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69年,11月13日,辽阳。
辽阳城边有太子河,太子河先是大致向西流,又转向西南,与西边的另两条大河浑河、辽河大致平行向海流去。这三河并流之地是来往于广宁与辽阳之间的必经之地,也是战争的热点地区。
今日,在太子河畔的一处小树林旁,一小队骑兵出现了。他们人披着杂色的冬季迷彩披风,马也穿着同色的马衣,几乎与这片散落着积雪的黑土地融为了一体。
“好了,休息五分钟吧。”
随着班长苗见灵准尉的一声命令,第四野战旅下属第一合成步兵营编内骑兵连二排一班的这群骑兵便放松了下来。他们翻身下马,给马喂了点水和预制饲料块,自己也活动活动腿脚,吃点零食补充体力。
苗见灵自己却一直盯着周围,直到弟兄们收拾得差不多了,才下马伺候了一会儿马,又掏出一份油纸包的鱼香豆干自己嚼了起来。
东海军现在仍未富裕到能让士兵们敞开吃肉的地步,不过得益于多圃轮作制的普及,国内大豆产量很是充裕,因此军队食谱中豆制品是不会缺的。再加上一些蛋、奶、鱼类等廉价动物性蛋白质来源,偶尔供应一点肉,士兵蛋白质摄入就有了充分的保证,这才撑得起他们严格的训练和强健的体魄。现在是战时,这类豆干、奶糖之类的零食更是大量供应,以满足他们在冰天雪地中的能量消耗。
除了食物上下了血本,他们的装备也是最好的。在这些骑兵的迷彩披风之下,有着全套的钢胆乙型板甲——乙型不但在制造工艺和结构设计上有所改进,还在胸甲、头盔和护膝等关键部位采用了锰钢材质,在全重不提升的情况下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御铅弹,更适合已经逐渐过渡到热兵器时代的战场。
而他们的马,也是用良种阿拉伯马改良出来的青岛马。现在青岛牧场用子代马与阿拉伯马回交,选优汰劣,育种已经进行到了第三代。不过育种工作很复杂,这样近亲繁殖所产生也未必全都是好结果,所以真正高品质的第三代改良马还很少。真正投入骑兵系统实用的,大多数是上品阿拉伯种马与强壮的母蒙古马杂交所得的第一代混血青岛马。这批一代马数量极多,大部分正处于3-6岁状态最佳的青年时期,虽说品质参差不齐,但精挑细选之下,还是足够为总数不足三千的东海在编骑兵提供足够的战马。这些青岛战马相比普通蒙古马有明显的敏捷性和快速性优势,而且体型更大、负重能力更高,但是耐力却并不差,正是东海军最需要的战马。
苗见灵把豆干嚼了一半,剩下的直接塞到了“兄弟”的嘴里,然后从马背上取出铲子,哧溜哧溜把后面的马粪找了块无雪的土地埋了起来,以防被敌军发现踪迹。
正在此时,西南边方向突然传来两声鹰啸,骑兵班的人立刻抬头向那边望去——两只海东青出现在天空之上。
“是杜查儿他们,结束休息,过去帮忙!”苗见灵一个箭步把铲子插了回去,然后翻身上马,拍了拍兄弟的肩,这匹马儿便灵动地向他所指的方向主动奔去。其余骑兵也有序跟上。
有海东青指路,他们没多久就奔到了另一处林间空地之中。
在此地,大约五六名身穿军大衣的女真骑手正在与一帮数量至少是他们两倍的元军侦骑缠斗在一起。后者装备更精良,马上格斗技术也更好,但前者更熟悉山林地形,利用遮蔽物不断辗转腾挪,元军倒也一时奈何不了他们。
“左离,你带乙队从右翼包抄!”
一名中士收到了苗见灵的命令,右手一抬,三名骑兵就跟着他向右路加速了过去。而苗见灵领着剩下的四名骑兵,大喝一声“杀!”,向着正在缠斗的双方骑兵冲过去。
元军骑兵看到这帮人,反应分成了两派:一部分人表现出了明显的恐惧,开始向后退避;而另一部分人则不明所以,对于区区五人就敢冲阵感到一阵困惑——虽说对面骑的都是高头大马,但也不该这么莽啊。
女真骑手们则显然比他们明白得多,见援军到来,不再躲闪,反而重整队伍,列成狩猎时常用的雁行阵,准备随时策应前来援助的东海骑兵。
四野包含一个快反营和两个隶属于合成营的骑兵连,总共有八百多骑兵,相比数千上万的元军骑兵实在是有点少。但他们有战力优势,同时又有群众基础——在辽东山林中纵横的部落骑兵,基本都是他们的盟友。因此,他们很容易召集到近千自带马匹的山民前来协助,纵使这些山民打不过元军的正规军,但他们熟悉山林地貌,懂得如何隐藏自己、发现敌人,在双方争夺战场信息控制权的游骑战中能够发挥重大的作用。
今天,苗见灵所率的一班正是与这位“杜查儿”带领的小队协作,在太子河一带清剿元军的侦骑。辽河平原上从地图上看一马平川,但实际上却散布着无边的森林、沼泽等遮蔽物,单靠东海骑兵自己可看不过来。如今仆从军已经找到了敌军,就该他们这些正规军上了。
眼看这帮花花杂杂的奇怪骑兵向自己冲过来,元军的一个首领很是奇怪,与身后一个有经验的契丹骑兵隔空喊了两句。没料到,契丹人竟主张撤退,元骑犹自不服,顺手掏出长弓拉了个满月,把羽箭“嗖”地射了出去,正中苗见灵的额头——然后在头盔上弹开了!
一时间,苗见灵等五人已经接近,再次大喊了一声“杀!”,然后齐刷刷地把迷彩披风掀开,露出下面闪亮的板甲。这下子可就亮瞎了元军们的眼了,本来就松散的队伍一下子慌乱起来。
苗见灵一夹马腹,身下的青岛马骤然加速,片刻之间就冲到了刚才的元军首领面前。
后者下意识抽出马枪来试图抵挡,但是在枪尖触到对方之前,苗见灵就随意一抬左手,用手中凶悍的12mm口径“惊蛰”军用版手枪连开两枪,在他胸前开了一个大洞。然后他又熟练地把缰绳换到左手,右手掏出马刀,朝最近的一个元军扑去。
其余东海骑兵也如法炮制。他们如同一阵风般从元军群中掠过,瞬间就让后者中的四人变成了伤亡数字,而自己却毫发无伤,最多盔甲上多了几道划痕!
这样的战绩一下子就把元军给吓住了,现在那些初次遭遇东海铁骑的元军终于明白了队友之前为何会恐惧,也立刻做出了与他们相同的选择,调转马头开始向后逃去。
“追!”
苗见灵吼了一声,下了一个简单的命令。其余骑兵立刻会意,策马追了上去。
而就在之前,杜查儿带领的女真小队已经向左翼包抄过去,配合之前已经抄往右翼的左离率领的乙队,一左一右,正如狩猎一样,封住了元军四散奔逃的去路,使他们只能闷头向一个方向冲去。
而论起跑路,他们的普通蒙古马又如何是青岛马的对手?纵使背上驮着一个全副武装的骑兵,它们奔跑起来仍然游刃有余,速度虽不能与父系的阿拉伯马相比,但只要比敌人的马快上一点,就足以让他们无法逃离了。
苗见灵带领甲队全力加速,一个接一个地追上亡命的元军。他共携带了四把手枪,刚才打空了一把,仍有三把可用,现在追杀时敌我位置相对稳定,正是个挨个点名的好时候!
“砰!”“砰砰!”“嘭!”
枪声和落马声接连传来,洁白的雪地先是被纷乱的马蹄踩脏,又沾染了斑点或连片的鲜血,真是一场狼狈。元军们拼命奔逃着,人生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纵横天下的蒙古铁骑,何时起居然落到这种被人肆意玩弄的地步了?
“啊,我受不了了!”
一名元军突然大喝一声,不再奔逃,而是停了下来,调转马头。正当同伴们以为他要做出英勇牺牲而感动的时候,他却突然把刀一扔,跳下马来跪在地上,大喊道:“好汉饶命啊!”
懦夫——跑在前面的一名元军刚要这么骂出口,就见身边的另一名队友突然中弹落下马去,而环顾四周除了自己也没其他人了,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于是也不逞强了,有样学样,停马弃械跪地求饶起来。
“切,又一个懦夫。”苗见灵插回手枪,抽刀策马走到他面前,用刀指着他问道:“会说汉话吗?你们的军队现在到哪里了?”
……
11月14日。
另一边,三河之地的浑河与太子河之间,元军的大部队已经抵达。他们扎起了大营,准备与从北而来的高丽军汇合,再继续东进。而在这大营中,主帅头辇哥发现自己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耳聋眼瞎的状态中——对外界的了解突然一下子中断了!
自古以来,两军交战,在真正打起来前,必须先派出大量游骑,侦察周边地理、城池和敌军动向。这些游骑同时也要与敌方的游骑战斗,阻碍敌军获取这些信息。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能够掌控侦察战场的一方,在信息上就具有的极大的优势,可以放心地集中兵力,攻击敌军的薄弱之处。反之,另一方眼中的战场就会被迷雾笼罩,陷入被动之中。这也是骑兵重要性的又一个体现。
而游牧民族出身的蒙古军队,自初生起,就在这种“信息战”上具有显著的优势,能够牢牢掌控住战场迷雾。这也是他们战无不胜的重要因素之一。头辇哥作为木华黎的后人,一直很清楚并且懂得如何利用这一点,而直到三天前,他们也仍然掌握着这种信息优势——前锋的游骑可以轻松探知到辽阳周边的情况并且传回来,这让他对于战事自信满满。
但是,从前天开始,情况突然发生了断崖一般的变化!
派出去的游骑,突然遭受了惨重的损失,他从前方再也收不到一丁点的消息。不知道辽阳城还安不安全,不知道敌军还在不在辽阳城下,只知道无论往哪个方向派出的游骑几乎都有去无回,侥幸逃回来的那些无不宣扬东海铁骑的恐怖……这种眼前完全被迷雾遮蔽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也让他产生了深深的恐惧,他甚至怀疑敌军已经摸到了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为此,他不得不把兵力收缩起来,然后传令高丽军一点点向自己这边移动,以免露出可趁之机,被东海军各个击破。这曾是宋军不得已采用的战术,一向被他们所轻视,现在却不得不捡起来了。
“大王,大王……”突然有一名怯薛闯入了他的帐内,送来了一个好消息,“发现,发现东海贼的踪迹了!”
头辇哥的脸色一下子精彩起来。他果然不愧为名将之后,居然在一无所知的境地下,准确预测到了敌军的动向——还真的逼到眼皮子底下了啊!
但他多么希望自己是猜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