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这所谓的野哥究竟是什么人,丁凡现在还不清楚,但是眼前的这个皮草男到是能看的出来是个什么东西。
听他们之间的交流对话,很明显这小子也不过就是个跑腿儿的,却想从丁凡的手上捞点好处,之前抢了他的手机和手表不说,一听到后面有大生意,他的注意似乎已经打在那个大生意上面了。
毕竟一百万的货,倒手就能赚上三五倍的价钱,这可是暴力行业呀!
他有这个心思其实一点都不奇怪,但是他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身板儿,说句难听的,就他这个身板,丁凡都懒得抓他。
一个小人物而已,抓他也就是根上面一句话的事情,他们还真的以为法不责众这种游戏能玩的多长时间了!
法不责众这种事情,主要也得看国家是不是真的打算针对这帮人,眼下他们只是销赃,开设赌场,算不上是多大的事情,聚众赌博,厮售赃物金额多少暂时不知道,可他们这个小地方,一旦出现一点人命案子,或者出现一点不该出现的东西,剿灭他们,不过就是一个小时之内的事情。
抓他们一点都不难,真正叫丁凡比较感兴趣的,还是皮草男上面的这个所谓的野哥。
很多事情,其实有他在,事情绝对会好办很多。
这皮草男也看的出来,大从一开始,丁凡就看不上他,也没有将他当回事。
生意的事情是一定要跟老大说一声的,他自己没有这个资金,但是丁凡看不起他这一点,他是真的当回事了,不给他留下一点深刻的印象,今后这小子就要上天了。
“你们两个……出去,我跟这位兄弟聊两句!”丁凡的牌已经胡牌了,两个女人也看出屋里的气氛不对,皮草男一开口,两人没有在做丝毫的停留,慌忙就往外面走去。
前脚他们出门了,随后就有两个壮实的小伙子从外面闯了进来,站在门口的位置,直接将大门堵住了,明显这是来者不善呐!
“这是……打算,换两个人进来打牌吗?”丁凡明知故问的对皮草男问道:“刚刚那两个牌手,手法不怎么样,出老千都能被发现,这种人还是要多调*教一下才行啊!”
皮草男看了一眼两个手下,得到了手下的回应之后,他这才放心下来,顺手将手腕上的手表摘了下来摆在桌上,一脸珍视的看着,时不时的吧嗒一下嘴巴说道:“我这辈子都没有戴过这么贵的手表,头一次戴上,但是现在还是摘了的好,我动手的时候有个习惯,手上不能带东西,打坏了可是心疼的。”
“可能你不相信,早在你来之前,我收到消息,说今天晚上会有条 子上门,我不知道是不是你,但我之前一直感觉就是你!”
“我这样说,你知道自己的命运了吗?”
这还有什么不知道了,从那两个牌手出门之后,丁凡就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来,这边就已经有人通知他们了,谁知道自己会到这里来那?
按说知道自己出发到这里的人,好像也就是于晓波和张文赫或许会知道,除此之外,应该没有人了!
于晓波是不会背叛自己的,至于张文赫……自己死了,对他没有丝毫的好处,反倒是生命会有一定的危险,所以他应该也不会才对。
想了一圈之后,丁凡似乎一下想起来了,自己来的路上,几乎见到人就问一下马连道的事情,有人知道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他们从什么地方判断自己就是警察的?
“你觉得我是条子吗?”丁凡毫不在意的坐在椅子上,手中依旧玩弄着桌上的麻将牌说道:“你要是觉得我像,那就直接动手好了,我有必要跟你在这里废话吗?”
“不管是你,还是你背后的人,抓回去审一下就知道了,你也不是什么忠心耿耿的人,这一点你心里有数。”
丁凡要是说点别的还好,可一说到皮衣男不忠心,顿时好像踩到了他的尾巴一样,差点就从椅子上面跳起来,恶狠狠的说道:“我不忠心,我牛二当年跟着野哥,帮野哥挡过刀,这条刀疤直到现在还在我身上。”
见面到现在,丁凡也是才知道,这个喜欢穿皮草的男人,原来叫牛二,这个名字还真是蛮贴切的,这人看上去确实有点二。
“我告诉你,这里是马连道,我是牛二,野哥身边最忠心的兄弟!”牛二站起身来,一把将桌子拽到了一边,迈着八字步走到丁凡的面前,将脸渐渐的伸过去说道:“你不是说不认识我吗,我现在就让你认识我一下,记住了,我,马连道牛……”
“啪!”
牛二的话都没有说完,丁凡突然上去就是一巴掌,直接打在了牛二的脸上,趁着牛二还没有直起腰来,随后伸手提起地上的凳子,挥手砸在了他的脸上。
凳子撞击在牛二的脸上,顿时被撞的粉碎,而牛二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被打在脸上一头栽倒地上,就地昏迷了。
丁凡手上还提着一根残破的凳子腿儿,转身用那根凳子腿指了一下后面的两个人说道:“你们要动手吗?”
“想动手,我现在就让你们跟他一个下场,不想动手的话,现在就给你们那个野哥打电话,告诉他有人跟他谈买卖!”
“老子没耐心在这里跟你们瞎扯淡了!”
这两个小弟,也就是比别人长得壮实,力气大一点,算是牛二身边的心腹,但要说他们两个身手如何,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
叫他们跟丁凡动手,这两个人谁都不想,刚刚就听说了这个人带了生意来,那可是上百万的, 就算是这钱都是大老板赚了,多少也有他们这些人一点小钱不是。
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动手,但动手的理由那是牛二说了算的,现在牛二被人一凳子拍地上了,叫他们动手,这两个人自然也不会犯傻了,动作整齐划一的摇起了头。
丁凡一看这两个人懂事,这才丢下了手上的凳子腿,走到一边拿起自己的手表,重新戴会到手上,顺手在牛二的身上摸出了手机,对两人说道:“你们那个野哥在哪,我找他有事,现在就去给我找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胆子大一点的说道:“野哥这会儿应该在杨寡妇家泡澡那,这个时候找他……我们两个恐怕。”
话说道这里,丁凡也明白了,这两个人也不是不找,只是不敢去而已。
而这个牛二,刚刚就是在跟自己扯犊子,叫他找人,他就没有安排,叫自己到这里,就是想跟自己盘盘道,最好是有机会,自己出钱吃下一部分货。
只是没想到,最后会被丁凡一凳子拍在地上罢了。
丁凡从身上拿出一张百元的钞票,对这两个人说道:“谁给我带个路,钱就归他了。”
胆小的那个年轻人,这会儿还在看地上的牛二,反倒是胆子大的年轻人走上来,急忙将钱拿在手上,一脸讨好的在前面带起了路。
有钱能使鬼推磨,拿了钱的年轻人,这会儿似乎也不怕丁凡了,走在前面十分卖力,还给丁凡介绍四周的这些商家。
丁凡也顺便问了一下,周围的这些灯笼究竟是什么一事,来的时候就有点好奇,有的是红灯笼,有的却是粉灯笼,最奇怪的还是有些人家门外就干脆没有灯笼,就一个大灯泡。
“这个灯笼在我们这里是有讲究的,红灯笼的人家,都是开门做生意的,你推来谁家的门,都有人来接你,这不挂灯笼的就是人家住的地方了,一般都是锁门的,千万别乱走,至于粉灯笼,其实就是一帮粉头儿住的地方,但这些人不是野哥的生意,听说是个女人开的,不过一般人家不接客人。”
女人开的?
原来这里的灯笼还有这些说头,这个所谓的女人开的店,八成就是汪美琪开的一些‘肉铺’了。
走了没有多长时间,年轻人就将丁凡带到了一个胡同口,停在这里他就不往里面走了,但却给他指了一下胡同里面说道:“大哥,里面的路我就不方便去了,这个胡同里面,就有一个红灯笼,野哥就在那家里面,要是野哥看到我,我小命就不保了!”
丁凡也能理解,只是这胡同里面黑布隆冬的,哪里有灯笼啊?
“这个巷子不深,也就是二十米的路,最里面一家的红灯笼,一般是做生意时候才开,今天野哥去了,灯笼就灭了!”年轻人也看出来丁凡的顾虑了,顺势又补充了一句。
丁凡也没有为难他,对他伸手摆了两下,叫他赶紧走!
随后他也没有在这里停留,迈开大步就往里面走去。
原本还想着这个巷子里面八成会有人看着,结果一个人都没有发现,而巷子的最里面有个人家,门前挂着两个红色的大灯笼,只是灯笼没有点亮,丁凡伸手在门上一推,大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了,里面根本就没有锁。
不过这声音倒是吸引了里面的人,两个穿着单薄的年轻人从里面直接冲了出来:“干嘛的,没看见今天没掌灯啊,眼瞎了?”
丁凡四下扫了一眼,正面不远就是个二层小洋楼,修建的还算不错,对两人问道:“这是杨寡妇家吗?”
“野哥在里面吗?”丁凡一边说着,顺势点了一根香烟说道:“野哥叫我过来的,说是有生意要跟我谈,要不你跟我进去?”
这两人一看丁凡穿着不一般,说话也硬气,点名就找野哥,生怕得罪了人,态度马上好了不少。
“我带您进去,野哥这会儿正在里面泡着那!”一个年轻人转身回到小屋里看大门去了,另一个人给丁凡领着道就往里面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见到一个妇人从里面出来,穿着一身比较厚实的浴袍,腰间随手还在勒着,头发上的水珠还没有擦干净,几根发丝湿哒哒的粘在脸上,丰满的体态到是妖艳动人。
这女人一出来,给丁凡带路的男人一下就愣在了原地,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那声音站在他身边的人明显都听到了。
趁着他还在发呆,丁凡伸手在他后颈上一敲,顺手从他腰间拔出了匕首,虽然没有对这个妇人有什么动作,但是这一切似乎在明显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