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行为准则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华人其实也一样,想想勾践是怎么对付夫差的,就知道华人政治家有多腹黑,《论语》里也教人“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简直违背天理人道。
基钦钠和阿德都是经历过大英帝国全盛时期的殖民地官员,骨子里的傲慢无人能及,现在的大英帝国,在基钦钠和阿德看来,多少未免是有点软弱,所以基钦钠和阿德才会看罗克越来越顺眼。
罗克来找基钦钠和阿德,不是想听基钦钠和阿德的吹捧,而是想听取基钦钠和阿德的意见。
“想做就去做,又不是你派遣部队向西非发动进攻,怕什么?”基钦钠的思维还停留在大英帝国全盛时期。
大英帝国由盛转衰就是从第二次布尔战争开始,世界大战之后,英国的衰弱愈发明显,现在又身处经济危机的泥潭中,南部非洲是大英帝国唯一的亮点,所以伦敦的态度其实也很暧昧,上一次葡萄牙因为南部非洲支持尧族人向伦敦抗议时,伦敦还象征性的发了几封电报询问一下,这一次伦敦连个电报都没有,摆明了是不管不问。
安德鲁·博纳·劳有一句MMP想说,老子们现在自身难保,没时间管你们这些破事!
“卢安达是不是你派出的?”阿德明显也支持罗克,不过对罗克还是有担心,大概是怕罗克走上穷兵黩武的道路。
实在是两场战争,直接把大英帝国的官员们给打怕了,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用在这里也很合适,打仗实在是太费钱。
罗克也相信大炮一响黄金万两,不过立足点和阿德不一样,一个是进,一个是出。
就像同样的半杯水,有人看到只有半杯,有人看到的是还有半杯。
“并不是,卢安达世界大战期间加入南部非洲远征军——”罗克把卢安达的背景简要介绍下。
“那就没问题,葡萄牙人要从自身找原因。”阿德总算放下心来,至少到目前为止,罗克还没有完全黑化。
离开总督府,罗克又去找苏冼,询问基钦钠和阿德的身体状况。
苏冼现在是一家私人医院的院长。
注意是医院,规模比私人诊所大得多。
医院里的医生都是苏冼的学生,护士则是正规医学院毕业的毕业生,比勒陀利亚有三家比较出色的医院,分别是紫葳医院和德兰士瓦州立医院,然后就是苏冼经营的私人医院。
苏冼现在的正式职务是南部非洲医疗卫生协会的理事,还担任着约翰内斯堡医学院的教授,和以前一样,要比勒陀利亚和约翰内斯堡两头跑,每个月只有半个月能在比勒陀利亚。
现在苏冼的客户越来越多,阿德卸任后,苏冼依然是阿德的私人医生,现在基钦钠也成了苏冼的客户,苏冼每个月都会为基钦钠和阿德检查身体,推拿按摩更不用说,总督府和阿德的庄园里都有理疗室。
“总督和首相阁下的身体问题不大,总督的身体一直很健康,首相阁下自从退休后,身体状况也大为好转,主要还是作息有规律,再加上适当锻炼,不过首相阁下毕竟是年龄大了,身体要恢复起来比较缓慢,需要一个较长时期,才能恢复到健康水平。”苏冼刚从正义宫回来,菲利普也是苏冼的客户。
阿德虽然已经卸任,苏冼还是习惯用“首相阁下”称呼阿德,他们现在已经是老朋友,关系很亲密。
“很好——”罗克非常满意,另一个时空的基钦钠死于海难,阿德死于1925年,这个时空情况好得多,比勒陀利亚是疗养胜地,罗克要确保基钦钠和阿德晚年无忧。
有了基钦钠和阿德撑腰,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卡梅亚地区,这些雇佣兵都是非洲人,他们混在卡梅亚当地人中间,从外型上来说毫无区别,不过精神和气质上差别巨大,总之是能被人一眼认出的那种。
来到卡梅亚地区的雇佣兵只有一个中队,队长是从骑兵第二师退役的资深雇佣兵杜伦,他以前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伦杜,加入保护伞之后才改成杜伦。
好吧这都是小问题,反正对于这些非裔士兵来说,名字叫什么无所谓。
雇佣兵的到来,受到卢安达的热烈欢迎。
卢安达对手下新兵的训练工作,进行的并不顺利,他是按照南部非洲训练新兵的方式训练手下,但是效果并不好,那些新兵进步缓慢不说,还经常出现意外情况,雇佣兵带来的医生就忙得很,医务室里经常挤满了伤兵。
“摔断腿的,被蛇咬的,被自己扔的手榴弹炸伤的,反正只要你能想到的,或者是你想不到的都可能出现,我觉得细红线战术最适合这些人,现在的训练对他们来说要求太高。”医生索尔是半路出家,没有接受过正规医学院学习,世界大战期间部队医生不够,索尔被拉去帮忙,结果一来二去就成了医生。
话说南部非洲的医学院,甚至南部非洲的所有高等学府,都不招收非裔学生,这并不是明文规定,而是默认成俗的潜规则。
这就是非洲落后愚昧的原因,不普及教育,非洲人就永远无法适应现代社会。
“细红线太过了,我觉得降低一些标准是可以的。”杜伦今年三十五岁,体力和精力都处于巅峰期,他穿着一件雇佣兵中常见的绿色野战风衣,袖子很整齐的挽到肘部以上,头上戴着一顶渔夫帽,这同样是雇佣兵的习惯。
“杜伦先生,我正要找你——”卢安达脚步匆匆面带焦虑,他最近这段时间压力很大,造反比他想象中的难度更大,以他的能力,管理一个小队就是极限。
“将军你好。”杜伦敬礼的时候并没有立正,卢安达这个将军是自封的,参加欧战时,卢安达的军衔是三级军士长。
三级军士长,是高级士官中的最低级别。
但在南部非洲,这已经是非洲裔士兵的天花板。
在保护伞,非洲裔雇佣兵的天花板反而高一些,很多行动部队指挥官都是非裔。
没办法,非裔的种族特征,决定了他们的身体永远比思想快一步。
本能反应!
“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你知道,我是参照南部非洲训练部队的方式,对部队进行训练,但是效果并不好,我想请你帮我分析下,原因到底在哪里。”卢安达虚心请教,在杜伦面前,卢安达确实是没有骄傲的资格。
这也就是在卡梅亚,换成欧战期间,卢安达见到杜伦是要立正敬礼的。
“将军,你想复制南部非洲的模式?”杜伦似笑非笑,想复制南部非洲的模式不是那么简单的,世界大战后,英国法国都想按照南部非洲的方式组建部队,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成果,停留在形似而神不似这个阶段。
“是的,我想复制南部非洲的模式,非裔士兵能在南部非洲远征军中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现在没理由不行。”卢安达的思路就是同九义、汝何秀。
“将军,南部非洲的模式不在于士兵,而在于体系——”杜伦主动给卢安达倒了杯咖啡,然后随口笑道:“——就像这杯咖啡,西非也有咖啡豆,但是如果不添加牛奶和蔗糖,咖啡就不会这么好喝,杯子也很重要,漂亮的咖啡杯和木碗,就算是同样的咖啡,喝起来也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
卢安达眼神有点懵逼,端着杯子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杜伦给自己也倒一杯,坐在办公桌后吸溜吸溜开始喝,然后就一句话不说。
“杜伦先生,继续啊——”卢安达好像有了点头绪,但是还不够。
“将军,咨询是要付费的——”杜伦一本正经,三藏法师取经还要送紫金钵盂走后门呢,卢安达这是想白嫖。
“杜伦先生,这是我们非洲人共同的事业,如果我们赶走葡萄牙人,那么我们就可以创造一个非洲人的乐园——”卢安达画饼,上来就是一顶大帽子。
“将军,这是你的事业,我的事业在保护伞。”杜伦不吃饼,知识就是金钱,不谈钱只谈理想都是特么耍流氓。
卢安达看着杜伦满脸失望。
杜伦微笑、端杯子,吸溜吸溜,呼噜呼噜——
卢安达脸上的肌肉在抽搐,看向杜伦的眼神逐渐凶狠。
杜伦不为所动,目光集中在面前的杯子上,不知道咖啡里有什么东西,杜伦把手指伸进去搅了搅,然后放进嘴里津津有味。
哎呀,老恶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