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人傳說
小說推薦漁人傳說
抵达此次选定的捕捞海域,所有船员也开始进入工作状态。近一天的航行,无所事事的船员们,也希望早点有工作可做。有事做,待在船上才不会太无聊。
引领船队在目标海域航行一段距离,找到适合下蟹笼的地方后,庄海洋便指挥众人,将装好饵料的蟹笼,陆续扔进选定的捕笼区,而后在附近停锚休息。
忙完这些,船员们纷纷回舱笑着道:“今天工作到此结束,期待天明时刻到来。”
“久了不出海,还真有点怀念海上的生活。赶紧吃饭,等吃完饭到海里游几圈。一个假期下来,我都发现长了不少肥肉,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也是哦!忙的时候想休息,等真正有时间休息,却又怀念工作的时候。贱啊!”
听着船员们的议论,做为船长的庄海洋也笑笑不说话。吃过晚饭后,便跟往常一样下海修行。等庄海洋离开之后不久,各船的船员也各自下海游泳。
唯有安保队的队员,却始终保持警戒。其它船员可以休息,安保队员这个时候,却需要为船员跟船队保驾护航。这样做,也能避免发生突发情况而来不及反应。
望着在海里扑腾的众人,并未下海的洪伟等人,也笑着道:“这帮家伙,看来一个假期下来,还都有点精力过剩。等回农场,可以搞搞体能训练。”
“搞体能?这个用不着吧?真搞体能的话,这帮家伙又要叫苦了。”
“我觉得可以!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真担心团队里,将来出现越来越多的胖子。”
“他们应该会注意吧!虽然海洋从来不说,可他们要是连自己体重都不懂控制,那只能离开船队了。要不然,需要下海潜水的时候,控制连潜水服都穿不进去。”
陪着洪伟闲聊的周光,今年也把父母接到农场这边来。在农场里,父母也被安排了力能所及的工作。而今年,周光也打算租赁一座小农场,置办一点所谓的家业。
要是农场经营的好,周光还会把弟妹给接过来。在他看来,跑去外地打工的弟弟,还真不如叫过来帮自己经营农场。经营好了,相信收入比打工高的多。
至于尚在读书的妹妹,直接转学到这边来读,想来也是没什么问题。论教学质量的话,周光觉得南洲这边的高中教育,应该比自己老家要厉害许多。
选择租赁农场的最大原因,还是周光希望一家人能经常待在一起。等农场的事安排妥当,或许可以筹备一下婚事,把谈了几年的女友,到时也一并接过来。
那样的话,有工作的时候陪着船队出海。没工作的时候,就陪着一家人,好好经营租赁的小农场。以他现在的收入,只要再辛苦两年,家里生活就会大为改善了。
有类似想法的战友也有不少,尤其去年租赁了农场的战友,开始有人拿到收益。说一千道一万,收益才是最现实最有说服力的东西。有钱赚,谁不积极呢?
对招募过来的退役士官们而言,加入公司之后他们都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唯有随船出海,才算真正进入公司的核心层。其它几家公司,相比捕捞公司还差点意思。
旗下真正核心的主业,还是不断扩张的渔业公司。尽管公司业绩跟利润,很有可能被农场方面超过。但对这些招募来的战友而言,他们更愿意随船出海。
离开船队独自下海的庄海洋,自然不会太多过问船上的事。有洪伟跟朱军红等人帮衬,他夜间下海修行也会很放心。如今的船队,已经不是当年的船队了。
四艘船组队出海,完全能控制船队所在的某片海域。对过往船舶而言,看到这片区域有渔船在停锚或作业,大多都不会靠过来,甚至会主动绕行离开。
在海上,除非认识的船只,或者谁都不会主动找陌生船舶搭话。更何况,无论打捞船还是远洋捕捞船,这样的船舶一看,就跟其它的捕渔船,多少有些与众不同。
入海之后,在深达几百米的大海之下,庄海洋基本贴底而行。那怕这个深度,几乎看不到什么亮光的存在。可通过外放的精神力,依然能感知周围的一切。
无论掩埋淤泥之下的东西,还是不时从身边游过的海洋生物,庄海洋都能提前感知到。加上有定海珠打头,他自然不用担心在这样的深度碰到什么危险。
就他现在的能力而言,千米以上的深度,已然毫无压力。千米之下的海底,他也在不断突破当中。修行不断,为的就是不断提升跟自我超越。
游走在海底的庄海洋,总能感觉到不时从山顶走到山脚。跟行走陆地山脉有所不同,游走海底这些山脉时,庄海洋的速度却极快,也不用走到最深处再往上爬。
在海底好好潜修了两小时,觉得时间差不多的庄海洋,很快又浮出水面。稍稍换了口气之余,找准船队所在的方向,开始跟箭鱼一般,进入急速潜游的状态。
如果此刻有人看到在海水之下的庄海洋,只怕也会误以为,这是一只海豚或其它的海洋生物。这样的速度,已然超出人类的极限,也超乎常人的想象。
偶尔感知到附近有渔船,庄海洋都会主动避开对方抛下的渔网等东西。除此之外,也免不了感知一下,船上的人究竟是打渔的,还是别有企图的人。
等回到船队下锚的地方,拉着绳梯的庄海洋,也很惬意的道:“爽!”
春节这段期间,庄海洋下海的次数屈指可数。类似这样的极限训练,他已经有段时间没体会到。或许正是习惯了这样的修行,时间长了不折腾一下,反倒觉得不舒服。
消耗的精气神,等回到船上打坐修炼,很快便能恢复过来。那怕每晚休息的时间不多,庄海洋依然能比别人更精力旺盛。这种状态,也令其它战友倍感羡慕。
刚回到船上,依然没休息的洪伟也笑着道:“回来了,爽了吧?”
“是啊!有段时间没这样训练,还真有些怀念。把绳梯收起来吧!”
“嗯!这事我会吩咐下去的,你先去换衣服。其它人,这会也差不多回舱休息了。”
出海的次数一多,自己需要负责那些事,洪伟自然也很清楚。王言明不在船上,他跟朱军红也要承担更多的事务。那怕要管的事有点多,可两人还是很乐意做这些事。
管的事情越多,说明他们在船队中的地位越高。那怕有时,他们会笑话王言明没机会再登船,可他们心里都清楚,终有一天他们也会下船。
而那时的他们,能否拥有现在的管理权力,还真的未尝可知。反观王言明,如果他真想跟船的话,相信庄海洋也不会拒绝。现在管理农场,王言明收入同样不低。
相比船队出海的分成,做为农场副总的王言明,年底也能拿到农场收益的提成。这笔钱有多少,或许只有王言明知道。而两人都相信,应该不会比他们少。
回到船上换好衣服,庄海洋也照例给远在农场的妻子打去报平安的电话。接到电话的李子妃,也笑着道:“今天还顺利吧?”
“还好!今天的海浪不大,宝宝睡了?”
“嗯!刚睡下没多久,你也准备休息了吧?”
“是啊!刚从海里回来,给你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家里,都好吧?”
“没事,一切正常!”
聊了一些家长里短的事,两人很快结束了通话。对李子妃而言,老公出海的日子里,接一通报平安的电话再休息,她会睡的更踏实。
那怕这样一来,每月通话费用也会增加不少。但对两人而言,这点钱真心算不了什么!
休息之前,庄海洋还是照例视察了一下全船各舱室。借助驾驶舱的电话,庄海洋也会询问其它三船的情况。确认一切正常,他才会回休息室开始休息。
而其它各船的负责人,也清楚庄海洋的规矩。简短汇报后,他们也能安心休息。等到凌晨时分,除了值班的安保人员外,船员们也大多都进入梦乡。
盘坐在休息室打坐的庄海洋,也会不时释放精神力,感知船队的情况。那怕有安保队员值班,可对庄海洋而言,他更相信自己的精神力预警。
等到天刚蒙蒙亮,庄海洋一如往常第一个出舱。而最后一班轮换的安保队员,往往都是刚被轮换出来不久。看到出舱的庄海洋,他们也知道这位老板要做什么。
“辛苦了!我先下海游几圈,等其它人起来后,你们再把绳梯放下来。”
“记住了!”
望着纵身跃入海中的庄海洋,安保队员也都见怪不怪。他们都清楚,晨练跟夜训,都是庄海洋雷打不动的训练。除非天气恶劣,否则都难挡庄海洋的训练热情。
换做他们的话,别说在海里训练这么久,那么在海里泡这么久,估计也会受不了。因此,除了钦佩之余,他们还真没其它的想法。用队员们的话说,这就是一个BT!
等到庄海洋再回船,船员们也基本起来,正在开始陆续进餐。吃完早餐,一天工作随即展开。随着船队开始变得忙碌起来,此次出海捕渔之旅也算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