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小說推薦網遊之全能鍊金師
“你会怎么看或者说你怎么看,我们现在已经做出的一些事情了,其实在我看来,有些事情根本不是我们想能做就能做到的,我们一直在拼搏或者说一直在努力进取,在最后你也看到了,有些事情跟我们曾经想过的有些根本性的不一样或者说不一致,这当然就对了,因为本来有些事情呢,并不是我们想要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更不是说我们希望怎么样就能怎么样,如果一切的一切都是说我们能够听从我们所有的指挥的话,那么这件事情看来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其实在更多的人眼里,或者说在更多的事情的眼里,我们其实对于别人也并不是一个什么所谓特别关注的态度,你们想一想我们曾经怎么看别人,其实我们把别人怎么看,或者说别人把我们怎么看,我们真的在乎,我们也根本不在意,就像曾经说过的那样,有些人就是聪明你就是笨蛋,有些人这个东西就不是为了让人舒心和成功的,他挑战的就是所有的从这一角度,有一部分人觉得正是他的成功它是有原型的,这些东西都是很正常的历史和有八成的相似,与其说你恶心的,其实这些不如恶心的真实历史人物,一种现实存在的生活观念,小说只是把这种真实展现出来而已,但是表达了他对艺术的见解,对人性的解读也是不一定,准确的对主人公的观念大体还是是认同理解的态度在反思的问中有一定的影响这从很多细节都能看出来,它的出现持久影响不是偶然与,很多东西都是相辅相成的,正因为相辅相成,我们才会出现这种状况,很多时候我们都把一些问题想简单了,而现在看来看好像就不是这样子了。”
“赵鹏鹏必然要出现一点,我说我必须要一点必须要跟你说,就是其实我认为我们做的事情有些太过于胡思乱想了,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根本不明白一些问题的真实处境,但是我们随意的去说这些东西,好像我们了解所有的一切,你不认为有时候显得我们有些太过于幼稚或者傻乎乎的了嘛,他们明明可以过得更好,或者说他们在一些问题中展示出来的天赋是我们无法理解甚至说是无法超越的,这个谁能说谁也说不明白,谁也说不清楚,对吧?但正因为是这个样子,很多人根本不明白之后的事情要怎么做,他们以为一切都好了起来,但正因为这种好的起来所以我们才不得不把一些问题放在了最深远的地方或者立场上去考虑,你可能说咱们想的也太过于简单或者说太过于虚了,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必须把一些东西想清楚,就像是曾经说过的那样,咱们也不是傻瓜,咱们也不是笨蛋他们只不过是尽自己最大的可能把事情想清楚,或者说把这件问题想明白就可以了,有很多人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是根本连问题都想不明白的,就像是曾经说过的那样子一样,我们其实对于很多问题是想不清楚的,有些人总说,哎呀,这件事情可以慢慢来嘛,可以让他轻轻松松的过去嘛,但我可以毫不客气的告诉你这个东西如果说你真的就是完全依靠别人的话,这个东西真的费点儿劲,不仅费点劲,是不是可以毫不留情面的说有点难,为什么有点难,因为你知道我知道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是我们不能点破也不能说的正是因为这种情况的发生或者说产生吧,才让我们对于一些问题产生了种种不需要的问题,或者说种种的难过之处,虽然在别人看来吃那么多米,现在盟友甚至可以说,让人家感觉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必须要承认的是有些问题跟我们先前想的可是一点都不一样,就像是曾经说过的那样,我们过于把一些问题想得轻松简单愉快了一些,如果真就是这副样子的话,我们可能想不清楚的东西有很多,只不过像现在这么多的就很少了。”
其实所有人又不是不能理解他的想法,只不过大家认为他的想法还是有些太过于简单了,或者说过于简单明了或者说直白的一些,虽然让别人这么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或者说虽然别人到家都可以这么说,但他还是不明白自己该怎么去做好这件事情,从别人来看就是不容易的,虽然说差的究竟是什么,或者说一切都要交换嘛,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事情,就像是有些人这样呗。气质这些东西再摸到等量的这些东西,它就一定可以完成了一次所谓的制衡关系,但其实事实的根本原理是这个样子,很多人其实根本不明白他们现在所做的问题究竟是出在的能力,甚至很多人说不明白一些事情究竟出现在了什么样的情况之下,如果真就是靠着这样的方式说的话。了解很多问题了,就像是知道的是知道的,不知道的是不知道的,就单纯从这点来看,他现在已经对于有些方式方法完全不能够理解,这都是很正常的,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有些人就是这副样子,把太多的东西想的过于清脆,或者说把太多的东西想的过于理解化了,这就是他们的问题。有些人总是说我比别人厉害,比别人更成功,或者比别人更强大,他们需要通过这样子看上去没什么意义的事情来不断的展示自己,是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在自己看来,这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因为他纠结厉害还是不厉害,这件事情从做出来开始就已经值得让别人好好深思一下了,有些人就是这个样子,他懂吗?他不懂他甚至都不懂一些其他的问题。就单纯从这些方面来看,他也不比别人聪明,也不比别人差,但一定是比别人要更考虑的,许多东西需要放下的,他这么想着也就明白了,现在生活的难过之处他想简单,但有些人就是不让他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