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網建築師
小說推薦天網建築師
办公大楼的外面,过了下午已经是人满为患了,当一些人带头的时候更多的人开始凑热闹,他们看着一些人成功了,就想要跟着过来,看着他们的成功。
一群黑人在中间被众星捧月的环绕,站在中央大声的声讨。
“我们要家,我们要房子,我们要纽约,我们要以前的生活,我们要天网集团来建设我们的家。”他们继续喊着自己的口号,继续的宣扬自己的口号,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不管实际情况的大声嚎叫。
仿佛一声声的呐喊能给他们力量一样。
这个时候不管不问其实是最好的方式,但是总有人对他们的为难还是感觉到同情的,比如说一些年轻人,他们没有练就一身的铁石心肠,金刚不坏的脸皮,他们看到这些自己的同胞还是会想要帮助他们。
如此,就有了现在这里一幕。
一个女生在大门外静静的等待着上头的命令,老半天的时间,等到的是让他再等等的命令。
如此的命令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女孩儿就是这么想的,在这个非常的时刻,无数的人在外面翘首以盼。他们看着远方的这个超级巨无霸一样的办公部门,然后在看看四周的废墟,只剩下最后的疯狂。
这个办公的地方以前是天网集团驻扎在纽约的分公司。
虽然仅仅只是一个个头不是很高的建筑,但是在几次的灾难中屹立不倒。
这也成了全都购买下来作为临时的办公地点的原因。
天网集团是非常愿意卖这个好给他们的,顺水的人情能做就做。
现在,这里成了他们围攻纽约官员的地点,一群人围绕着这里等待答复,他们的口号也已经慢慢的开始标准,原本吵杂的各式各样的口号全都汇聚成一句话,还有人在人群中喊拍子,那真的是震耳欲聋的同样的请求。
一群的记者在外面加油添醋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他们用所有的设备来记录下来眼前的所有的事情。
在网络上早就已经形成了滔天的巨浪,形成新的宣传地带。
他们在制造最热烈的热点,在全世界范围内形成影响。
至于什么民族国家对记者们来说都不如热点来的重要。
他们记录这一切。
在里面的女工作人员站在里面,是非常的紧张的,她正在天人交战,她正在迷茫。
米国的抗议是非常的有规则的,他们可不会像是某些流氓一样的带着武器攻击人们,也不会胡乱的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在文明的熏陶下,他们的抗议演变成一个对事情有所帮助的事情,也是他们告诉国家自己需求的地方。
这些人将这个方式看的理所应当。
这本来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但是当解决方式的人变了之后,味道似乎也变了。
在人群前面,一个黑哥们低着头啃了两口鸡腿,然后喝了一口可乐之后,看着好像没有进展,他又往前凑了凑,这个时候,他看到一个女人出来了。
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了。
平时有人出来,都是来告诉他们答案的,究竟如何解决他们的问题,是已经知道正在讨论,还是已经有解决方案,再就是拒绝。
无非也就这三种的方式。所以他首先凑过去,看着女孩儿。
女孩儿有些怯懦,但是她已经走出来了,作为知道事情真相的一员,她很想告诉他们自己知道的答案。
当这一秒所有人都安静的时候,他走过来努力的鼓着勇气说道:“亲爱的米国民众们,我想要告诉你们一个真相。”
她本来还是温柔的说话,前面那个刚刚吃完鸡腿的黑人小伙却窜了出来:“想要告诉我们真相?我们不想知道,我们就想知道对于我们的安置究竟怎么样?我们的要求很简单,我们要家,我们要房子,我们要纽约,我们要以前的生活,我们要天网集团来建设我们的家。”
他再次说着自己的口号。
可能时间多了,他自己把自己都洗脑了。
苦恼的女孩儿悲哀的哽咽一声。
她是真的感触很深,看着这些人仿佛能看到更多的失去家庭的人们。
她只能说道:“抱歉,兄弟,我们帮不了你,我们全米国都陷入到灾难当中,天网集团只有一个,他们能帮助的城市很少很少,大多数的城市都是要靠我们自救的。”
她回答,但是黑人小伙不听,他只是自说自话:“你们说的好听,天网集团是只有一个,纽约也只有一个,世界最大的城市,世界金融的中心,贸易中心,这是我们米国的核心,为什么不能让天网集团建设?我们的家就这么差么?”
他的话语字字诛心,女孩儿都要疯了。
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黑人小伙说的有错么?没错啊,站在他的立场上没错。但是她知道,道理不是这个道理,天网集团分身乏术,她没办法让他们在这里建设。
“这个,天网集团的建设项目是乌拉诺斯,纽约是我们米国自己建设安全区的。”她越说越没有力量。因为米国自建的安全区是什么样子他们知道。
黑人小伙好像找到了宣泄口兴奋的盯着女孩儿,好像是嗜血的鲨鱼一样舔舔嘴唇。
“也就是说你们根本没办法让天网集团来了?而是想要建设一个新的城市,什么见鬼的乌拉诺斯,那里以前就是一片荒原,现在凭空建设出来一座城市才是最大的利益啊。纽约上千万的国民会分走你们的钱是不是?你们想要重新建设一个城市,想要无视我们之前的财产。”他一句句的言之凿凿。
对面的女孩儿真的不会辩驳了,这样的问题根本就没有答案,因为吃亏的人怎么说怎么对。
女孩儿都要哭了。
后面起哄的人刚才还没什么样子,但是当那些人听到黑人小伙的话之后,一个个的也眼睛通红。
每个国家都是有自己的困难的,一个国家遇到了灾难,第一个受灾的是所有拥有固定资产的人。
现在好了,女孩儿发现自己没法讲道理了。
因为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