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娛浪人
小說推薦日娛浪人
比想象中花费的时间要久很多,足足用了十分钟安达才将高桥浪人给她的剧本整个看完。
她能够感受到高桥浪人的诚意,将剧本合上抬头看向他,不自觉变得严肃起来说:“剧本改的很好。”
听安达这么说高桥浪人稍微放下心来。
“之前我一直在想办法将整个剧本变得更紧凑,但或许是因为本身困于改编的创作思维当中根本没想到可以这样。”安达顿了顿,“可以这样直接从根本上改变角色的状态。”
“执笔的这位很有能力。删改了不少,但完全没有画蛇添足的感觉,前后对应每一笔都刚刚好。”说着,安达起了想要认识修改剧本这人的心思——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人就坐在她对面,“不过也有一个小问题,这样修改的话高桥纱绘子的戏份肯定会升高,连带着配角也会占用不少戏份。这样对高桥桑你来说没问题吗?”
高桥浪人倒没太在意戏份的问题,如果纱绘子出彩更好,他本身就希望石原能够通过这部电视剧获得好处。另一方面高桥浪人也有自信就算是戏份增多石原也没办法压住他。
“我完全没有问题。”高桥浪人回,“剧本变得合理且顺畅对我来说比戏份占比更重要。”
高桥浪人的话让安达对他的印象再次改变,这人真的跟她日常所认识的那些演员很不一样。
拿着已经修改完美的剧本找上门来,也不在意自己戏份占比,这可是引起演员争锋相对的最大诱因之一。为了戏份,安达看过不少恶语相向。
但现在高桥浪人宁愿将属于自己的表现部分让出来。
安达难以琢磨眼前这个看起来仍有些稚嫩的年轻人,升起一种难怪被增本桑推荐过来的理所当然。
如果是这样她愿意修改《失恋巧克力职人》的剧本,但有一个前提——
“高桥桑,按照你给出剧本的水准我修改没有问题。但有一个问题·······”
“什么?”
“修改剧本的那位是谁。”安达说,“我需要跟他谈一谈,了解他的想法,然后谈论用怎样的表现方式会更好。讨论出来的东西会比我们各自为营更好。”
安达认真地想要跟修改剧本的那位人讨论,但这让高桥浪人有点懵。
修改剧本的那个人?不就是他吗?安达桑的意思是另有他人?
高桥浪人恍然大悟,安达是以为修改剧本的人另有别人而他只是借花献佛罢了。
“安达桑,剧本是我修改的。”高桥浪人平静地将这句话说出来,平静的就像是随手做了一件好事。
然而,这句话在安达听来无疑是原子弹。
“诶?等等,你说,这个剧本,这个剧本是高桥桑你改的吗?”
“是的。”高桥浪人应下,“这是我最近修改的。”
“这真是,完全没想到。”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
高桥浪人真的太令人意外了,不仅是在演员方面的修养和个人魅力,现在被安达认可的剧本竟然也是他亲自修改。
人怎么可能这样全能?
见过不少黑暗的安达第一时间想的是高桥浪人会不会是将其他人的成果占为己有,但转念一想他并没有这样做的理由。
这是改编剧本的修改,又不是原创,高桥浪人没必要去争这个著作权。而且就算是他将著作权拿过去,在后面的讨论也会露出马脚。
排除了其余答案,剩下的那个就是正确的,很简单的排除法,安达不得不相信高桥浪人就是这个修改剧本的原作者。
她低头拿起杯子喝了两口掩盖脸上复杂的情绪,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什么怪物啊。
当然,这不是年轻人的问题,这是高桥浪人的问题。
安达将杯子放下:“修改剧本的人竟然就是你,高桥桑,这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
“我平常喜欢写点小玩儿意,能够得到安达桑您这样的专业人士的认可那真的是太好了。”高桥浪人说。
“难怪,如果是高桥桑你自己修改的剧本的话也就无所谓戏份的问题了。”安达想起了这个问题,不对,已经不能算是问题了。
高桥浪人笑笑:“那安达桑要跟我讨论吗?如果不嫌弃的话。”
“当然。”
经过增本的提醒安达带来了自己日常写作的商务笔记本,开机找到原稿,经过高桥浪人修改过的部分就不用多说,两人谈论更多的是关于整个剧本的风格以及需要跟原作产生区别的地方。
安达是很明显的女性思维有更多的心理活动以及细腻的特点表述,光是看剧本就能看到特写镜头。比如男主的瞳孔变化和女主嘟嘴换了高跟化妆精致之类的细节。
高桥浪人是另一种思维,比起那种细腻需要花费心思来确定的东西他更偏向用行动来表达的感情。
比如男主在发现自己被脚踏两只船后直接整个人懵掉,甚至还笑了笑,因为第一时间是不相信这个东西的,接着开始说自己跟女主之间友情以上的交集。
结果被全部否定。
爽太第一时间是不能接受这样的情况的,他以为自己跟纱绘子已经在交往了,不是亲吻过了吗?
那这之前的两个月算怎么回事。
他起身在面前踱步,纱绘子想要将爽太真心做的巧克力还回去,但爽太让她继续保留着。
小动爽太:等等,今天的情况实在是太过复杂,抱歉纱绘子桑我没办法解决。请给我一点时间。
高桥纱绘子:是我应该道歉才对,爽太君的真心我实在没办法接受。(递回巧克力)
纱绘子起身离开。
爽太停下踱步,看着纱绘子的背影(镜头闪回纱绘子说想要收到好吃的情人节巧克力的画面)。爽太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