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这天下午,就在杨侗和杨恭仁等人关注吐蕃、吐谷浑,并制定战略部署之时,李渊也在召集亲近之臣商议要事。
却说李唐王朝,随着李渊将独孤派系官员一网打尽,将各家亲属关押在独孤府中,下一步就对地方官员和军中将领进行了清洗,由于李渊事先准备充分,对各家子弟和门生监督掌控到位,所以几乎是兵不血刃就拿下了这些关陇将官,这些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而名义是通敌和克扣军饷。随着这些人被残酷清洗,使得诸多有才将官得以重用,旅帅以下的武官皆由将士们推荐,这使唐军将士有了参与朝廷大事的感觉,对李唐王朝的忠诚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各地传来的好消息让李渊又喜又悔,喜的是清洗过后所得好处,以及将士们对他的拥护;悔的是,要是知道关陇贵族这么好收拾,他早就听从长子李建成的建议,早有南下襄阳之时就这么做了,要是当年听了长子建议,大唐的处境想必会比现在好上百倍。
内部危机的暂时缓解,让李渊长长的松了口气,目光瞄向了即将到来的外部危机。
襄阳太极宫外,刘文静、裴寂、陈叔达、萧瑀、窦轨、豆卢宽并肩入宫,走向了政事堂所在位置。
政事堂目前设有七相,七人除了参与各种大事的决策之外,还各管一个部门;就拿萧瑀来说,他还兼管李唐财政;刘文静和陈叔达主管兵部和礼部日常,以及重大战略的分析和制定;窦轨主管吏部、豆卢宽主管治下民生、裴寂主管工部,刚刚入相的李世民主要负责军事作战这一块。
“六位相国,圣上和太子、晋王已经等候多时了。”门口处,早已在此守候的宦官上前,向六人见礼。
众人纷纷点头。
面色却都有些凝重,随着李密的败亡,隋朝不但统一了中原,江淮地区也都尽入隋朝之手,杨侗可谓是后患皆无;而且最近这段时间以来,秦琼击溃了林士弘主力,如今和张镇周将之困于鄱阳郡,另有裴仁基全力收复宜春、临川、庐陵、南康四郡。林士弘一旦灭亡,据有永嘉和建安二郡的孟海公不需隋军主力征伐,也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更让人揪心的是半个时辰前,阴城守将刘弘基派人送来紧急消息,说是对岸的薛万均向淅阳均阳、襄阳阴城之交增兵,大战的气息已经笼罩李唐,然则李唐这边却还没有做好接战的准备。
按照李渊以及麾下一众谋士的预计,隋唐之战若是推迟半个月,待李唐平定内部之患,便可主动出击,破开当前的困境,胜算还极大,只是杨侗显然也看到了南郡兵微将寡的局势,并不打算给唐军主动出击之机,是以才让薛万均积极出动,这无疑是杨侗的围魏救赵之策。
但是南郡对于杨侗来说,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郡,哪怕丢失了也无所谓,对于占据广袤大地的隋朝影响力几近于无,而襄阳却是大唐王朝的国都,一旦隋军兵临城下,则将动摇各地军心,孰重孰轻不言而喻,所以哪怕看穿了薛万均的真实用意,也不能置襄阳安危不顾。
时不我待。
此刻六相的心情异常沉重,与宦官点头示意之后,便匆匆忙忙的往政事堂走去。
政事堂内,李渊脸上倒是带着几分轻松之色;在他下首左右分别是太子李建成和晋王李世民,李建成脸色异常难看,而李世民则有欢欣鼓舞之状,这让六相极为惊奇。
“微臣参见圣上。”六相向李渊见礼之后,以他的示意之下,各自入座。
“不忙说政事,先看看这个。”李渊将一封书信让宦官递给六相传阅,微笑道:“这大概是近段时间以来,最好的消息了。”
六相心中大奇。
这几天有关隋军的消息不断,对于李唐王朝来说,已经腾出手来的隋军就是一个大麻烦,一个消息则意味着一个坏事,除了尽数拿下独孤派以外,基本是没什么好消息。
前几天传来眉山太守的消息,说是平羌县矿场民夫在‘太和军’的鼓动下发生爆动,捣毁矿山、摧毁冶炼场、焚烧船只,好不容易得到的铁锭全部被夺了去,然后收到了太和军蠢蠢欲动,以及李元吉调兵平叛的消息。
李渊虽然占据了没有经历大动荡的益州(巴蜀),人口是天下十三州中最多的一州,若是休养生息一年,平定了益州太和军、撩人之乱,完全可以聚起数十万大军,可与杨侗再分高下。然而,四面环山的益州虽然易守难攻,但反过来说,唐军出蜀之路也少得可怜。
这也是很多有识之士反对迁都益州、放弃荆襄的主要原因,他们担心朝廷入蜀之后,会成为汉末三国的蜀汉王朝,面临着北伐不行、南下无路、东征无门的窘境。荆襄现在确实是三面临敌、危险万分,但唐军兵力众多,守应该守得住,只要把隋军锐气消磨干净,那李唐王朝的国都就稳了。
……
信件内容只有一个,但却足已令六相震撼、震惊、动容色变,圣上竟然悄无声息的和吐蕃联系上了。
这份来自吐蕃的信件有四:一是朗日赞普进献黄金万两、良马万匹,以及松耳石、珠翠等珍奇物千件,以求娶唐朝公主,结为翁婿之盟。
二是请求唐朝派出千位名师,帮助吐蕃培养作战、执政、执法、行医、冶炼人才。
三是前面两个条件达成之后,吐蕃趁隋唐之战发生时,将会兵进地广人稀的西海郡,或是河源郡,一旦战事如期完成,则将迅速占领临洮、陇西,继而从天水郡攻陷大震关,占领关中。所获地盘,吐蕃寸土不要,尽归唐朝所有,他们只要这些地方的财物粮食,以及收藏于大兴宫的百家技艺。
其四,吐蕃朗日赞普派遣宰相尚囊统率四万精兵,参与隋唐之战,目前已至临邛郡边境,只要唐朝答应,便会入境,直奔襄阳而来。
这是达赞干布和禄东赞在隋朝碰壁之后,打探到隋唐之间的关系,禄东赞让达赞干布大张旗鼓的回国,自己秘密潜到襄阳,并得到了李渊的接见,从而达成了初步共识,禄东赞回到吐蕃,上报朗日赞普。
朗日赞普本名论赞弄囊,祖上世代为吐蕃首领,他袭位时,年富力强,思想敏锐,励精图治,发奋自强。被吐蕃百姓尊为‘朗日论赞’,又因赞普的意思等同于皇帝,因而被称为‘朗日赞普’,他在三年前年攻灭苏毗部,统一了藏南高原,后来又与吐谷浑瓜分了党项,威望一时无双,但因为他在战后重用立有大功的娘.臧古、农呻波、哲蚌.纳生、巴.鱼泽布、穹波.邦色等新贵族,可起旧贵族的仇视,统一不久的吐蕃又陷入了内战将要爆发的危险。
朗日赞普不希望这个新生的国家再次分裂,这才企图与隋朝联姻,借大隋的赫赫声威震慑宵小,只可惜一切都让隋朝智者看穿,什么都得不到不说,反而惹来了大隋的敌视。隋朝的态度也让敌视他旧贵族欢欣鼓舞,有的小部落甚至已经反叛,导致朗日赞普的幼子松赞干布被人毒死。
就在朗日赞普痛不欲生之际,长子达赞干布回到了国内,并说吐谷浑、象雄、大小勃律等周边敌国尽皆加入隋朝主导的丝路联盟,有了一方受敌、联军支援的协议。
陷入丧子之痛的朗日赞普惊骇万分,问清隋朝皇帝对吐蕃的态度之后,立即意识到隋朝皇帝是以‘丝路联盟’名义,孤立四处竖敌的吐蕃,更用协同作战的条约绑住吐蕃手脚,最终将吐蕃困于一隅。
为了震慑国内反对势力,朗日赞普应尚囊之建议,在国内把唐朝的实力千倍放大,说中原天下正处于隋唐分裂之势,隋朝不过是占据了三分之一的中原天下,根本不是国泰民安的唐朝的对手。国内势力不明就里、半信半疑的派亲信入中原打探隋唐消息,这也使吐蕃内部暂时稳定了下来。
……
待到朗日赞普的信件一一传阅完毕,六相脸色各异、心思各异,有人心中在支持、也有人在心中反对,但不论六人是什么态度,都不足为论,因为早在李渊将这信件称之‘好消息’时,六人已经知道了皇帝的态度,因此人人都默不作声,默默的思考着与吐蕃结盟的得失,以及自己将要以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刹那之间,政事堂内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