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大学选课这种事,无非六个字——
手快有,手慢无。
通常,有选择空间的都是体育课、选修课这类没那么核心的课程,没选好也损失不大。
但对英培来说,他们的核心课程体系只有院内的五类通识课,其余近一半的课都是要自己选的,且都属于正式学分。
比如你修了几门物理方面的课,将来如果转去了物理学院,这部分课也就不用再修了。
相对地,你之前如果学过生物课程,也就基本白学了。
当然,这只是基于毕业和学分角度的考量,如果有一位很懂生物的物理学家,鬼知道他能搞出什么。
书桌前,李峥用八个零的默认密码,在学生系统中登陆了杨军的账号。
杨军也只是在一旁傻瞪着眼,难以理解李峥敲键盘的速度。
“先改个密码吧。”李峥点开了重设密码,把笔记本推向了杨军。
“哥,可以用生日么?”杨军探身问道。
“生日太容易破解了。”
“那……圆周率第51到第58位?”
“算了,随你吧……”
“哥你帮我输吧,你快。”杨军又腼腆地把电脑推了回去,“58209749。”
嗨,反正也没人会无聊到破解他的账号……
重设过密码后,李峥点开了现有课程表,指着屏幕解释道:“白色的格子都可以选课,灰色的只有选修课,接下来自己来操作可以么?”
“哥你帮我吧,我先看着学学……”杨军傻笑着问道,“选多了课,多收钱不?”
“不收。”
杨军的眼睛瞬间变得躁动起来:“那就……尽量多选点?”
“选了课是要负责的,万一没过还要补考重修。”
“哥你就选吧,我熬着学,指定过。”
“好吧……”李峥又问道,“你有什么专业偏好没有?”
“计算机。”杨军连连点头,“要当程序员。”
“可你都没碰过计算机……”
“计算机好找工作,都这么说。”杨军煞有介事地向李峥科普起来,“程序员好像不用说话,能出活儿就行了,干一分活儿拿一分钱,我爸说老实人干不了别的活儿,就得这种。”
这话……倒也颇有几分道理。
只是……
“那你干嘛不直接去计算机学院,分数够的吧?”李峥问道。
“是够。”杨军憨笑着挠了挠头,“可招生的老师告诉我,选英培一样可以去计算机学院,勤快一点一样可以四年毕业,还能多学好多东西……这不是,不学白不学么?”
这话……
实在他妈的太有道理了。
就连李峥自己,都有种醍醐灌顶茅塞顿开的感觉。
怪不得自己一开始就对英培那么感兴趣,原来是因为这个!
还是小杨点透了我。
李峥想也不想,眼儿一瞪便抓住了杨军的胳膊:“小杨,我很中意你,你以后跟我混。”
杨军一见这个,眼眶就又红了。
“哥!我也是,感觉咱俩早就认识了。”杨军也抓住了李峥的胳膊,运出一招双臂互缠,“你在阳台跟屠哥聊天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过去——学习使我充实,说的太对了,哥!我们家乡那个地方,不学习啥都没有,就只有土,全是土。”
“好!”李峥当即撸起袖管,“计算机我还是略懂一些的,主菜科目我都给你选上,再以高数为佐,保你学成。”
“谢谢哥!”
片刻后,李峥便将杨军的课表安排了七七八八。
“如何?”李峥问道。
“空的地方再添点吧?”
“那添点你自己有兴趣的吧。”李峥点头道,“硬核专业课不能再多了,你这学期先入门,先定个小目标,把c++吃透,其余的时间,我建议来些放松的文史哲类课程,有益于展开视野调节身心。”
“那……有环境课程么,环保什么的?”
“兄弟,那并不是一个好找工作的方向……”
“嘿嘿,这个不是为了工作。”杨军又憨笑了起来,“老家的地太荒了,啥都种不下去,连棵树连根草都没了,可老人们说当年种啥成啥,我就想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万一将来……万一我成大老板了,就回去把老家改造一下,改得人人有地种,大家都吃得饱饱的再学习,那得多美啊。”
李峥,也是见过一些人的,包括那类吹逼天使AB轮的的人。
但他还从未见过如此朴实的吹逼,如此纯粹的向往。
杨军。
你小子我保定了。
别的不说。
我绝对不会让领袖的魔爪伸向你的!
只不过,搞这个应该不单是环保专业的范畴了。
要从环境学、地理、气象、生态方面入手了。
于是,杨军的课表就这么被填满了。
计算机+生态,最好找工作的+最难找工作的。
这毫不相关的两极,犹如现实与理想的拉扯,愿悬在中间的军宝儿能挺住。
选完课,二人刚出门要去吃午饭,突然被一个眼镜分头男叫住。
“正愁找不到你们305的呢。”分头男快步小跑过来,“那谁,你们宿舍长是哪个?”
此人个头不高,其貌不扬,但看起来很正经的样子,似乎是有身份的,有种极致低配植发版江青华的感觉。
从他所用的语气和所冲的方位来看,应该是在问杨军。
然而军宝儿哆哆嗦嗦的,根本不敢说话。
“应该是还没选出吧。”李峥回身迎了过去,“这位仁兄,一看就是班长吧?”
此人见了李峥,也是原地愣了一下,愣过之后,整个人的气质也都随之变得柔和了一些。
“代班长,正式的还没选呢。”分头男笑着伸出右手,“怎么称呼?”
“李峥。”
“吴越。”分头男顺势拍了拍李峥,“那你也先当一下代舍长吧,下午两点,4教201,迎新会,跟那两位通知一下。”
“好。”李峥回答的同时,眯眼一扫。
【吴越】
【学力:319】
马马虎虎,这里本科生的平均水平吧。
然而吴越身上那种天然的自信一定是上等的,这便与李峥谈笑风生起来。
“另外,会上还要选一下学生干部,宿管、楼长什么的,有意向的话抓紧准备一下简历和讲稿。”吴越说着又笑望向杨军,“你也是啊,杨军,该准备的准备一下。”
杨军慌得连连摇头。
“宿管有工资的。”吴越跟着比划道,“书院由咱们学院的学生完全自主管理,是有经费有工资的,宿管平常工作很简单,门口值班就可以了,你可以试试。”
杨军听到工资,好像突然有了一些勇气,硬着头皮问道:“工资……日结么?吴哥?”
“哈哈,日结的工作你得去六教那边找。”吴越话罢冲李峥点了点头,这便又去敲旁边宿舍的门了。
李峥也没再多说,这便领着军宝儿下了楼梯。
然而军宝儿的心里,却不干净了。
“哥,六教有什么日结的工作啊?我听说可以勤工俭学去管理机房来着,是不是那种工作?”
李峥摇了摇头:“六教正在施工。”
“那班长咋说有工作?”
“有的,建筑工人,室内装修。”
“这我没干过啊,哥。”杨军也跟着摇了摇头,“啊……可惜了。”
李峥叹了口气,拥起了军宝儿的肩膀,“他在取笑你,弟弟。”
“啊?不是介绍打工么?”
“你要补的社会课有点多。”李峥无奈笑道,“没事,慢慢来。”
“嗯……”杨军下着楼梯,使劲思索起来,“还是想不到笑点啊,哥……”
“那就不要想,半年以后再想。”
说着说着,二人已下到了一层大厅,李峥随便一扫,便扫到了一个高达1328的学力数字。
好刺眼。
刚刚观察太多,忘关学轮眼了。
李峥以一个很有格调的姿势捂住了右眼,方才看到本尊。
那是一个熟悉的,且桀骜的背影。
“常学姐?”李峥挥着手小跑过去。
听到这个酥麻的声音,常刻晴顿时一震:“!”
而后缓缓转头,木着脸“嗯”了一下。
唉,有学力有资本的学姐,就是可以很傲然啊,怎么傲都不会让人不舒服。
李峥趁着杨军不敢太接近女神,还杵在原地的功夫,贴过去小声说道:“后面这个是我们宿舍的贫困生,我帮他打听一下有没有什么勤工俭学的项目,不耽误学习的那种。”
常刻晴一边听,一边“嗯”,表情举止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但实际情况是。
啊啊啊啊啊。
学弟的热气都吹到我的耳朵里啦!
太近了……气息都透过来了……
这是在调情吧?一定是在调情吧?
顶着过百的心跳,常刻晴用震颤频率太高反而听不出来有颤的声音答道:“机房和图书馆都有,机房更轻松一些,下午会后,我让我们宿舍做过的人来给他讲一下。”
“多谢常学姐了。”李峥当即作揖,“还怕学姐不愿意理我呢,是我多虑了。”
怎么可能??
知道我等你吃饭在这里站了多久了么????
仿佛读心术一般,李峥接着问道:“学姐吃了么?”
“还没。”常刻晴憋着狂喜答道。
“那……”李峥冲外面摆了下头,邀请同去。
摆……
摆头是什么意思??
常刻晴惊滞了。
李峥见她不动,只当是她约了别人在等,不便拒绝。
“没关系,那下次吧。”李峥就此告退,冲后挥了下手,“军儿,走着。”
杨军赶紧追了上来,虽然非常想盯着常刻晴仔细研究,但终是闷头猛走,半眼也不敢撇过去。
李峥也是叹了口气。
在中学,自己的情商也只是中等偏上罢了,没想到上了大学,反而成为了上等。
放眼望去,自己怕是最正常的一个人了吧。
3分钟后。
“啊。”常刻晴才反应过来。
学弟他走了???
什么时候?
正当她懊恼不已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一个男声。
“学姐?”吴越小跑过来,“吃了么?一起?正好讨论一下下午的安排……”
瞬间。
常刻晴封心葬爱,面似冰霜。
“吃过了。”
“……”吴越哆嗦了一下,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寒意,“那……那下次吧……”
常刻晴杵在原地,默默地展开了自我反省。
从社会学模型来看,明明自己只要向下兼容,就没问题了。
但为什么,接待了这么多学弟,只想跟李峥兼容呢……
说到底……
也许……
只是单纯馋帅的?
唔唔唔……
常刻晴捂着脸就爬上了楼梯。
不仅社交低能……
还很下流。
我没法要了……没法要了……
……
整个午饭的时间,李峥都在为杨军普及现代社会的知识。
他也才知道,杨军已经住进来四天了,全程说的话不超过四句,憋了一肚子问题,也不敢去找辅导员。
实在是有种可怜到可爱的感觉。
吃干喝净后,李峥搂着杨军,抬手扫过了整个食堂。
“看到这些人了么?”
“嗯。”
“要不了几个月,你就会和他们一样融入这里,这四年将是你人生飞跃的四年,每天都会像婴儿一样飞速成长。”
“嗯!”
“有任何想不通,想不开的事情都可以问我,学习上的也可以,学习以外的也可以。将来你会面对很多困扰和抉择,但只有一件事,你不用怀疑——”
“这个世界是属于你的,你有这个资格。”
“哥!!”杨军死咬着牙点头道,“是属于咱俩的,军必随你杀出一条血路!”
“干汤!”
“干!咱俩干一个!”
“军啊……干,干杯的意思,要发一声,不要用四声。”
“我就是想说那个意思,普通话不好么不是。”
“我知道,但这个发音很重要,请你记住。”
“干,哥!”
“……”
回到宿舍的时候,屠夷寇已经把沙发搬到了阳台上,侧身**躺在上面,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女生宿舍楼。
另一间寝室,不断传来猛男“嗯嗯嗯”的声音,李峥并不想去看。
李峥叹了口气。
这里,太难了。
舍长还是算了吧。
他首先走向了阳台下达通知。
“下午两点要去教室开迎新会,后面应该还会接着开班会。”
“李峥。”屠夷寇盯着对面,一动不动说道,“你说我就这样持续一天,会不会有个女生回应我,也这样侧躺过来?”
“**么?”
“这不重要,但能那样当然更好。”屠夷寇的眼神不断在各个阳台上的晾衣架间巡视着,“胸罩,很明显是不自由的。”
“屠兄,刚开学,还有很多事要做,我们晚些再探讨这些。下午两点,4教201,你听到了么?”
屠夷寇像是肌肉记忆一样瞬间反馈:“帮我点名。”
“屠兄,你这次也不打算毕业么?”
“班会而已。”
“我认为班会那样的环境,更有利于你近距离传达你的思想和艺术。”
“哈!”屠夷寇笑道,“这招不错,但我还是不去,。”
“好吧……”李峥放弃了,捂着头说道,“另外,你年龄最大,你当宿舍长好不好?”
“吼啊!”屠夷寇瞬间惊起,“我还是头一次拥有这种实权。”
“可是舍长必须出席迎新会。”
“呃啊……”屠夷寇痛苦地按住了额头,抬手道,“等等,我权衡一下权力和责任……”
“你还有20分钟。”
李峥话罢走进了隔壁。
莫念的行为更加容易理解一些。
他正一边做单臂单指俯卧撑,一边看奇怪的黑白老电影。
之前猛男“嗯嗯嗯”的声音,就是他用力呻吟的声音。
李峥光是看着,就感觉手指很疼。
“莫兄就不休息一下么……”
“嗯!Ukulahlwa的精髓就是……嗯!将欲望化为熵倾泻而出……嗯!相当于质能方程中能量与质量的转化……嗯!”
“那你慢慢转化,两点有迎新会。”
“嗯!到时间叫我……嗯!一起…………嗯!”
“好。”李峥摇着头回到阳台。
他发现自己还是更能接受莫念一些。
他确实有很多神奇的行为,但仅会作用于自己,并不会像屠夷寇那样有很强的感染力和非理智倾向,总体还是一个良好市民。
领袖,最终做出了他的决断。
权力似乎腐化了他。
为了舍长这件事,他甘愿堕落到去参加迎新会。
1点40,整层楼的新生都陆陆续续向外走去。
可以看出来,其他宿舍的同学,都很正常。
学力200—400不等,脸上充满了新生的朝气,眼中满是智慧的光芒。
只有305很奇怪!!
尤其是屠夷寇和莫念走在一起的时候。
一个筋肉背心男,一个好像是混进了学生队伍的暴动力量。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说话的声音都很低,不会被太多人注意到。
领袖插着兜,目光肆意地扫荡着四周:“老莫,你实话实说,有中意的妹子没有?”
“我目中无妹。”莫念淡然指了指自己的双眼,“多余的欲望,会影响Ukulahlwa。”
“别扯淡了,这是生物性的。”屠夷寇伸手就捏了一把莫念的大胸,然后就傻掉了,“我操……这么硬……”
莫念傲然前行:“是你太软。”
“你这方面是真的可以,虽然长得磕碜了点,但也够用了。”屠夷寇又用肩膀顶了莫念一下,“交过几个女朋友?”
“我不想说。”
“那我先说,我就一个。”屠夷寇吧唧着嘴捂着胸口道,“把我给伤了,女人,不自由。”
“你说的对。”
“所以你到底交过几个吧?”
“我不想说。”
“没劲儿……”屠夷寇回过身来,与紧跟在后面的杨军交换了一个眼神。
瑟瑟发抖的杨军好像在问:哥,女人是什么?
屠夷寇继而转望李峥。
“有的。”李峥默默点头,“就在物院。”
“料到了,没劲。”屠夷寇索然无味地转了回来,加速跟上了莫念,“他俩都太嫩了,还是咱俩聊吧,你第一次是几岁来着?”
“我不想说。”
“唉……那继续说吃饭时候的事儿吧,说到哪儿了来着?”
“将来想转什么专业。”
“对对对,你想转什么来着?”
“生物。”
“为什么这么想不开?”
“想更深入的了解自己。你呢?你想转什么?”
“没想好,总体上应该偏工科吧……”
“为什么这么想不开?”
“想造高达。”
“嗯……是个值得尊重的理想。”
“你也是。”
他们身后。
杨军拉了拉李峥的袖子:“哥……高达是什么?”
“男人的终极梦想。”
“终极梦想…………难道高达是一个……一个特别能生的女人?”
“打住!别被女生听到……你这种思想是不对的,而且很冒犯人。”
“不好意思,哥……主要因为我妈就是我爸的梦想……”
“那……令堂……生了几个?”
“7个。”
“……军儿啊,你说的这个梦想是葫芦娃,不是高达。”
“葫芦娃我知道,可我们不是兄弟七个,我有一个姐姐两个妹妹……对了,哥,你缺媳妇不?”
“收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