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很皮
小說推薦世子很皮
奉命追击燕军的朵颜三卫,已行至一处荒村。
“蒙大人,这到了什么地方?”朱权任命的泰宁卫首领乌恩,坐在马上凝视着前方经历战火的村落,对随军的蒙石头问道。
“郑坝村,过了郑坝村就快到北平了。”蒙石头回道。
“我大宁军队与燕军合作攻打李景隆之时,听说郑坝村发生了大战,燕军利用天色与地形大获全胜。这地方有些不同寻常,恐有埋伏。”能被朱权看重,提拔为三卫首领的人,不仅要有忠心,更要会打仗,乌恩在打仗方面的天赋十分不错。
蒙石没有搭话,他隶属东厂,专业是谍报工作,不太懂军事。而且朱久炎定下的纪律也只能让他提供情报、协助将领战斗,不能参与军事指挥,尤其是宁军的军事指挥,他严守纪律表示自己不懂打仗。
“乌大人多虑了,如今燕军正是狼狈逃窜之时,北平就在眼前,再犹疑燕军就跑了,咱们这几天过冬的物资可都指望他们了!”
“即便有些埋伏又有何惧!?出了郑坝村便是平原,我兀良哈三卫纵横往来,谁人能挡!”
朵颜卫与福余卫的两个新首领都急于获得战功。
二人的话说进了乌恩的心坎,乌恩对三卫的实力也是很有自信的。一路谨慎过来,他此刻也怕走脱了燕军,不能得到功勋……乌恩,稍微观察一下后,便摆摆手,命令三卫兵马策马狂奔,飞速前进。
朵颜三卫全速前进,行至郑坝村外的一处夹道中,突然间,两旁的山岭之中,火把燃起,燕军旗帜飘扬,一大片烈火就在前方两里外熊熊燃烧起来,并且不断地向着左右两翼延伸开去,就像两条奔腾的火龙……
“这是……”朵颜卫的首领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福余卫的首领也是一脸的呆愣,他们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
“快看,乌大人,快看,那是什么?”正他们发愣时,乌恩身边的蒙石头突然手指左边的荒原大叫起来,众人急转头顺着蒙石头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原本荒无人烟的平原上居然鬼魅般冒出了一大群燕军,这些燕军已经挽满了弓箭,一枝枝燃烧的火箭已经绰于弦上。
“大人快看,右边也有!”
“身后!我们身后也有燕军!”
“该死,我们被包围!中计了!”
所有人几乎是同时大叫起来,乌恩环顾四周,原本从容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极为难看,旁边的蒙石头也是脸色煞白,下一刻,周围的燕军几乎是同时射出了弦上的火箭,火箭堪堪落地,便马上引发了滔天大火,霎时间,三卫兵马就已经被四方燃烧的熊熊大火围困。
“冲!你们分头突围!别顾忌伤亡了,火势再大一些全要死在这里!”
乌恩非常失态地大叫起来,话音方落,朵颜卫首领已经带着麾下的骑兵向通州的方向奔驰而去,几乎是同时,福余卫首领也率领骑兵向着另外的方向疾奔突围。乌恩和他的泰宁卫以及蒙石头所统领的东厂诸人暂时还没有轻举妄动,因为这时候两万余人马已经挤成了一团,要是全军都一窝蜂似地突围的话,很可能会形成溃败,继而演变成自相踩踏的惨剧。
再说朵颜、福余两卫分头突围,可是很快,这两路骑兵就又被火势给逼了回来,然后两部人们只得纷纷策马回到乌恩和蒙石头面前,朵颜卫首领惨然道:“大人,火势太猛,儿郎们根本冲不出去。”
“是啊,大人。”福余卫首领也大声附和道,“四周燃起火带足有好几十丈宽,也不知道燕军在地底下埋了鬼东西(提纯火油),这火一烧起来就浓烈得吓人,而且还带着呛人的浓烟,儿郎们还没有接近,就被熏得头晕目眩,好些人都窒息落马了!”
“大人,怎么办?火再这么烧下去,都不用烧进来,咱们都得窒息而死!”他们随不懂空气为何物,但草原上的大火他们可经历多了,知道大火围困下的窒息是何等的可怕,任凭你身体再壮实,也难逃一死。
乌恩脸色铁青,其实不用旁人说,他也已经远远地看到了,不断有人窒息落马。
正如朵颜、福余两位的首领所说的,这些该死的燕军定是一早就大在地下埋了大量的什么鬼东西,而且这种东西的燃烧性极快,那冲天而起的黑色浓烟极为恐怖,只是随风钻一点进鼻子里,以乌恩强壮的体魄都立刻感到了一阵轻微的晕眩。
“大人,怎么办?”
“大人,我们不能原地等死啊!”
“冲!”乌恩咬牙切齿道:“冲出去!我们是长生天的子民,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说罢,乌恩又回头向蒙石头道:“蒙大人,我们在前面开路,请你率领东厂的人与我族的年轻人在后押阵,一旦我们从大火中冲缺口,你就立刻率军突围求援!”
蒙石头脸色微变:“这怎么能行,东厂有保护乌大人之责,岂能让您带头冒险?我们冲前面!”
两位首领以及数百骑兵的将领同时呐喊起来,附近的年长骑兵也紧跟着大声呐喊起来,然后这波声浪很快就波及了整支骑兵队伍,熊熊燃烧的大火中,上万人的同声呐喊起来,让原本已经有些骚乱的骑兵阵形,竟然渐渐安定了下来,所有人都按照乌恩的命令行事,万余人瞬间分成了两个方阵——前队骑兵皆为二十五岁以上骑士,后队则是被严密保护起来的年轻人。
蒙石头知道这是草原人的传统,草原险恶的生存环境让他们养成了有别有汉民族尊老的文化习俗,或者说是草原独特的生存法则,任何时候都以保护年轻人为优先,哪怕乌恩身为首领也是可以被牺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