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乾坤
小說推薦十方乾坤
“师父!”
凤箫吟脸色大变,看来今日白天,师父被九幽偷袭的那一下,还是受了不轻的伤。
“没事……不必惊慌。”
青玄真人扶着椅子,慢慢坐稳,九幽的功力十分之深,所修炼的功法,也十分诡异,今日白天他被对方偷袭,又岂能当真没事?
只是他做为玄青掌门,倘若当时让人看出他已经受了重伤,只会使得下边更加人心不稳。
而后面他又凭一人之力,不但要镇压体内的天魔元煞,还要继续与九幽几人斗,纵然再是修为高深,也难免淤积体内,刚才他把这淤血咳出来,此时反而顺畅了许多。
凤箫吟一颗心仍是紧张无比,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见师父受过这般重的伤,也无人能够伤师父如此,要不是今日那九幽偷袭……就算这次师父恢复过来,恐也会伤些元气。
过了许久,青玄真人才慢慢抬起头来,此时他脸色稍微好了一些,说道:“这一次天外天虽然来势汹汹,可万年前那几个大魔头,尚未苏醒,所以这一次,只是玄青的‘小劫’……”
闻言,凤箫吟心中难免微微一紧,这一次玄青门损失惨重,却也只是小劫,那么大劫……难道真如师父所言,玄青如何也避免不了那个结局吗?
“唉……”
青玄真人轻轻一叹,这一刻望着殿外,双眼像是逐渐变得有些浑浊了,脑海里面,又想起了那一日,他在“水月幻天”里面看见的那一幕,玄青覆灭的一幕。
“是水月幻天吗……”
凤箫吟屏息凝神,在天枢峰后山,有一处“洞中玄境”,名曰“水月幻天”,乃是玄青门历代掌门闭关悟玄之处,而在水月幻天里面,有一口枯井,名曰“镜花水月”。
玄青七峰以七星排列,传闻当七星斗转之时,镜花水月会涨满水,当水溢出井外之时,便可从水中窥见过去未来,但是天机却不可泄露。
此时,青玄真人默然不语,当日斗转星移,井水涨满,而他在井中所看见,竟然是玄青七峰崩陨的一幕,他看见了一个青袍人,但却始终无法看见,对方的样子。
“那人是道门中人,绝非魔门中人。”
青玄真人缓缓闭上了眼睛,虽然他脑海里始终无法想起那青袍人的样子,但是却可以断定,此人不是魔门之人,而是道门中人。
“师父……”
凤箫吟脸上神情紧张,过了一会儿,才见青玄真人睁开眼来,说道:“我看见他杀死了若水,手中所使……是玄青道法。”
“若水……”
凤箫吟全身一震,那人,为什么要杀死若水?玄青门,也是因此人而覆灭么,他到底是谁……
又可不可以……更改这个结局?更改玄青最终覆灭的命运?除非阻止那人杀死若水,只要若水不死,那么师父所窥见的天机,就不会成立。
……
夜越来越深,于这浩瀚夜空之下,紫霄峰仿似又多了几分神秘,而此时在外面,萧尘一动不动,神识警惕着方圆百里,不放过任何一丝风吹草动。
而若水轻轻缠着他的手臂,靠着他的肩膀,睡得迷迷糊糊,迷迷糊糊地说起了梦话。
“师兄,等这次过了,你就不走了好不好,以后紫霄峰上,就有师父,有师兄,还有若水了……”
“师父每天,都在想念师兄,若水也在想念师兄……”
“师兄,对了对了,有件事情你一定还不知道吧?我们去天水溪,去水里摸鱼儿好不好……若水之前好奇,天水溪的水那么冰冷,怎么会有鱼儿在里面呢?问师父,每次师父总是不说话,后来是霓裳师姐告诉我,原来师兄小时候特别调皮,每次偷溜下山,都会捉一筐鱼儿回来,还藏着生怕让师父瞧见了,嘻嘻……”
“这些鱼儿习惯了山下的暖和,放到天水溪里,肯定活不成,可不知怎么,师兄走了以后,这些鱼儿,竟活了下来,还越来越多……怪不得每次师父看见这些鱼儿,总是会黯然神伤。”
“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肯定不知道,现在天水溪里,每天都有鱼儿游来游去吧……”
萧尘转过头来,看着此时靠在自己肩膀上,嘴角微微扬起,说着梦话的少女……天水溪的水,总是寒冷彻骨,想不到当年他放下去的那些鱼儿,都活了下来。
天渐渐亮了,东方天际,慢慢露出了鱼肚白,若水也朦朦胧胧睁开了睡眼:“唔……师兄。”
“你醒了。”
萧尘转过头看了看她,若水轻轻揉着眼睛,又往后面看了看,今日是第三天了,师父的第三天劫,也快到了吧……
“唔……我梦见天外天那几个大魔头,又回来了,他们还叫来了帮手。”
若水轻轻说着,而萧尘向东方天际望去,今日师父的第三天劫将至,不知天外天的人,又将使何手段,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那些人靠近紫霄峰,阻挠师父渡劫,今日……仍是守护师父的一天。
到正午之时,果然,层层雷云又笼罩而至,第三天劫的气息,直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萧尘依然守在紫霄峰外面,有他在,没有任何人能够靠近这里。
“轰隆隆!”
滚滚雷声,越来越近,眉间意等人屏息凝神,花未央也站在远处,屏着呼吸,一动不动,这第三天劫,比昨日的第二天劫更要厉害,倘若天外天那几人又做了手段……
而此时在远处青山外,有不少天外天的人聚集,其中以几名老者修为最高,这些人身上并无道气,有的只是一股凶神恶煞的邪气。
“怎么办?凌音那徒弟太厉害了,有他守在紫霄峰外面,我们根本不可能过得去,如此一来,尊主交代的任务,可是完不成了。”
几人眉心深锁,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人开口道:“此人修为太高,昨日鬼道三老,轻易便被他灭杀,我等过去,多半也不是其对手,与其和他硬碰硬,不如……”
……
紫霄峰上,第三天劫的气息越来越强,萧尘琴音悠然,不为其所扰,只是若水站在一旁,难免紧张,同时也感应到青山外一缕魔气悄然靠近,不禁神色一紧:“师兄……”
“嗯。”
萧尘自是也早已察觉,只是此刻,却仍旧泰然自若,凝指一弹,一道琴音顿时穿透层云,震得青山外那一群天外天的人尽皆心神一颤。
“好厉害的琴音……”
被这琴音一震,那几名老者无不心神一颤,他们想要从另一边绕到紫霄峰后面去,但现在看来,无论从哪一边,只要稍稍靠近些许,必定连神魄,都会被那伏羲琴琴音给震灭。
“轰隆!”
终于,第三天劫降临,万丈雷霆倏然落下,似要摧毁整座紫霄峰,在场之人无不心神一颤,断然不敢靠近这天劫半分,纵是修为再高的人,靠近这天劫,也必定是九死一生。
而今日这天劫里面,依然藏有血光,萧尘眉心一凝,说道:“若水,你来弹琴。”
“师兄……你又要上去吗?”若水难免心头紧张,昨日已是凶险至极,今日师兄要再上去,这第三天劫……
“嗯。”
萧尘点了点头,无论如何,他要让师父顺利渡过此劫,说完不再犹豫,又如昨天那样,再次往天上飞了去。
“一尘……”
眉间意和江南柳又一次悬心吊胆,尽管他们知道,如今一尘的修为,已远在他们之上,可那毕竟是师妹的天劫,又岂是等闲……
一众正道人士也都屏着呼吸不语,此次过后,萧一尘三个字,必定再次震动整个仙元五域,只是这一次,不会是凶名了,凭一人之力,阻挡天外天魔人靠近紫霄峰,又凭一人之力,抗下天劫,使魔人手段难以得逞……便是在场诸多正道前辈,也难以办到啊。
“轰隆隆!”
天劫之下,电闪雷鸣,花未央站在远处,一颗心扑扑直跳,呆子,你千万不要有事……
而在青山外,那几名离恨殿的老者见到此时萧尘抗天劫去了,心中一动,彼此对视一眼,立刻朝紫霄峰这边来了。
“你们休想靠近!”
若水琴音一震,毕竟伏羲琴非凡物,就算不是在萧尘手里,同样威力巨大,那几人被琴音一震,立时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不禁暗道,原来这小丫头也如此厉害!
“走……去另一边!”
几人不多做犹豫,又立刻化作一道诡雾,往紫霄峰另一边飞去了,可当到达另一边时,却见那云海之上,竟也端坐着一名红衣飘飘,双腿上放着瑶琴的女子。
“几位匆匆而来,不如,且听我抚琴一曲如何?”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幻音琴魔,昨夜她听萧尘之言,早已守在此处,敛藏了自身气息,便是那些正道各派的人,都很难发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