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
红色的宝马闯过一个又一个红灯,以一个漂亮的飘逸停在了大厦门口。
车上迅速下来两个人,朝着大厦门口跑去。
两人没有乘坐电梯,以最快的速度从楼梯往上跑。
一口气跑到二十二楼,画室门紧闭。
敲了半天门,里面没有回应,陆山民一脚踹开画室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座椅尽碎,赢恬那些珍爱的画作散落满地。
画室的尽头,赢恬直挺挺的躺在角落里。
陆山民三步并作两步上前,赢恬的瞳孔已经涣散,双眼黯淡无光。
赶紧蹲下身子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身体尚有余温,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
陆山民调动起一股内气强行输入,刺激赢恬的心脉。
“咕噜”,赢恬喉咙发出一声轻微的声音,涣散的眼神收拢了几分。
“你怎么样”?
赢恬努力的张嘴,但是只有嘴唇颤动,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送你去医院”。
正伸手抱赢恬的时候,赢恬的一只手突然紧紧抓住陆山民的手腕,微微的摇头。
陆山民感觉到赢恬手上的力量,知道这是回光返照的迹象。
“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赢恬眨了眨眼,一边颤巍巍的伸出四根手指头,一边努力的张嘴说着什么,看嘴型,反反复复说的应该是同一个字。
陆山民将耳朵凑在赢恬的嘴前,除了哈气的声音之外,完全听不出他在说什么。
小妮子捡起地上的棕色小瓶,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山民哥,他中了剧毒,没救了”。
“小妮子,录下来”。陆山民一边给赢恬输送内气刺激他的心脉,一边催促道。
小妮子知道事关重大,赶紧掏出手机录影。
“不着急,慢慢说”。陆山民抓住赢恬的手用力握了握。
赢恬再次张嘴,这一次除了重复了即便之前的那个字之外,还说了一句话,但仍然只有嘴型,没有声音。
最后那句话一说完,赢恬的眼神渐渐涣散,瞳孔慢慢放大,手上的力量也缓缓消失,最终从陆山民的手里脱落,垂了下去。
陆山民疯狂的调动内气,猛烈的刺激赢恬的心脉,但没有再起作用。
赢恬最后的表情定格在一抹笑容上,笑容很平静,带着欣慰,带着释怀,像是了却了人生的一桩遗憾。
陆山民伸手到赢恬脸前,缓缓抹下他的眼睑,一股悲伤从心底涌起。
他知道,赢恬之所以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等他来。
只可惜,并不知道他最后说的话是什么。
第一次见到赢恬是在江州,江州美术学院的客座教授,一个画家。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
后面知道他是影子的人,对他恨之入骨,做梦都想杀了他。
再后面知道他是母亲的师兄,慢慢的了解到他对母亲的情义,从那个时候起,虽然嘴上依然把他当敌人,实际上心里多少有些复杂。
直到前不久知道当年是他冒死救了父亲和自己,其实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一个长辈。
陆山民有些后悔,早知道上次来找他的时候,就应该温和一些,至少不该那么咄咄逼人。
回想起来,或许在江州的第一次见面,赢恬并不是受影子的指使,他只是想看看自己。
陆山民心里升起浓浓的歉意,直到临死,都没叫他一声师伯。
“师伯”。陆山民喃喃喊了一声。“一路走好”。
“山民哥,现在怎么办”?小妮子双手环胸,无聊的踢着地上的画作。
“别乱动”。陆山民的语气有些生硬。
小妮子踢出去的一脚停在半空,秀眉皱了皱,“山民哥,你最近的脾气越来越大了”。
陆山民缓缓起身,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保护好现场,我通知季铁军过来,说不定能有什么线索”。
“要什么线索,肯定是他们内部狗咬狗”。小妮子没好气的说道。
陆山民摸了摸小妮子的头,温柔的说道:“小妮子,他是我的师伯,当年是他救了我,这些画都是他的心血”。
“他是你的师伯,那这些画是不是该你继承”!小妮子眼珠子转了转,冒出了一抹精光,心里盘算着这满屋子的画能卖多少钱,她记得上次来的时候,看见赢恬卖了一幅画挣了好多钱。
季铁军来得很快,十几分钟之后就带着一群警察赶了过来。
陆山民和小妮子被一个警察带离现场,等候在大厦楼下。
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季铁军和马鞍山才从大厦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有什么线索”?
季铁军摇了摇头,“先是受了重伤,后被人灌了大量氰化·钾,现场打斗痕迹虽然明显,但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凶手杀人的经验很丰富,临走前处理干净了所有痕迹。大厦的监控被人动过手脚,有半个小时的监控视频被人为抹去。只有等明天对周围的住户和办公楼进行挨个走访,看能不能找到点线索,但这就要看运气了”。
陆山民并不意外,能来杀赢恬的人,自然不是普通人,怎么可能留下痕迹,如果是他要杀人,一定会提前踩点观察周围的环境,办公楼里每一家公司的上下班时间,加班的情况,对面住户大概几点睡觉,从哪个地方进入可以避开对面在这个点还没睡觉住户的视线,肯定都会提前摸得清清楚楚。
如果是普通的杀人案子,或许可以碰碰运气,但这样的杀手,绝不可能有那样的运气。
“能给我看看他给你发的信息吗”?季铁军伸出手。
陆山民将手机递给季铁军。
季铁军拿过手机看了看那条短信,眉头微皱,“很明显,他给你发信息的时候杀手就在画室,只是他不确定杀手会杀他,所以给你发的信息是‘过来一趟’,如果他明知道那人要杀他,应该会直接发‘有人要杀我’或者‘救我’之类明确的文字”。
陆山民点了点头,“杀他的人是他熟悉的人,所以你们明天没必要挨家挨户的走访了,你们什么也不会问道”。
“内讧”?季铁军眉头微微皱起,目光紧紧的盯着陆山民的眼睛。
见陆山民一直没有说话,季铁军继续问道:“陆山民,有些事情我觉得是时候坦诚了,要不我们很被动”。
马鞍山对另外一个警察挥了挥手,“小李,你上去帮忙”。
待那个警察走了之后,陆山民淡淡道:“你们想知道我和赢恬的关系”?
季铁军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一直想问,但又没好意思问”。
“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他是我母亲的师兄,当年就是他救了我和陆晨龙”。
季铁军叼在嘴里的烟头跳动了一下,“难怪,这就很好解释为什么你们一直有联系,陆晨龙也和影子有联系,原来你妈妈就是影子的人”。
季铁军背着手来回踱步,“江湖的事情还真是有趣,比电视剧还精彩”。
马鞍山一双鹰眼紧盯着陆山民,“陆晨龙会不会也是影子的人”?
“你觉得会是吗”?陆山民反问道,语气中带着淡淡的不满。
“或许一开始不是,但在你母亲的影响下就未必了”。
“他若是,就不会落得妻离子散的下场”。
“嗯”。季铁军停下脚步,“我赞成山民的说法,当年的情况应该是影子派陈素到陆晨龙身边试图达到某种目的,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陈素反倒爱上了陆晨龙,丢了夫人又折兵”。
说着看向陆山民,“是不是这样”?
“不说话就是默认”。季铁军继续说道:“影子的作风向来严谨缜密,绝不允许有人活着脱离组织,所以他们要杀了陈素。而这个赢恬既然是你的师伯,想来跟你母亲感情很好,所以背着组织救了陆晨龙和你。现在事情败露了,所以招来了杀生之祸”。
季铁军眯着眼睛深吸一口烟,“这样一来,这个逻辑闭环就完整了”。
陆山民对季铁军有些刮目相看,仅仅凭自己的一句话就能推演出这多,虽然不完全正确,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可惜还缺失了很多环节,要是能见到陆晨龙就好了”。季铁军叹了口气。
“这个案子,你打算怎么结”?陆山民问道。
季铁军深吸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了踩,“既然你都说查了也白查,那就是自杀吧,艺术家大多都有抑郁症,卧轨、跳楼各种死法千奇百怪,服用氰化·物自杀算不上稀奇”。
陆山民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季局长,山民哥是他的师侄,那画室里的那些画是不是该山民哥继承”?小妮子在一旁问道,眼里满是期待。
小妮子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季铁军愣了一下,半天没回过神来。
“呵呵,这得看赢恬有没有直系亲属”。
“如果没有呢”?小妮子追问道。
“哦,没有的话就收归国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