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而手底下料子的那种光滑的质感要告诉他,这绝对不是他们平时穿的那种粗衣麻布唉,这样的感受让这位母亲更是忐忑不安,他真的以前从来没有讲过会来到小院子里来找自己的好姐妹,他知道自己跟对方那就是与你之别,但是他从来没有像这样真实的意识到两人者之间的差异,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嘴巴好像是被世界上最强力的胶水粘住了,牢牢的密封住,根本就张不开嘴,吐不出一个字来。
而他的这一番反应如实他落在了他的好姐妹的眼中,这个老嬷嬷不由得心中还是好笑了,估计自己这个好姐妹还从来没有意识过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不过也好,他已经卖过的那个卡知道了来求自己了,那么以后这一家人的日子也会好过起来,虽然说自己心中好像丢失了某些自己一直以来很尊重的东西,但是人总是要向前看的。生活总要是继续,人总是在改变着。
知道自己如果不开口的话,对方永远都不会吭一声脑天皇,对方也不可能直接说出自己这次来的最终目的老嬷嬷干然是事实的开口,自是他已经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知道人在生活的压力之下难免会最终会低下,他曾经傲慢抬起了头啊,那么这一家人老实本分,守了这么多年的规矩,满脸的在现实中也会折腰,也会向向所有的其他人一样会为了一些利益求到自己这里,为了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为了获得更多的物质量而开这个第1次的口,还是相信有了这个第1次之后的他们,这一家人也会像其他人一样泯灭于大众,像其他人那样子一样的生活,一样的蝇营狗苟,一样的努力专营在向上爬。
他说不失望是假,但是老妈妈还是比较能够理解,毕竟如果他处于对方的那种情况的话,估计他都坚持不了几年,早早的就想方设法的拉拢一些人脉这给自己找关系,怎么着也得让自己过得更好,而他就是这样一步步来的,就是因为自己是这样的人,所以看到坚持自己的原则,守着自己的本分,根本就不可能向任何人开口求情的这一家人是被他在心目中视作为值得尊敬,或者说是值得永远视为朋友的那种想法,虽然说这个想法现在已经落空了,但是也不妨碍这位老嬷嬷在感慨之余也算是能够理解这一家人的选择,毕竟他曾经就做过无数次的这个选择,甚至与她好像。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也没有像现在眼前这个人如此的不安和局促,反而好像很自然的就为了自己能够获得更多的东西开口折腰低头。
这样一想又觉得眼前的人还是值得自己结交的,毕竟看他现在就是说痛苦的模样,就知道这家人即使是思想已经有了一定的转变,但是转变的程度绝对是非常的微弱,不过已经迈出了这关键的一步,相信以后利益信心。
看着眼前在自己面前出现过无数次,只不过是表情更为忐忑,然后那种内心的不安,更为强烈的眼前人最终做出的这种改变,在他看来这世间的磨难太多,这一家人一直被人压迫着,迟早有一天会迈出这一步,他心里虽然一直都是这样想的,但到了这一点难免心中会有些落差,但是他很好地控制住了这一点,现在他对于这一点改变到是不怎么好奇了,反而非常好奇是什么契机引导的,这一家人出现了这样治的一个电话。
很快老蒙我自己就已经想到了,估计是这家人的儿子当了贾大人的小四之后,见了更多的场面,知道了更多人的嘴脸,这才意识到自己以往一直坚守的那有些原则是多么的不屑一顾,多么的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