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嗖嗖嗖……”
燕赤霞,燕德玄两个人手持飞剑,千变万化,青龙剑诀在两个人手中挥洒诸多妙用,便是曾经剑法的破绽,现在也已经转变成为了最强杀招,两人配合,将国师阻碍原地,让他不得前往奉天殿去。
正在剑光之中的国师处惊不乱,法相庄严,背后延展多条手臂,或掐手印,或拿法器,也是将这两个人剑光全数格挡,让这燕赤霞和燕德玄两个人难以攻进分毫。
“铛铛铛铛……”
国师手臂一挡,青龙剑光便斩在了手中法器,伞盖之上,与此同时,国师另一手念珠飞散,一百零八颗念珠纷落如雨,向着燕赤霞,燕德玄两个人砸去。
飞剑已然脱手,此时念珠如雨砸来,燕赤霞和燕德玄两个人上下逃窜,皆以为要在这念珠上面吃一大亏,只是闪躲之间,忽见眼前太极阴阳,金银二光惶惶闪耀,而这些念珠在金银二光之中,如同水银泻地,哗啦啦散落一片。
“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
苏阳和严明月两人已在国师身前,苏阳看着国师,感叹说道:“在佛经正法上,国师偏离太多。”
佛教,是导人向善的宗教,佛经,是帮人解脱苦痛的经卷。
寒松明此人出身西方,修行佛法,但是自身沉溺种种勾心斗角,纵然是在寺庙修行,也是白忙碌,此人自身已经陷入到了苦海之中,佛门的经文,成为了他作恶的手段。
心中不善,所行不善。
寒松明只能算是一个假和尚。
“本座已经舍了那些法。”
寒松明冷声说道。
如来的法,就如同舟船,过了河之后,舟船就要舍弃,同样的,佛法也是可以舍弃的。
“未曾放下,何谈说舍?”
苏阳笑道,无论是“一髻佛母”的佛位,还是国师自身的术法,终究不能超脱西番佛法的道道,这怎么会是舍弃?
寒松明微微闭眼,说道:“这些佛经佛法,不过是让我内心自在,不能让我在这世间自在,让我不沉溺,不背负,却并不能让我超脱一切,让神仙在我面前低头,这并非我所求的正法!”
说话之时,天空之中浓云出现,滚滚冬雷在神京城上响彻起来。
寒松明看着苍穹,神情复杂。
这本来是寒松明渡劫的时候,趁着天地逆乱的时候,趁着大乾王朝衰落,新的王朝崛起,大明王朝最后怨气释放,让这世间天数由乱转正的一瞬间,他偷取天机,从而从一个炼虚合道境界的修士,一跃成为世间逍遥自在的散仙。
但是他选择了苏鸣,错付了机会,日月并行,乾坤斗转的变故,并不曾被他抓在手中,现在的他若是渡劫,只会十死无生。
世间仙人,修的都是神仙,不是天仙,便是太上老君也不是天仙成道。
“天数变了。”
寒松明看着苍穹,神情复杂,说道:“乾坤更迭,日月并行,地缺百六灾劫绵绵之期也要过去,今后你登临皇位,境内风调雨顺,天下太平,五十年内,苍生无灾无劫,年年丰收……今后你,必当名垂青史,成为一代圣君,后人也必将惦念,甚至怀念你做皇位的时代。”
苏阳点点头,他修为虽然在炼神还虚,但是所修的玄真经文,是世间最精深奥妙的经卷,苏阳自然洞彻前因,知道大乾王朝会有地缺百六,除了天数运转,更是大乾王朝早年在这里布置大阵,逆乱乾坤所造就。
现在天数已变,王朝覆灭,只要苏阳略用手段,就能够顺利的将地缺百六之机推过,从此万象更新,百姓们也当有好日子过。
自从人世间的灾劫气象和天子作为联系在一起之后,倘若苏阳坐在王位上面,五十年来不出任何灾劫,那么迎来的必然是一个盛世,而苏阳的“德行”,必当成为圣君的典范。
名垂青史,板上钉钉。
“这一切都是极好的。”
苏阳感慨一下封建王朝,天子之位,以及后世必然会有的圣明天子评价,摇了摇头,说道:“但是我偏偏不喜欢。”
“哦?”
国师看向苏阳,不解。
“贪天之功,据为己有……”
苏阳摇头说道:“我是个要脸面的人,也是一个有抱负的人,我并非是开创新朝的圣君,而会是最后一个皇帝。”
既然登临了这个位置,苏阳当履行《旧约》,也会把刀指向自己,让这世间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让这世间人人如龙,让这人世间的一切,朝着众人心中的期望而去。
国师听着苏阳的话,在国师的心中,也自然就浮现了苏阳所说的盛况。
群贤并朝,天下大治,再也没有操持权柄,立于众生之上,从而彻底的实现了佛家的“众生平等”。
“阿弥陀佛。”
国师感慨一句,说道:“你有大愿望,也有大手段,未来的天下交到你的手中,比起我那不成器的徒弟更好百倍。”
苏鸣在一旁听到了国师的评价,脸色一黑。
“只是这一切都是极好的,老衲偏不喜欢!”
寒松明双眼黝黑,霎时间便对苏阳动起手来,在失去了地缺百六这成就天仙的机会之后,又听到了苏阳的诉求,是以让寒松明对苏阳妒恨有加。
凭什么?
在这一次皇城的博弈中,他满盘皆输,甚至成就天仙的机会,也在他眼前溜走,而苏阳在这一次的博弈中赢得了一切,天下再顺着苏阳的步调,不过十年,天下就有一番变化,而若真等了五十年,那么世间一切都将地覆天翻,而此时站在他面前的苏阳,将会成为功盖三皇,德高五帝,成为真真正正的世间第一人。
这是将现在,导向未来。
而寒松明,只是这历史长河中,微不足道的一点灰尘,没有任何人记忆。
所以,寒松明要将苏阳拖下去!他成仙的机会被苏阳破坏,自然也不会让苏阳顺其自然的成为天子,成为这第一人,甚至成为未来佛。
正是在这妒恨之下,寒松明对苏阳出手,就绝不留手,直接将自身在西土佛门带来的法器祭出,对着苏阳当头罩下!
“唵缚日罗驮都缚日罗……”
连串的经文响起,一金莲在苏阳的头上出现,此金莲花瓣紧闭,有万钧之力,一经出现,就有镇压一切威能,直将苏阳和严明月两人隔开,也让日月并行的法力连接,在这时候切断。
“金刚界!”
“大日如来真言!”
寒松明双眼紧闭,口诵经文,这是他在西土佛门来到这里之前,窃取的西土佛门至宝,在此之前,一直被弥勒菩萨所有。
传言,此物是如来佛祖所留。
寒松明在东方往来无碍,纵横自在,正是依仗金莲威能。
“佛门金莲?”
苏阳立足原地,看着头上漂浮的莲花,自然感知到了莲花上面蕴含的法力。
“它困不住我!”
苏阳处惊不变,佛火在眉心灼灼,原本紧闭的结界,在这时候自然畅通无阻,与此同时,在苏阳头上的金莲,莲瓣外放,忽然就开了一半。
这是怎么回事……
寒松明看着莲花,惊疑不定。
这朵莲花,好生眼熟……
苏阳瞧着莲花,心中暗道,而后悚然醒悟,在他和董双成两个人梦中成婚之时,曾经梦到过这一朵莲花。
“此物与我有缘,合该归我所有!”
苏阳开口就是准提佛母的名言,理直气壮的说道。