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小猴子凑趣的问道。
老命师一本正经的回道:“这说明,阳台靠不住!”
噗!
小总管孙诚一口水喷将出来,涛细棍和薛鹏几个人更是笑得不行。
“他妈的,真是够爽……”
“爽从何来?”
“没想到,老子们金家军里的驼子都能出一个代言人!”
“二十三亿信众的头子嗳。”
“哈哈,哈哈哈哈……”
不远处,搬山狗狠狠拍着大腿肆无忌惮仰天大笑
小猴子和薛鹏还有孙诚扭转头来看着搬山狗,满眼睛的崇拜和畏惧。
中间一圈的沙发,那是金爷的专属休息区。能有资格且敢有胆子坐那里的人,那都是金家军的元老重臣。
搬山狗所说的话更叫薛鹏小猴子一帮新人热血激荡。
金家军真的太牛逼了!
入伙才半年的驼背竟然摇身一变做了君临天下的人王。如何不叫金家军骄傲和兴奋。
小牛皮做的豪华沙发上,洋葱头呼呼的睡着,嘴巴张得老大,满口的酒味让空姐们掩鼻不止。
搬山狗就躺在洋葱头的对面,鼻孔里插着过滤棒,满是桀骜和骄纵。
忽然间,一声冷哼传来。那是弓老幺的声音。
“一群二逼。金家军里就从来没有一个老外,更别说是白皮。”
“阿克曼算个驴球蛋的金家军!”
醉醺醺的搬山狗歪着脑袋瞥瞥弓老幺,满是不屑。
“你个胎神灾贼,你晓得个锤子。”
“阿克曼要不是咱们金家军的人,你他妈还教他挖泥巴作甚?”
“傻逼!”
“代言人跟着你挖了半年的泥巴,学了半年的潜水,还他妈不够你臭屁的。”
弓老幺被这话打击没法开口。却是在几秒后发出欢快豪迈的大笑
“快快快,准备起飞。”
“金总走了!”
喇叭里传来机长的声音,孙诚和小猴子急忙跳起来冲驾驶舱学习开飞机。其他人即刻坐将起来系好安全带。
“什么时候的事?金总去哪儿了?”
“阿尔卑斯山。”
“啊?那咱们怎么办?”
“废话,赶紧追金总。”
“新命令,佰铭洋葱头你们几个先回神州。在终南山集合。等候命令!”
“其他人,放假休息!回神州探亲!”
我操!
我擦!
回神州了!
啊啊啊,终于可以回神州了!
一帮糙汉子和二逼们急急忙忙的坐起来嘴里发出惊天动地的叫喊缓,振奋非常。
猛然间,搬山狗陡然发现紧急逃生通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打开了。
“谁他妈干的?”
暴跳如雷的搬山狗气得破口大骂。角落里的小苏贺慢吞吞开口:“我打开的。”
“你他娘的打开作甚?”
小苏贺连都看都不看搬山狗一眼:“透气!”
“老子听不惯你吹牛逼。”
顿时搬山狗便自气得翻起了白眼。狠狠一挥手,叫人割掉充气滑梯关闭舱门。却是不敢问责小苏贺一句。
金锋是在两个小时前离开的罗马城。骚包的事非常重要原本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但老帕特的被刺让金锋被迫留下。
那一场精心准备的刺杀中,老帕特为救阿克曼足足中了十一刀,其中有四刀足以致命。
但老帕特却是奇迹般的挺了过来。
正是有了老帕特的拼死保护,才让阿克曼只受到了两刀轻伤。
经历这场刺杀,圣降仪式并没有推迟。
缝好伤口,阿克曼被十一圣徒抬进了圣降神殿。
不过区区十个小时后,阿克曼便自成功被圣降选中,成为新一任的代言人。
任何事都可以作弊,唯独圣降不能。
这是神的旨意。
Michael大长老坚持到最后,被迫在圣彼得阳台上亮相宣布代言人的诞生。
和其他国王加冕不同,代言人是不需要加冕的。也没有任何人能为代言人加冕。
古往今来,也只有代言人加冕国王。
之所以阿克曼能成功,除去他的传奇和影响力实在是太大太大之外,他的遭遇更是博得了无数人的同情,继而产生了怨念!
除此之外,还有老帕特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这,都是阿克曼成功的原因,也是金锋成功的原因!
挨了两刀的阿克曼伤势虽轻,但恢复却要一周时间。余下的事情非常复杂繁复。
安抚、重组、吞并、清洗、授奖、惩处、外交内政这些急需在第一时间解决的事情如延绵千里的阿尔卑斯山重压在新上任的阿克曼头上。
一个拥有二十三亿信众的天国王朝,面对着分裂和叛乱,面对着内讧和重重杀机,无不考验着刚刚登顶的阿克曼的意志和决断。
所幸的是,这些都难不倒阿克曼。
从年幼的时候就进了神圣之城,数十年来经历的种种,阿克曼早就练就了铜头铁臂的身躯和钻石般坚硬的心肠。
至于谋略权术,阿克曼更不在话下。
刚刚从圣彼得阳台上退下来,阿克曼即刻被抬上担架。还在病床上养伤的他下达了做了人王之后第一道谕旨。
全力抢救老帕特!
随后,阿克曼一系列的铁腕和权术使将出来,各种谕旨一一颁布。以信仰的名义嘉奖核心人员,以奖励的方法晋升高层,迅速巩固自己的宝座皇位。
而后,大力放权给各个核心枢机。让他们有极高的权限去处理各自的内政。
短短二十四小时内,各种命令传达到世界上每一个角落,阿克曼在最短的时间内博得了近百万神圣之城神父们的全力支持。
对外,阿克曼更是对五大分支持自己的三大廷首全力拉拢,赢得三大盟友的鼎力支持。
当然,这三大廷首和圣罗家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圣罗家族在阿克曼平定戡乱的过程中起到了最关键的辅助作用。
金锋在这几天里也是忙得连轴转。一方面配合圣罗家族,一方面抢救老帕特,一方面还得忙活骑士团的事。
更重要的还有预防诺曼和李海云的反扑。
古今中外历朝历代遇见新皇登基,没几个月时间平定不下来。
神州的大事压得金锋喘不过气,更是不敢耽搁。
在神圣之城忙活了四天,解决了大方向的问题,再把阿克曼的安全护卫挑选出来,金锋带着骚包立刻走人。
动荡阶段,阿克曼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由金家军和圣罗家族以及神圣之城骑士团全权负责。
走的那一天,金锋接到电话去见了老帕特。和老帕特进行了一次最直白的谈话。
“从一开始,你就把我推在前台,直到最后一刻,你才告诉我真相,又把阿克曼推了出来。”
“你这个恶魔。你把我当棋子,又把阿克曼当做了棋子。”
“什么事什么人都逃不过你算计。”
“你就不怕报应吗?”
刚刚脱离危险期又被摘掉了脾脏肾脏的老帕特摘掉自己的氧气罩对着大毒龙嘶声控诉,眼睛深处尽是要把金锋烧成灰的怒火。
“和你一样,我遵从我的本心!”
“为了达到我的目的,任何人都是棋子。”
“包括,我自己!”
直白得毫无人性的回话叫老帕特气得眼睛充血,伤口崩裂。
看着金锋远去的背影,老帕特嘶声叫道:“恶魔。你敢为九州鼎而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