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刘同斌微笑着观察余秋的反应。
给公司的估值,在他预期的价码上近乎翻了一倍,足以让他心动。
但他更想从余秋的反应里,看他手上还有没有那么多币。
余秋只是微微失神,就下意识地端起咖啡准备先喝一口。
这种反应也被刘同斌看在眼里,心想有戏,这是在思考。
余秋搁下杯子之后就问:“刘总去恩西,不会是去见那位赵小凯的吧?”
轮到刘同斌愣了一下:“你知道他?”
余秋笑了笑:“公司里现在负责混沌链项目的张玮杰,和赵小凯是师兄弟。他知道赵小凯在我那个文创村里之后,跟我说过一嘴。”
刘同斌抿嘴笑着翘了一下大拇指,然后说道:“明人不说暗话了。我的站位不同,对混沌链的兴趣比对每日头条大。当然,头条也是一个很优秀的产品。恰好,我对区块链这一块一直很感兴趣,对赵小凯的判断也一直很认同。所以,我给1亿美元的估值,想在现在的低点,沾一点你手上币的光。”
余秋沉吟不语。
他是听非爷说过,这东西将来的潜力巨大无比。
按非爷的说法,10万个币,将来就是10亿美元了。
现在这个时间点,让他再拿10万个币跟投,能值多少钱?
如果按现在的市价,100万美元多一点,太亏了。
何况币是非爷的,都还没问过他。
余秋想了想就摇了摇头:“这恐怕就不行了。我手上确实还有一点,但既没有这么多、也已经安排好了。刘总,就事论事,你看好混沌链的前景我很开心,不过这一次,我本来也没想着跟投让自己的股份比例保持多一点。按这次的计划,被稀释之后,雷哥和姜总那边的投票权仍然会委托给我,对公司后面继续按战略走下去,我还是有控制力的。”
他顿了一顿笑着问:“听刘总的意思,你想着哪怕少占点股,也要拿更多的钱希望我再投入一些币?我们原来的估值是做的投后6000万美元。”
“没有多的投进来?”刘同斌确认地问。
余秋点了点头:“咱们还是按照现在的情况,刘总再考虑考虑吧?”
“这样啊……”刘同斌稍微思索了一下就道,“我是在假设你能再次投入10万个币的情况下,愿意多给出4000万美元的估值。余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余秋摊了摊手:“我明白,但确实没这个想法。”
刘同斌看着他的模样,忽然洒然笑道:“嗐!也别想多了。那这样问吧,等混沌链研发完成之后,你是打算用10万个币,做多大规模的虚拟币融资?”
余秋怔怔地看着他:“刘总,你认为我会到时候再用混沌链去做一次虚拟融资?”
“你不做?”刘同斌也怔怔地看着他。
“……刘总,你对这个东西,已经想到这个玩法了?”
刘同斌和陶仰之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问:“你也想到过?”
余秋想起非爷说的话,心里有了明悟:“刘总是听赵小凯分析的吧?也难怪,他是金融和投资领域的高手。但这个东西,法律风险很大,我虽然想到了,但并不准备做。”
“那到时候怎么体现出价值?”刘同斌有点懵,“你把币搁在里面,如果不流通,怎么体现价值?”
“这肯定是个很漫长的过程,不会是短期内的事的。”余秋说道,“我想这些概念迟早会被大多数人所熟知,等到相应的法律边界也都出来了,才是考虑它运作方式的时候。在那之前,混沌链更多的是技术上的开发,完善漏洞。”
刘同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余总,你的野心比我想象的更大。”
余秋内心有点无辜,这怎么就野心太大了?非爷说了,步子太快扯着蛋,而且这东西太容易触雷。在情况明朗之前,做技术准备可以,但千万先别沾外部海量用户的钱。
到时候肯定一身骚。
“既然这样,我对比特春秋未来这个核心板块的运作可就吃不准了。”刘同斌说了这么一句。
余秋笑道:“我的长远规划,刘总也听过,觉得那个图景价值不大吗?”
“大是大,变数也大。”刘同斌如实说道,“配套你的规划,你这个想法确实更稳妥。”
他想起赵小凯说的:“如果他短期内没这个想法,就说明他会想办法争取这个东西在某个领域内受到官方认可的地位。那样的话,他对每日头条这个项目很多看似没必要的坚持就说得通了。这样的项目……怎么说呢?也许再到后面,就会有国资背景的资金入场,你慎重考虑。”
刘同斌确实是在慎重考虑,同时也意味深长地看着余秋:“如果相关的政策和法律边界迟迟不来呢?”
“办法是灵活的嘛。”余秋笑道,“我开始阶段的混沌币可以只做成平台内的用户积分,只不过它有一个和10万个储备币的价值对标体系,总有个盼头。”
刘同斌思考了许久,才问道:“反正你也清楚我请教过赵小凯,那我干脆直接问了。余总,你对10万个币的价值,到底是多大的预期?”
他想听听余秋的判断,和赵小凯的判断相差多大。
“这……影响刘总对我们估值的评估吗?”
“姑且算是吧。”刘同斌回了这么一句。
虽然他这样说,但余秋也不能就信口开河。
想了想非爷的话,他思考了一会还是开口说道:“5到10年内,保守10亿美元!”
刘同斌有点震撼地看着他:“你这么看好?”
余秋话都说出口了,于是笑着说:“所以让我现在再拿10万个币出来,让我作价几百万,换做刘总不会愿意吧?”
刘同斌想起了赵小凯的话:“我跑回老家,是觉得以前的知识储备不足以应付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世界剧变,所以到了这边,开始静下心来看各个学科的书,提高自己的站位和格局。上一波金融海啸让我有点担忧,这波危机再次爆发不会太远。照现在的发展态势来看,到时候还会刚好和国际大格局变化重叠,所有的资产都会跌宕起伏风云变幻。现实的资产有成熟的避险模式,虚拟的资产却还没有。区块链架构上的虚拟币这个东西,虽然看起来很悬,但未来也有可能被抬上神坛。你问我价格,我看不到天花板。到时候,也许真的是上万一个。”
现在,余秋的判断同样如此。
刘同斌知道他们说的单位肯定都是一样的。
他再想到余秋在比特春秋远期图景里描述的内容,作为优质内容的创作和流通平台,像全球输出文化精华的影响力。
余秋西装革履,看上去很年轻。
但刘同斌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像赵小凯一样,看到了未来的模样,已经提前在埋伏笔了。
国资背景的资金吗……
刘同斌沉吟半晌,开口问道:“B轮只要一家基金来投?”
余秋点头道:“简单一点好。”
“那我直说吧。”刘同斌认真讲道,“如果投了这一轮,我希望由赵小凯进入比特春秋,作为我私人的代表,担任一个独立董事。”
余秋有点疑惑:“你私人的代表?”
刘同斌说道:“仰之不是外人。估值仍然可以给你1个亿,基金拿2000万,我和赵小凯拿500万,我私人的权益挂在他名下。”
余秋确认道:“也就是说,你们在投后,占到总共25%。”
刘同斌点了点头。
余秋在盘算。
原本只打算拿个1000万到1500万,剩下的部分由雷布斯和姜总那边,按照比例分配跟投,他们想尽量维持股份稀释的速度。
但现在,估值更大了。
余秋说道:“还有其他的条件吗?”
刘同斌又竖起一根手指:“500万美元的授信额度。”
“……对我们的要求呢?”
“就那一个要求。”刘同斌说道,“虽然你不准备短期套现,我仍然想要投一个长期,所以现在不和你搞什么对赌。除了常规的投后管理,不会有其他干涉。但我希望,让赵小凯能成为公司的独立董事。”
余秋有点想不通:“他在公司里,做什么呢?”
“独立董事,不做什么啊。”刘同斌说道,“我需要的就是信息而已。除了公司发展的重大决策,也希望在你们之间建立起对等沟通的渠道,了解你们对未来的思考。”
“……这也是赵小凯的想法?”
刘同斌笑道:“是的,他对你很感兴趣。”
余秋有点头皮发麻,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