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修羅戰婿 txt-第五百二十五章 省城之行推薦


修羅戰婿
小說推薦修羅戰婿修罗战婿
“什么?”
“你,你答应了?”
“天纵,这事情可不是开玩笑,闹着玩儿的。”
“你,你要想清楚啊你。”
没想到。
这叶天纵也不知道是自信过了头,还是真的有这种底气。
想要完成三个目标,已经不是单纯的人力物力所能够解决的,而是讲究聪明智慧,还有庞大的关系网络才能够一蹴而就,而很显然,他们夫妻俩虽然对叶天纵已经是心悦诚服,但是放在这三个要求上,他们还是不敢苟同。
“当然。”
“我想得很清楚。”
“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止我们一家人和平共处。”
“而且,作为老公,如果连老婆的要求都不能满足的话,那我觉得,我也不配继续留在这里哈。”
叶天纵深吸了口气,满脸淡然,仿佛刚才所答应的事情,风清云淡,只是很小的细节。
他抬起头来,看着同样满脸错愕的任雨柔,笑呵呵的问道:“那老婆,你的约法三章,我全都应承下来了。我觉得,还有收尾工作,那就是,咱们此行前去省城,总共有三天的时间。等回到临城市,在两天之内,我会将婚礼给你准备好,前后总共五天的时间,五天之后,一切揭晓,咱俩的夫妻关系,到底是会进一步升温,还是就此打住,就看天意。”
“当然了,我知道,在你的内心,对我充满厌恶的事情,还有别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叶天纵转过头来,看着夫妻俩,郑重的说道:“爸,妈,我知道,你们都希望我和雨柔都好。而她,又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所以,我的意思是,以后,您商会和任氏集团的事情,我不参与,哪怕要参与,也得是经过我老婆的同意我才能出手。
而妈的美妆总店,我更加不可能掺和。反正,只要在大范围还可以控制的情况之下,咱们各自的产业都是单独运营,彼此不产生任何的联系。我虽然是一颗大树,但是我不希望你们就在这里乘凉,既然是要实现自我价值,完成曾经的梦想,那就应该自我发挥,而不是借着别人的势力去做,你们二位看呢?”
叶天纵的话。
说出了任雨柔的心声。
她就是不希望,通过叶天纵的这层关系,导致一家人发展得顺风顺水。
除了会因此而疲劳,不土上进之外,更多的,就是会带来好逸恶劳的习惯。
任东国还好,他本性就不是那种安于先赚的人,而妈,她的性格,自己再清楚不过。
天医狂少
现在,经过叶天纵这么一说,她就感觉,对方好像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似的,能够知道得一清二楚。
“好,我没问题。”
“我同意。”
“正好,我需要大展拳脚,既然现在天纵给我提供了一个平台,那我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哈……”
“我不同意!”
任东国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的时候,张春琴则是脸色阴霾,一口回绝,摇头的说道:“不能这么做,咱们既然有现成的资源,凭什么不能动用?难道说,守着金山银山,却在家里吃糠喝稀吗?我说你们两个的脑子到底是长来干什么的,难道有天生的受虐倾向?”
“不是老婆……”
“妈……”
“够了,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张春琴气恼,粗喝打断之后,还特地瞪了两人一眼,接着,才转过头来,看着叶天纵。
之前的愤怒,一扫而空,面对叶天纵,她还是尽量保持和颜悦色的态度,笑呵呵的说道:“那什么,天纵啊。既然你刚刚已经和雨柔约法三章,将条件都订立下来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我觉得,你还是该帮衬的帮衬,咱们一家人走到今天,真的非常不容易,如果失去了你的帮助的话,很有可能……”
“妈,这是底线,咱们不可能动摇的。”
叶天纵的态度很坚决,直接打断了张春琴的话,郑重说道:“这既是老婆的意思,同时也是我的意思。我只能说,为这个家,提供保驾护航。而其中的对策,就看你们自由发挥。我希望,你们能够把握住,事情就这么决定。如果还要再争论的话,那我有可能会把产业收回。这不是威胁,反正,你们本来什么都没有的,这突然有了,就可以知足了,而不是得寸进尺,明白吗?”
叶天纵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了起来。
曾经不知道他的身份,他还可以伪装伪装,尽量心平气和。
可现在,既然知道自己是大总裁,权高位重,那么自己的话,就是权威,毋庸置疑。
如果再继续啰嗦下去,估计半天都不会有结果。
而张春琴在见到对方的震怒之后,到嘴的话,最终还是给憋了回去。
虽然希望落空,但是好在,身后有他坐镇,一旦自己真的捅到了什么篓子的话,那么他也可以及时出手帮助,这样一来,自己也算是能够放开手脚的去干。其实,自己主动要求和被动接受,都是同等的概念。
这其中的关键点。
就得是叶天纵是自己的女婿。
那么,他和女儿的婚姻关系,也就必须维持下去。
当然了。
身为妈妈,她不可能真的勉强女儿。
首先得是她认同叶天纵,从一开始的懊恼,再到之后提出来的约法三章。
她看得出来,两个人是有感情的,只是因为所谓的‘背叛’,可能迈不出去心里的那道坎儿。
“行吧,既然你们都已经决定了,那我要是再勉强的话,未免显得太过不近人情。”
张春琴深吸了口气,微微点头,笑着说道:“那,咱们事情就这么商定了,五天之后,最后再来盖棺定论。而在这之前,咱们一家人,还是其乐融融,维持之前的情况,没问题吧?”
“我没意见。”任东国欣然点头。
任雨柔则是深吸了口气,耸肩的说道:“可以,没问题,就希望,叶天纵能够信守承诺,不要再有别的节外生枝。”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会乱来的。”
随后。
在任东国的招呼之下,所有人都坐了下来,言归正传。
“是这样的。”
“现在爸的商会会长坐实,也接手了任氏集团,您这边,我还没有多大的操心,您只需要按部就班就可以了。”
“而妈这边的话,其实美妆总店,总体运营来说,问题不大。不过,你的梦想是要开创自己的独立品牌之类的,现在遇见的最大问题,也已经解决了。我是没时间,因为我得和雨柔去省城,不过,您这边可以直接去找宋玲玲,我稍后会联系荣先生,你们签订协议之后,就可以着手准备了!”
“好好好,这个好。”
“这自主品牌创立起来,我的梦想非但能实现,而且,还有可能会发展到全国。”张春琴喜不自胜,接连点头,说道:“好女婿,以后好好帮爸妈,你们夫妻俩,日子也好好过,咱家的生活,以后肯定越来越红火!”
“嗯,那最后,就是雨柔你这边了。”
叶天纵不置可否,微微点头之后,便是看着任雨柔,一本正经的问道:“雨柔,刚刚的事情,咱们就暂时过去了,反正,按照妈的说法,五天之后,再做判断。那现在,今天你在外面跑了一天,对于咱们这次前去省城的规划,是怎么样的,你具体跟我说说,我看我应该怎么配合你比较好。”
这是叶天纵关心的点。
其实,前往省城,他的目标和行程,都安排得很明确。
可是,任雨柔这边的事情,不可忽视。尤其是,她这次前往省城,应该是带着师父的任务。
师父没有明确告诉自己,这里面,一定另有蹊跷。
师父重病,来日无多,再临死之前,得找到合适的点安置。
但是,自己和林郑州都没有得到充分信任,既然如此,他也只能通过自己的方法去获知。
当然。
其中的猫腻,不可能告诉给任雨柔。
有时候,不知道,对她就是一种保护。
“嗯。”
经过了刚才的风波之后,此刻的任雨柔,心情已经逐渐平复下来。
面对叶天纵的询问,他也不复之前那样的剑拔弩张,而是心平气和,点头说道:“今天一天,我主要是跑了几个相关的业务点。我的火锅店,还有妈的美妆总店。希望能够通过临城市的本地业务,和省城那边的人,搭上联系。就是之前郑州所提及到的两个公司。
所以,咱们明天就直接前往省城,先是摆放这两家公司,希望能够达成合作,相信,有郑州的安排,我们的会面应该比较顺利。而将这两个点拿下之后,就会接下来,我们进军省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除此之外,在第二天,我们得和一些投资人见面,我们想要扩充地盘的话,得到必要的投资,那是必不可少的,当然了,我知道你是纵横集团的总裁,可我还是希望……”
“嗯,我知道。”
叶天纵点头,不置可否的说道:“我是我,你是你。虽然咱俩是夫妻,但是这种业务上的往来,彼此互不干涉。第一天去夯实两个业务点,第二天去洽谈业务,希望能够拉拢到更多投资,有了这两个层面的契合,那我相信,咱们在省城立足,就是时间问题。”
“这样很好,一步一个脚印,相得益彰。也许发展慢点,但是足够稳,不至于步子迈大之后,可能收不回来。”任东国赞同。
张春琴喜闻乐见。
到最后,叶天纵继续追问道:“那第三天呢,是不是……”
“第三天,暂时不说。”
“因为,我还没有想好,也许,是出去游玩一下,也许是还有别的事情安排,总之,先看看前面两个事情,能否顺利处理好吧。”
说着。
任雨柔将手提包里的文件拿出来,递给叶天纵,说道:“明天早上八点,咱们乘坐高铁,出发前往省城。这里面,是咱们要去见的公司资料,至于投资人的,第二天我再给你,明白吧?”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